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米業初探:進口大米與本地稻米

下晝落田的時候,突然有位西裝男入農場說想睇睇稻米。他是一位本地米行負責人,看到報紙的訪問後自己走入農場想看看香港的本地米,離開前也用高價買了兩株稻穗回去研究。這位米商是失望的,因為全香港的稻米農業加起來應該都不及泰國、越南一個農場的生產量。 Continue reading “香港米業初探:進口大米與本地稻米"

本土 在地 種稻米

一個月前,一班年輕人由港九新界各地來到攸潭美,令這個地方連續第二年復耕稻米。

攸潭美原稱牛潭尾,位於新田與八鄉之間;而這農場則是位於攸潭美西區的深處,昔日在農夫努力建設,曾經是一片花田,供應年宵市場和花店。去年我們再一次嘗試將農田活化未竟全功,今年我們再接再厲,在農夫的指導下,團隊成員每星期都會落田,由除草、培苗、犁田、插秧都一手包辦;雖然農田不是完全有機,但我們利用咖啡渣、花生灰、牛糞等環保有機物作為肥料,拒絕使用化肥和農藥,希望至少在方法上是有機的。經過整個月的辛勞,我們好不容易終於能夠將秧苗放在水田裡。 Continue reading “本土 在地 種稻米"

蔣勳:池上教我的事

台東池上,最為人熟悉的是「池上便當」,當地不少便當老店已越數十年歷史,如「池上飯包」等。池上便當之所以出名,其實是因為池上米。

台東縣被譽為台灣「後山」淨土,可算是台灣最少污染地區,水質清晰,對種植水稻相當重要。池上米過去於日治時代,池上米更是進貢給日本天皇優質好米,更稱為「貢米」。 Continue reading “蔣勳:池上教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