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堂地加租160倍 泥圍菜園村70戶面臨迫遷

【本網訊】屯門泥圍(坭圍)菜園村約70戶居民,早前收祖堂業主找來管理公司加租及更改租約通知,要求他們在8月前簽定新租約,由過往每年年租2500-5000元大幅加租至每月每呎3-3.8元,平均加幅超過160倍。由於現時村內大部分居住的都是老人家,他們將無力繳付每月逾萬元的租金而面臨迫遷。 Continue reading “祖堂地加租160倍 泥圍菜園村70戶面臨迫遷"

寮屋劏房環境極惡劣 被剝削與擠壓的居住人權

市區或新市鎮的唐樓劏房租金繼續失控上升,葵涌的基層市民只能選擇相對便宜的工廈劏房,而在新界的寮屋劏房則似乎成為了新常態;在一些正面臨拆遷的散村,我們發現有劏房戶在政府宣佈收地後才入住,亦有業主濫水電收費用。除了要追究不良業主,更要詰問政府為何不保障基層的居住人權? Continue reading “寮屋劏房環境極惡劣 被剝削與擠壓的居住人權"

夕陽政權 強搶民產

大埔地政署星期一在乾坑村偷偷貼出通知,只給予村民14日時間提出申索,之後就會將土地收回拍賣予地產商!

今次收地目標是乾坑項目第一期、南部約0.57公頃的土地,地政總署最新的圖則顯示,今次收地界線更將通往乾坑西北部、千霞別墅的唯一出入通道封死,務求令第二期(已出信要求在2017年中遷出)村民,以及區內其他村民知難而退! Continue reading “夕陽政權 強搶民產"

由大磡到東北,橫洲到乾坑:為寮屋去污名化

「寮屋」這個字,或多或少都會令大家聯想到非法搭建、簡陋建築,近年無論是東北、洪水橋發展或者元朗橫洲、大埔滘乾坑改劃等被拆遷的散村村民,卻大部分都居住在寮屋裡。到底寮屋是合法還是非法?為何我們認為寮屋村民都需要被保護?整合多年來收集的資訊,嘗試解答這些問題。 Continue reading “由大磡到東北,橫洲到乾坑:為寮屋去污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