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淡新界祖堂地

有留意開新界鄉村的朋友,大概也見到最近荔枝窩村民因是否改作民宿問題引起村內兩派爭議。當然作為鄉郊保育的支持者,理應贊成能保存鄉村景觀和農耕活動的聚落形態,但村內的政治情況複雜,誰是誰非,作為局外人確實難以評論。既然略懂新界史地,也想向大家補充一些背景資料,亦搜集了一些文件希望有助大家討論。必須強調:部分內容可能比較難明和有爭議,而關於村務的部分並沒有一手資料,亦沒有做過查冊,因此推論只作參考。 Continue reading “淺淡新界祖堂地"

牛潭尾第二茬稻米收成

今年四月開始,一班年輕人由港九新界各地來到牛潭尾,令這個地方連續第二年復耕稻米。

攸潭美原稱牛潭尾,位於新田與八鄉之間;而這農場則是位於攸潭美西區的深處,昔日在農夫努力建設,曾經是一片花田,供應年宵市場和花店。去年再一次嘗試將農田活化未竟全功,今年再接再厲,在農夫的指導下,團隊成員每星期都會落田,由除草、培苗、犁田、插秧都一手包辦;雖然農田不是完全有機,但利用咖啡渣、花生灰、牛糞等環保有機物作為肥料,拒絕使用化肥和農藥,希望至少在方法上是有機的。 Continue reading “牛潭尾第二茬稻米收成"

環境局拒評回收率低 望市民理解廢物徵費

環境局早前公布,修訂垃圾徵費落實安排,將按袋收費的垃圾比率提升至八成。副環境局長謝展寰和助理環保署長黃漢明接受Sai Kung Buzz訪問時,無正面回應物料回收率低的問題;謝展寰承認,垃圾徵費計劃推行初期,大眾需時適應,相信市民日後會理解和支持計劃。 Continue reading “環境局拒評回收率低 望市民理解廢物徵費"

有屋無契不是罪

今年三月,吉隆坡甲洞占利新村發生一宗縱火案,村民懷疑事件與地產商有關,到警署報案,但事件不了了之。

占利新村是一條華人居民為主的「新村」,其源起於70年代馬來西亞政府將土地批給私人公司採石,但土地範圍裡仍有人居住,於是公司與居民口頭協議,在批給土地的範圍邊緣撥地讓居民起屋、耕作。當採石權終結後,公司打算將土地改作多層式住宅大廈,於是就提出賠償以換取村民離開,但金額不高、亦未有處理居民安置的問題。由於公司持有土地地契,於是決定將村民告上法庭,指他們「佔用」私人土地。 Continue reading “有屋無契不是罪"

風波裡的茶樓

錦益茶樓,不僅僅是古洞村內現存的唯一一間茶樓,更是村民的聚腳地和資訊中心。錦益聞名的程度更是每個經過古洞村的「外人」也知道的名字,可以稱得上是古洞的地標。她自一九六一年起便座落於青山公路旁,每天上演著不同的精彩的情節,可以是平淡如水的晨運伯伯邊自助埋位開茶與街坊閒聊的日常生活,也可以是村長調解各位爭執、處理全村事務的「辦公室」Continue reading “風波裡的茶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