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捍衛公共廣播,是公民責任

我是2014年開始在港台兼職工作,直到2016年中離開,也並非甚麼重要崗位,在新媒體拓展組(NMU)做兼職的製作助理,基本上工作就是幫手維護下港台網站和apps,無拍嘢,亦唔使剪片,比較似一位文員多過PA,大多數的兼職同事都是來自新聞學院或媒體學院的學生。

NMU的辦公室不在廣播道,而是在九龍塘站旁邊的Inno Centre,除了NMU,綜合節目組(GP)亦落戶於此。NMU的工作,是設計港台的網站和Apps,基本上所有你在手機下載到的App都是由這個部門維護。

任職期間,才發現港台原來有大量的Apps讓人下載,除了綜合大部分布容的OTG之外,電視部一個App(RTHK Screen)、電台(RTHK Mine)、新聞(RTHK News),還有經典港台節目(歲月港台)、中華五千年、RTHK Vox。我記得RTHK Vox是一個可以畀人唱卡啦ok的app,開發的原因好似是同一個電視節目有關。

NMU也有製作自己的內容,但他們做內容的年代主要是WEB 1.0式,用一個題材起一個Webpage,有文字、視像和聲音內容,如果用節目去比喻,一個網站就等如一個節目了。這些網站在港台網站的「WEB+」和「e-Learning」仍然可以找到,你會發現當中有不少都是針對長者、兒童、青少年而製作的內容,在互聯網未太發達的年代,港台是本地互聯網資訊重要的來源。

其中「純粹繪作」也是兼職同事經常會接觸到的平台,原來到今日還有更新,簡而言之就是會邀請本地的插畫家和藝術家做訪談、設計一個港台Logo和做一個小漫畫。這個平台不很起眼,但原來直到今日同事還是會不定期地將這些作品設定為Facebook icon。我相信除了一個job(應該有錢)之外,更重要是給這些插畫家一個在CV中寫上「香港電台」四個字的機會。

當年其中另一個工作是「Dig帶」,將一卷卷的教育電視錄影帶數碼化,再放上e-Learning網站。港台也是少數很重視Podcast的媒體,當中李怡的聲音專欄「一分鐘閱讀」就是由我們這些兼職同事放上Podcast。

離開港台之後,偶爾也同這個電台有點關係。例如參演過的鮮浪潮電影在港台電視31播放剪輯版,也上去鳩講了幾分鐘,經典的meme也由此出現;人生第一次上電台Phone in節目講土地政策,就是一台的「千禧年代」;還有於「自在八點半」接受潘杰寧訪問講新界東北和寮屋政策。

分享咁多,也不是咩了不起的事情,當年做港台,也單純為了$70的時薪。更重要是,希望大家可以藉住今次的機會,認識「公共廣播」的原則——

– 最大地理範圍的傳播覆蓋
– 最普世內容
– 關注少數族裔
– 對民族認同和社區意識的貢獻
– 保持與既得利益團體的距離
– 直接募資與支付便捷性
– 追求節目質量而非收視率 / 收聽率
– 鼓勵更開放而非保守的準則

直到今日,香港電台距離這些原則並不一定接近,香港電台仍然由政府管轄,更出現政府委任AO出任廣播處長、縮減港台撥款、節目顧問委員會越權等情況。而《香港電台約章》亦未能有效將港台權責分清,港台至今仍然需要為政府部門製作節目、政府活動製作廣播內容,這些內容理應由新聞處完全負擔、港台頂多只是播放平台。

捍衛公共廣播責任不只在港台的人員身上,也是每一位香港市民的使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