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虧欠

「我都唔想,我都覺得好虧欠呀…有時間我都想陪下個女。」

儀姐喺後巷啱啱泊低架車仔,準備換番對鞋。我啱啱行過站頭走左入後巷見到儀姐,俾左包口罩佢。

「哎呀多謝你呀,我呢個都污糟晒,可以用你嗰個頂埋今晚。」心諗要打兩份工?真係好普遍…
「儀姐夜更去邊到開工呀?」
「呢,過兩條街嗰到呀,啱啱先同佢傾好續我約包嚟做炸,仲要同我講價話要減喎,而家食都就嚟冇得食啦仲要壓人價。」
「咁最後都係減呀?」
「最後都冇,但係佢要你洗埋大堂個厠所囉,搵笨嘅。」

儀姐摸一摸過頭,然後叉住條腰彎身坐低左喺架車到,面露疲態,與後巷風機發出煩躁的聲響好夾。

「儀姐,你係唔係都有啲攰呀,要保重呀咁長工時。」儀姐雙手托頭磨額。「 邊有得抖呀,手停口停呀。而家屋企得我一個出嚟做野炸,我老公已經失左業成半年啦,你唔做點維持頭家呀。」

我彎低身水平望向儀姐:「咁你女女邊個照顧呀,咁細個。」
「咪叫阿媽嚟睇住佢囉!冇計,個老豆又唔理佢成日出左去。」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你估我真係好想做兩份工咩,我都唔想,我都覺得好虧欠呀…有時間我都想陪下個女。」

儀姐呢句後眼眶凝住了淚水 … 我亦同時凝住了氣息。感受到儀姐嘅壓力,平日未必能夠分享到,正藉後巷一刻嘅對話,一陣嘅喘息能夠釋放出嚟。

「真係唔容易呀儀姐,要揹住成頭家…」我只能夠這樣去回應…

「唉,而家喺香港有邊個係會覺得好過假…」

儀姐簡直係道出所有香港人嘅心聲….

文:關注拾荒行動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