是時代的錯,不是佃農的罪

【本網訊】二十多年前一個凌晨,古洞麒麟村傳來一陣巨響,剛好未睡的黃伯趕緊從家裡跑出來,「見到一個客家婆,從斜坡上面跌下來,我趕緊救起她。」

據資料顯示,黃伯在1979年修建了一道15-20呎高的斜坡和行人路,當時的黃伯住在麒麟村二十幾年,都未見過這種意外,事後他在斜坡上圍起欄柵,以免再有人墮坡。 Continue reading “是時代的錯,不是佃農的罪"

香港米業初探:進口大米與本地稻米

下晝落田的時候,突然有位西裝男入農場說想睇睇稻米。他是一位本地米行負責人,看到報紙的訪問後自己走入農場想看看香港的本地米,離開前也用高價買了兩株稻穗回去研究。這位米商是失望的,因為全香港的稻米農業加起來應該都不及泰國、越南一個農場的生產量。 Continue reading “香港米業初探:進口大米與本地稻米"

農夫有淚不輕彈 ——信芯園的向日葵花海

這場下了整個星期的長命雨似乎要停了,或許大家期待的是陽光與海灘,但農夫卻要忙於收拾殘局。

信芯園的農夫、也就是過往一直支援復種稻米的信哥,也是這場長命雨的受害者。過去數十年,信芯園以種植觀賞花為主,收成主要供應花墟市場,包括劍蘭、向日葵等;亦有種菜、稻米自給自足。 Continue reading “農夫有淚不輕彈 ——信芯園的向日葵花海"

颱風來了,叫苦的農民

踏入颱風季節,打工仔們總是期盼能夠在繁忙工作裡領一天有薪假期。然而有人歡喜有人愁,颱風對農民而言卻是另一種感覺。

颱風能造成災害主要原因是強風和豪雨,強風可以吹斷或吹倒作物、吹落花朵、穀粒或果實;豪雨會淹沒農田,流失作物,或因田地排水不良而發生倒伏及出現病蟲害。打風前後街市的物價也會上升,就是預計風前後可能出現的危機,令供應緊張。 Continue reading “颱風來了,叫苦的農民"

本土 在地 種稻米

一個月前,一班年輕人由港九新界各地來到攸潭美,令這個地方連續第二年復耕稻米。

攸潭美原稱牛潭尾,位於新田與八鄉之間;而這農場則是位於攸潭美西區的深處,昔日在農夫努力建設,曾經是一片花田,供應年宵市場和花店。去年我們再一次嘗試將農田活化未竟全功,今年我們再接再厲,在農夫的指導下,團隊成員每星期都會落田,由除草、培苗、犁田、插秧都一手包辦;雖然農田不是完全有機,但我們利用咖啡渣、花生灰、牛糞等環保有機物作為肥料,拒絕使用化肥和農藥,希望至少在方法上是有機的。經過整個月的辛勞,我們好不容易終於能夠將秧苗放在水田裡。 Continue reading “本土 在地 種稻米"

默默耕耘四十載 一張告示逼走坪洲老農

【本網訊】香港2030+第一輪諮詢期將於4月30日(星期日)結束,與此同時,2030+所帶來的發展誘因,已經稍稍在不同社區浮現。除了我們一直跟進的新界北部地區,離島區亦開始受到迫遷影響。坪洲大龍村幾塊農地,上個月被發展商派人圍網,要求農夫遷出。 Continue reading “默默耕耘四十載 一張告示逼走坪洲老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