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拾荒艱難?回收更難…

「政府有理過我地咩?我地死左呀都唔知咩事啦!」老闆一邊將舊棄置電器的電線勾出來,一邊在怨聲載道…

走進垃圾站速遞口罩俾工友,站頭對面就是一輪回收車,做生意地理環境理想,每每有人掉垃圾就會知道,可以將回收物料分類來這輪回收車,我大讚回收車老闆有生意頭腦,選中這個“筍位”做生意,還要一做就做了廿年。

「筍位?以前就係,你睇今日落雨,我坐左成日都唔夠五單嚟磅呀。」老闆馬哥(化名)帶點晦氣地埋怨。

今天下雨,回收車前面一大堆廢紙廢鐵,微雨滴答在紙皮與銹鐵上,份外顯得蒼桑與悲涼。老闆與老闆娘呆呆地等待未來的拾荒者,盼望他們推一兩車紙皮來磅一磅。

我嘗試問老闆知否即將會實行全港的統一招標廢紙回收一事,顯然蒙在鼓裡,全然不知情。

他說:「我真係唔知喎,我剩係睇住呢壇野已經頭痛啦,而家就算有個補貼計劃行緊(補貼拾荒者每公斤廢紙不少於五毫子),我都冇嗰個量(回收量),而家唔係諗啲橋出嚟係可以刺激個行業呀,而家係諗左啲野出嚟加重左我地嘅負擔呀。」

老闆娘:「而家補貼得嗰幾千蚊俾我地,根本幫唔倒啲咩,最大問題係個市差到咁,又冇人買野,冇人落貨散貨,做生意都執笠,我地呢啲下線一定係被動。」

雨漸漸頻密起來,雨聲也響亮了,彷彿為我們對話的語氣和情緒加點激烈的節奏。他們就像處於極氣憤卻又有冤無路訴的狀態,進退失卻。

「政府有理過我地咩?我地死左呀都唔知咩事啦!」老闆一邊將舊棄置電器的電線勾出來,一邊在怨聲載道…

看一看回收車內籠,收集的回收物不及一半,他們聘請的南亞裔帥哥恐怕老闆說他偷懶,不停勤力找活幹。過了一陣子,有位婆婆緩緩推進一車紙皮來,然後向老闆攞錢。

「嗱,你睇下,阿婆都仲起碼有五毫子一公斤呀,我地?就嚟渣到冇啦。」老闆起來幫婆婆整理好車仔紙皮,扶好推出馬路才離開,上趟看見他對每個婆婆都照顧周到,即使老闆如何照顧他的“老闆”(拾荒婆婆),又有誰來為他們的憂慮和困難擔憂?為他們分擔?

「再係咁呀,下個月到我地去執紙皮啦,哥仔你幫我睇檔啦。」老闆又坐回那處繼續勾走那些電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