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由捉鬼到三罷——以批判和自我提問,開展2020的抗爭時代

香港警察再一次將打壓人民表達自由的行為推上一個新高度,2020年伊始,就以催淚彈攻擊已經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路線;晚上再在銅鑼灣濫捕超過400位市民。然而,抗爭運動的內部矛盾也愈來愈多,星火燎原,值得留意。

首先是捉鬼的爭議,捉鬼行為也不止於在網上或和理非,例如元旦遊行就有疑似被認定是「鬼」的黑衣人被召喚神獸,即是有時在「勇武」一方,也可能會出現捉鬼的舉動。捉鬼行為和風氣,明顯愈來愈多,也加深了抗爭者內部的互相消耗。但當警察將便衣、偽裝行為常態化,而這些偽裝示威者又確實多次令到大量示威者被捕。捉鬼與否,抗爭者似乎只能在現場判斷。 無條件的信任或不信任,沒法用教條去限制。

捉鬼也引伸出另一些爭議:無論警方在遊行前後搜出了槍械定炸彈,網上有時會出現一種所謂「總有人走得比我們前」的說法。可是,這種說法似乎只是——尤其是各派社運中人或年青一代的一廂情願。那些警察「自編自導」的說法,總在各大新聞網的留言出現,更悲觀的是,抗爭者甚至無法說服一大班既仇視警察、但又不同意使用更高武力回擊的說法或群眾,面對黃絲社群的保守性,似乎仍然是抗爭者最大的難題。

保守黃絲社群對「裝修」、「獅鳥」行為,大多數都是因為半年來的警暴而「諒解」,但除了這些諒解,似乎社群內部也很難再將自身的行動或參與方式轉化或升級。最明顯可見的,是區議會選舉後,不少人都對當選者有很多(可能多到不切實際)的期許。

在抗爭現場的實際情況,對示威者極度仇視的警察,根本沒有放區議會、立法會議員在眼內。代議士們上到前線講完一輪,最後就被胡椒噴霧顏射,然後又要離開。選舉是為了選出一個為人擋子彈的超人?當警察連律師、社工都拒絕尊重的情況下,去到警署似乎都只不過是「多個大人去接放學」。當然區議員被部分人認為搶光環、在集會現場影完相打完卡就走也有問題,但到底大家期許代議士在現場,可以發揮怎樣的角色?

另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是到了今時今日,只要「出現」在集會現場,基本上就已經有絕對的被捕風險,當然目視年齡較輕的,風險會更高。所以無論是否在抗爭現場,袋中有防具、搜到black boc衫褲都會照拘捕;當有幾乎絕對的被捕風險時,大家依然如此決定,那是因為你願意「公民抗命」,還是你覺得自己需要參與在與警察的衝突之中——可以不顧後果?還是通過自己的犧牲,令更多人覺醒?

而「和理非」們,其實也知道抗爭降溫當然會被清算,但罷工——甚至再發動大規模的抗爭行動,似乎不是這個社會大多數人的願望。就算大家都認同「大人肯罷工,細路唔使衝」這句口號(不一定是真理,但不少人認同),但大人仍然唔會罷工。是因為拒絕想像獨立或真正自治後的世界?同時也認為只要這樣抗爭繼續下去,香港會「死得冇咁快」?所以既不要更全面的革命,但也不希望抗爭停止?

提出上述的疑問是批判,也是思考,抗爭者也不一定同意這些思路。這場抗爭能夠走到今日,就是靠每一個人不斷在正確或錯誤——更多時是不知前路的情況下,慢慢自我修正和尋找出路。但有一件事是永恆不變的:不要選了一個代議士出來之後, 再將自己果份責任都外判出去,要求別人之前,也問自己可以做多幾多。

問下自己可以做多幾多,唔好選完條友出嚟,再將本身屬於自己的一份責任都外判出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