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關注

老牌工會轉化之路——由追糧機器到聚集工人力量搞三罷

【本網訊】 抗爭運動發展到今日,大規模的三罷行動,仍然是一個難以跨越的關口。各行各業的打工仔女,開始思考工會作為職場組織工作的方法,紛紛成立工會,希望團結行業同工。

與此同時,一些傳統民主派的行業工會,亦因為有新血加入,為組織帶來了新氣象。建築地盤職工總會,在1992年成立,會員來自不同的地盤工種,例如泥水、釘板等。地盤工會與紮鐵業團結工會同屬職工盟,工盟安排了兩位組織幹事處理行政、倡議和個案工作。

地盤欠薪事件經常發生

兩年堵14地盤追3500萬欠薪

除了本身工作環境危險,地盤業亦因為外判制關係,經常發生勞資糾紛。去到年尾,更是欠薪拖糧的高峯期。12月這一天,地盤工會幹事同18位電工去到港鐵大圍站地盤,追討被拖欠的假期錢和代通知金。地盤工會組織幹事何天忻指出: 「好多人都可能未必知,地盤工人都可以拿到假期錢。甚至有些老闆會同工人講,我們做地盤這一行,行規沒有的,你只是日工,返一日就有一日人工,要甚麼假期錢?就會鬧工友轉頭。但麻煩老闆看回勞工法例、僱傭條例,寫到明如果夠418滿3個月,就可以有年假和勞工假。這是黑紙白字,屬於工人的法例保障權利、對工人的保障,不輪到任何行規去凌駕。」

這些行動也是地盤工會招收會員的時機,地盤工會現時有大約500位會員,當中有一部分都是在工潮時加入,受影響的工友阿健就是其中一位: 「如果自己去追糧,不知有甚麼門路去追,不知要尋找哪個政府部門,可能去到勞工處都有較多手續之類,未必能很快追到欠薪,但如果有工會幫手,整件事會有組織很多、團結很多、目標清晰得多,可以快點追回欠薪。」

一度追糧追到懷疑人生的工會幹事林小薇

工會幹事淪追糧機器?

地盤工會大部分行動都是追討欠薪,未計大圍站這一宗工潮,過去兩年堵塞了14次地盤、上過136次法庭,成功超接近1000位工友,追回超過3500萬的欠薪。看起來「亮眼」的戰跡,但也不一定留得住工友對工會的參與。林小薇是地盤工會另一位組織幹事,他自嘲自己如同追糧機器:

「以往工友找完我們追完糧,中間的轉化,例如我們都會說,好想將勞工權益的事情,轉化到社會議題、社會運動上有貢獻。但我們見到過往比較難處理這部分,很多工友加入工會,很純粹想工會幫手解決一些勞資糾紛,之前常常會笑自己很似一個追糧機器。」

「上年我們有十幾單工潮的工友,但幫完他們追糧之後,轉化的過往很困難,因為有些工友政治立場未必跟我們接近,但我們一開頭又沒有處理這些部分,未來——就算近兩三次的工潮,我們都見到有些工友本身很熱衷參與一些社會議題上。我們希望工會,其實工會除了爭取勞動的權益之外,也在社會運動上有不可缺席的部分。」

工友與工會的政治化

今年元旦日,地盤工會除了有成員跟大隊遊行,亦在沿途設立街站。工友阿聰去年是因為上大工牌的課堂加入工會,後來漸漸參與更多參與爭取工人權益的行動。6月之後,他積極參與工會,希望可以發動行業罷工行動。

「因為我們這行業太多藍絲、中立,他們搞罷工是很困難,這工會我覺得幫到手,因為他聚到人,所以入來幫手,最主要是罷工。罷工是比較和平的方法去爭取五大訴求,不想再有更多人犧牲,中大、理大的事情大家都有目共睹,犧牲太多年青人。」

小薇亦說:「有些工友在我們最近討論時,其實期望工會可以做到甚麼呢?例如常問到為何會被拖糧,其實問題在制度上,制度要怎樣改?都是要回到政策層面,政策層面,又牽涉到政治的問題。工會以往側重於勞工權益的部分,但其實另一些位置應該要兩邊配合,例如勞工權益、社會議題,政治上工人和工會都可以參與更多。」

新工會的出現,除了為三罷打好基礎,更加開啟勞工運動的新景象。新舊工會如何磨合、在勞工議題會有怎樣的發揮,值得我們期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