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代的錯,不是佃農的罪

【本網訊】二十多年前一個凌晨,古洞麒麟村傳來一陣巨響,剛好未睡的黃伯趕緊從家裡跑出來,「見到一個客家婆,從斜坡上面跌下來,我趕緊救起她。」

據資料顯示,黃伯在1979年修建了一道15-20呎高的斜坡和行人路,當時的黃伯住在麒麟村二十幾年,都未見過這種意外,事後他在斜坡上圍起欄柵,以免再有人墮坡。 Continue reading “是時代的錯,不是佃農的罪"

風波裡的茶樓

錦益茶樓,不僅僅是古洞村內現存的唯一一間茶樓,更是村民的聚腳地和資訊中心。錦益聞名的程度更是每個經過古洞村的「外人」也知道的名字,可以稱得上是古洞的地標。她自一九六一年起便座落於青山公路旁,每天上演著不同的精彩的情節,可以是平淡如水的晨運伯伯邊自助埋位開茶與街坊閒聊的日常生活,也可以是村長調解各位爭執、處理全村事務的「辦公室」Continue reading “風波裡的茶樓"

東北13人判囚 動保工作不停步 志記木廠:傷心

【本網訊】東區裁判法院去年裁定「六一三」事件13人罪成,判罰社會服務令,但律政司不滿判決過輕,就刑期提出上訴,最終13名被告在高等法院被判入獄8-13個月。其中一名被告周豁然亦是古洞村民,也在村內參與很多社區動物保護工作,不少街坊均對事件感到不滿和傷感,認為政府做法是要將反對東北發展的聲音完全打壓。 Continue reading “東北13人判囚 動保工作不停步 志記木廠:傷心"

東北130萬呎農地面臨徵收 一月中前入信運房局反對

【本網訊】2016年,新界鄉村過了不安穩的一年。年尾橫洲事件、2030+弄得滿成風雨的前夕,年頭的東北工程刊憲、強拆、收地風波,也為新一輪的抗爭行動拉起序幕。而經過一年的會議及修訂,土木工程拓展署11月推出修訂版的東北前期工程圖則;加上東北發展同步進行的單車徑工程,兩區即將面臨第一輪迫遷。 Continue reading “東北130萬呎農地面臨徵收 一月中前入信運房局反對"

散村:被遺忘的時代悲劇

7月下旬某一日,午飯時間剛過了不久,米埔隴村傳來「轟隆轟隆」的聲音。一部挖土機剷上了曾家後園的山坡,強行將一排六十呎的圍板拆下來。這是半年內第二宗被主流傳媒報道的強拆案件,社會普遍都驚訝香港都有這種「大陸化」強拆之餘,大家也開始發現原來在「原居民」以外,新界還有一班沒有丁權、相對非常弱勢的「非原居民」居住在多條大大小小的「散村」裡。 Continue reading “散村:被遺忘的時代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