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被盜人生

「你覺得喺呢到整紙皮個環境適合嗎?」

「…我覺得我日日喺到就係預左俾人偷晒啲野咁…」李姐(化名)一路疊紙皮一路講。

過往接觸拾荒者,除左聽倒最多係俾食環署職員趕之外,其次就係喺街到俾人偷野,李姐亦都唔例外。

「咁上次唔見左啲咩呀?」

「咪成個環保袋俾人攞走囉,個銀包呀身份証呀長者咭呀咁,而家仲慘,我1月到而家都搞唔倒換身份証呀陰公,啲部門都唔開。」講講下佢都驚驚地摷下自己個腰包…

「咁有冇報警呀?」

「報乜鬼警呀,你估佢真係幫倒你咩?求其幫你寫低敷衍下你架炸。」

李姐放低左啲紙皮,叉住腰苦訴:「你知唔知呀,我上年大大話話唔見左銀包七八次啦!」隔離個阿伯都聽住。

「李姐你冇將啲野跟身?」

「有,但係咁有時好熱好焗嘛,咁咪放低佢喺架車到鬆下囉,點知,你唔覺意一行開啲人就會走埋嚟偷你野。」李姐好勞氣,我嘗試安慰佢:「好衰喎啲人,點解啲人會咁得閒架,喉住你啲野。」

我地兩個傾到呢到都無言,因為真係唔知點解啲人會咁得閒…然後大家一齊笑左。
李姐打開話題:「唉,都冇計架,你又睇唔倒佢,佢係有心偷你野呀,我之前有兩架車都俾人偷左啦,呢架都係人地二手五十蚊賣俾我。」

喺2018年嘅拾荒者研究調查當中,我地曾經問過約500位拾荒者工作時會遇到啲咩問題,有194位拾荒者透露曾被偷去財物,佔38.4%,其實一啲都唔少。

我傻下傻下諗倒啲野,然後問李姐:「呀!好唔好幫你地諗下整條防盜褲又或者防盜腰包呢?因為喺其他區我地都聽過有好多呢啲情況。」我心諗佢會唔會話我傻呢?

點知佢好認真話:「喂,防盜褲好似幾好喎,腰包就都係條條fing,褲就實會著住嘅又唔會除左佢,穩陣啲喎。」我懶醒咁:「有得諗喎李姐,番去諗諗先哈哈!」

有時會覺得好諷刺,李姐就幫緊個社區執紙皮搞回收,幫埋你地清乾淨條街,正所謂冇功都有勞,唔明啲人唔多謝佢地不特止,仲要成日走去偷曬佢地啲野,呢個問題根本好難杜絕,因為喺街到拾荒就係一個不設防嘅工作。始終都係嗰句,根本喺個社會到冇人承認拾荒者嘅身份,我地稱之為「冇身份嘅身份」,存在與虛無之間拾荒者係喺個社會存在但政府又可以當佢唔存在,你話幾諷刺。

我地一齊推架車仔去磅紙皮繼續吹水,見到架車搖下搖下唔係咁平衡,李姐話啲轆要換,因為買番嚟已經係咁。

「我搵人幫你整呀?」
「啲爛鬼車邊有人肯整呀。」
「唔會,實有人肯嘅。」

轉頭就有朋友約左下個星期落嚟幫李姐換轆…

打番俾李姐:
「有人幫手啦!」
李姐賣口乖:「你真係謙呀,人如其名喎!」…

文:關注拾荒行動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