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眼中的首場諮詢會

我是村民,多年來終於首次有機會和官員直接對話,為了今次的會議我們作了很多準備,想了一系列的問題希望官員可以直接回答,我們只是村民,對這些會議沒有太多的認識,只是覺得政府終於願意聽我們的聲音,這場遲來的咨詢會,我們希望可以將多年來被壓抑的聲音,帶到決策者耳中,我們不想與官員做成對立面,我們只是想保護自己的家,但這麼一個基本的要求,為什麼對我們來說是這麼困難? Continue reading “村民眼中的首場諮詢會"

組織者:一切都看在眼內

這一班人,不是什麼的強者,這一班人,只是默默地想守護自己的家。還記得去年八月,第一次和你們彩排示威,你們就像我一樣,不知道要做什麼,要拉banner麻?什麼時候?要舉示威牌?吓?現在舉嗎?叫口號要叫什麼?四個字嗎?生硬的動作說出了你們從未想過需要走到人前,為自己的家園而抗爭。到示威當天,我和你們一樣緊張,沒有想過會有那麼多記者到場,算是你們的一次勝利,將橫洲一事慢慢推到受傳媒關注,你們的那份滿足,我都看在眼內,不過,哈,或者感到最滿足的是我,像是和你們成就了一件事,那份自信,是你們給予了我。 Continue reading “組織者:一切都看在眼內"

荊棘中前行:橫洲村民心聲摘錄

【本網訊】過去幾日在網上和添美道現場,不少朋友都問:為何主流媒體似乎沒有甚麼報導橫洲和綑綁撥款的事情?直到撥款通過之後,媒體終於來到了現場,拍下村民通過撥款後的感受。但他們著眼的,都是星期五晚的小衝突、議會內的混亂場面。村民抗爭的畫面,他們的訴求,就只有過鏡的兩三秒鐘。

作為一個立足於社運的媒體,《基進報導》團隊自問已盡所能將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的問題,以不同方式呈現出來。做圖做過、拍片做過、長文也寫過,連我們一直不太主張的KOL式直播,也做了一次。我們今次放上這段影片,收錄撥款後村民發言、短訪的片段,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有受訪,中間亦可能有所錯漏,但相信是直播片段以外、算是最詳盡的村民心聲。堅持在即日上字幕、放在網上,不求點擊,但求他們的訴求和心情,能記錄在網絡之中。

片段很長,也沒有特首候選人,沒有精心設計的soundbite,只有面對拆遷者最真誠的話語。我們無法像主流媒體很有力量地傳達訊息,但願媒體對於相對弱勢者,能給予多半點同理心。 Continue reading “荊棘中前行:橫洲村民心聲摘錄"

一生一世 革命無終站

綑綁撥款最終都在建制派的強權下被通過,一天半日的失落是很正常,但之後還是要繼續抗爭下去。這兩個星期裡最難忘的不是露宿立法會、議會內的不公場面,反而是上星期土家放映時,重建戶何生的一句話:「你要記住就算第日佢趕左你走,你有地方落腳,你條氣係唔順嘅,所以一定要行返出來,係一世都要行返出來。」 Continue reading “一生一世 革命無終站"

微光中前行

抗爭者通過直接行動挑戰固有規矩、法律,通常都不會被主流社會接受,大眾不論認同或不認同你的訴求,都總會覺得不守規矩的人,就是不尊重遊戲規則。舉例說,就算「普選」是一個主流民意,但為它而走上街頭抗爭的人始終不及在選舉人投票給非建制派的人數,大部分人都選擇,寧願在(不管是否合理)原有框架內表達訴求就算數。例如今日被老師指責我們「不尊重嘉賓」就是認為:你有意見可以在問答時間提出,但講座的過程是始終是不應被阻礙的。 Continue reading “微光中前行"

被遺忘的萬語千言

【本網訊】即使我們沒份投票,選舉相關的事件總是佔去媒體大部分版面,隨之而來的公眾輿論、反應,是不少議題組織者扭盡六壬都不可能達成的目標。

不過,沒有媒體的關注,就不代表社運就能停下腳步。一個人之所以要投身落一場社會運動,初初可能是受激情感染,也許一路走來的同路人愈來愈少,但願意長年累月地堅持,必然是為著心中相信的正義而戰鬥,而這種意志不容易被世界所蠶蝕。 Continue reading “被遺忘的萬語千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