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肯定軟弱 燃點希望

運動已來到8個月,民間的行動能量已經耗損得七七八八,可能是因為捉鬼,可能因為成果不似預期,也可能因為疲憊。沒有一個原因是絕對,但現實是,當抗爭停下來,慢下來,而極權不會跟著我們的步調。政府濫權成為了常態,濫捕也由抗爭延伸到日常生活,香港已經成為警察國家,其實是很早以前已經成為了。

警察和政府完全不介意被社會的大多數批評,甚至是蓄意地同人民對著幹,來到了疫症時期,連醫生都買唔到口罩時,警察卻可以董太裝上陣,明顯是刻意將防護裝備優先分配到警隊。這些舉動,其實是政府和警隊告訴你,我們批評他們不管人民死活,不是一個令他們會有感的批評。

另一件事情,是醫護罷工的關注都被搶口罩、紙巾搶走,然後政府冷處理、HA刻意高調秋後算帳,就是要向市民放出訊號:政府擁有絕對權力,講乜就乜,不要以為任何形式的抗爭會有成果——即使明明是有(例如暉明邨)。

一如以往,我沒有應對的方法,只有上述的觀察和描述。人不是神,只能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做得更多更好。

我們有時會聽到很多說法,批評一個社群的大多數,忘記了在坐牢的手足、忘記了前線的手足、忘記了流亡的手足。也許事實如此,但也許是,大多數人無法面對,自己成長不夠多的現實。當有比自己更勇敢的人出現、更激進的行動發生,網上或自己總是只能漏出一句「我只係和理非/我好支持但我上唔到前線/我份工罷唔到」。這些人當中,有些也會批評大多數人的善忘與冷漠,但去到現場,當你眼前有一塊磚頭,當你自己可以決定是否走前一步的時候,那個決定原來比想像中還要沉重得多。

肯定自己有軟弱的時刻,也要肯定別人和大多數人的軟弱。這種肯定不是接受現實,而是我們要在這些現實之中,為自己找出路。這8個月最有型的一句說話,是理大廚房佬講,煮飯就是自己暴動的方法。希望從來都是自己幫自己燃點,在運動的角色是自己去尋找,照顧好自己之後,再去扶別人一把。可能有一天,耕田也是暴動,揸巴士是暴動,扎鐵也是暴動,當所有人都暴動,暴動就不會是暴動罪。而我肯定這一天,今日軟弱的大家就會強大起來。

2020.2.1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