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網將近一年,寫字拍片,影相採訪大部分的工作,都由我一人包辦。

最初的時候,我是打算每週定時刊登文章和報導,但社會每日都有新鮮事,一年過去,結果就如大家所見,變了不定期出文。報導類型方面,影片專題、soundbite短片、偵查報導,都略有涉獵,但受制於個人的議題參與,新界東北反迫遷運動,依然是最核心的部分。

《基進報導》定位社會運動媒體,提倡參與式報導,記者本身就是議題參與者或支援者,通過發掘、採訪,以個人風格撰寫、製作報導。由議題營造、到倡議及拓展、調查真相,均由記者包辦。但記者同時也會是行動者,在行動現場不會有記者證的保護,也不止於純粹的採訪角色。

同時身為運動參與者和半個媒體人,我愈來愈質疑主流媒體能否有效將運動參與者/倡議者的聲音,完整地向公眾表達出來。例如倒泥事件中,若非工人和保安追打記者,報導會否有不一樣的呈現?到底甚麼才是「重要」而不是「重點」?又或者,如何用非衝突、吸晴的畫面去回應社會議題?

這個「一人媒體」面對的挑戰,與主流媒體不盡相同。優勢是編採均由一人處理,完整性高,也能夠快速回應報導的形式也不受限制,完全由記者判斷以影音或文字報導。

但缺點也很多,除了工作繁重、容易出錯,也難以拉闊議題廣度。更大問題是,當我課業或議題事務繁忙,網站便會陷於停擺。當然還有是財政,在不接受商業廣告或資助的原則下,除了在起步時獲朋友所贈一部老舊DV機,我沒有再找尋任何資助,所有開支由個人一力支付,包括器材(電池、記憶卡、硬碟、直播編碼器)及調查費用(查冊、交通)。

未來的三個月,因為要完成學校要求的實習活動,我也面臨大幅減產。但過去半年的嘗試與實踐,也愈來愈感覺到《基進報導》是有需要存在下去的。

所以,我希望藉此機會,尋找有意參與《基進報導》的朋友。我腦海閃過的念頭很多,眾籌、大量專題報導、出紙本刊物,通通都不是一個人在一個月能完成,但如果有更多人、更多頭腦,能一起成就《基進報導》,改寫香港社運與媒體生態,或者並不如想像般困難。

《基進報導》的理念,是成為無權者的傳聲筒;抱有強烈立場但在採訪中保持專業、仔細;認為社會應將資源(尤其是土地)由資本家手中奪回,公平公義地再分配。

歡迎認同信念、有想法的朋友,在本專頁Facebook或電郵給我們,一齊想像,一齊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