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因為同行,我們有不再低頭的勇氣

如果不是香港隊,我大概不會踏足韓國。

第一次隨隊作客是2017年9月,當時香港隊作客馬六甲迎戰馬來西亞,算是球隊在亞洲盃外圍賽最重要的一仗。當時雨傘運動已經過了三年,香港足所受到的社會關注,也由2015年「港中大戰」回落,但在比賽之前馬六甲河邊的餐廳,仍然坐滿了遠渡而來支持球隊的朋友。

香港球迷與馬來西亞球迷合照,2017年9月

我覺得要吹墟自己睇左幾多幾多年是沒有意思的,2003年的一屆東亞盃我仍未很懂事,但冰河時期的香港足球,也有深刻印象:那些年,仍是國際A級賽的埠際賽,可以在掃捍埔求其踢完就算數;亞洲歷史最悠久的足球比賽「高級銀牌」決賽,職員用黑色垃圾袋包起沿用了半世紀的冠軍盾拎出球場;旺角場重建前的雙料娛樂,打尾場的球員不能在草地中間練波;阿叔買飛入場聽跑馬、訓覺……這些都不算是很愉快的回憶。

2009年的東亞運動會奪金前的幾個星期,香港代表隊(給不太懂足球的朋友做註腳:東亞運香港隊是以U23奧運隊加三位超齡球員出賽,並不是「大港腳」)在同一個球場裡,以0:4大敗於日本隊。那場賽事支持香港隊的球迷只佔少數,反而是不少香港人走去支持日本隊。

香港球迷與柬埔寨球迷合照,2019年9月

當然支持香港隊也不是老奉,但這些光怪陸離的現象,確實是香港足球的寫照。這些現象隨所謂的公關形象改善,以及亞洲足協日漸嚴謹的規矩而慢慢「專業」起來。但香港足球整體球市也沒有因為「鳳凰計劃」的出現而改善,球員薪水參差(由球會班費可見)、欠薪拖糧時仍時有發生。代表隊成績低落,離「亞太十二強」仍有一段距離。

這樣的香港隊,這樣的香港足球,以觀賞角度考慮,確實有點難支持。有波友話,同朋友講自己睇本地波,講出口都有點難堪。

但也正正如此,我覺得無論是球隊、投身以足球作為事業的人、一直願意隨隊打氣的球迷和球迷組織的存在,對整個球圈以致社會都很重要。

中國「龍之隊」球迷在亞運會踩場,2018年8月

去年夏天,買下一張往雅加達的單程機票,隻身一人為香港亞運男足打氣,大部分比賽只有一個(對印尼有四個)香港球迷。其中一場對巴勒斯坦的賽事,中國「龍之隊」球迷帶國旗踩場,最後被趕走的,當然是人數比較少的香港球迷。難忘的地方反而是兩日後收到另一位朋友PM,說在網上睇到報導後,立即買一張來雅加達的機票,在對烏茲別克的十六比賽中,多了一位伙伴。

多一個人打氣,亞運男足代表隊最後也在這場比賽出局,但那時我開始覺得,這支球隊仍然有人珍而重之,對香港人來仍是有價值。

這種與其說是決心,倒不如說是將結果拋諸腦後,回想初心,然後行動,通常這種事情大部分時間都要孤軍作戰,然後人就會慢慢聚集起來。

結果真係又有人戇居居買機票衝嚟雅加達,這件事情比某一兩個人被鎂光燈所注目的行程更重要。

雅加達亞運會,2018年8月

困在球圈看社會,困在收費電視看足球,困在香港睇世界或許是香港足球、以至這個地方無法令人快樂起來的原因。這不只說我們目光淺薄,而是我們只看到別人的強,睇到冰島幾勁克羅地亞幾勁,然後幻想自己可以變得強大,幻想香港足球如何仿效,但永遠沒有了解別人如何付出、如何努力,去成就一件事情。

用期望結果去動員,我們可以很快速聚集到很多人,但這些人亦可以因為期望落空瞬間消散;而細水長流、重視細節和原則、將結果放輕,引來的人不會多,但如果牽上手一齊行,通常可以一齊走得更遠。

遠征烏蘭巴托的香港球迷與球員,2019年3月

大家都很清楚,香港隊不止不是一支勁旅,甚至乎他是一支弱旅,但願意隨行的人也愈來愈多。這幾年次間,香港球迷的足跡走遍亞洲:馬爾代夫馬累(2015年10月,世界盃)、卡塔爾多哈(2016年3月,世界盃)、北韓平壤(2017年3月,亞洲盃)、印尼爪哇島(2018年8月,亞運會)、台灣台北(2018年11月,東亞盃第二圈)、蒙古烏蘭巴托(2019年3月,奧運外圍賽)、柬埔寨金邊(2019年9月,世界盃)。

在今次的東亞盃決賽週,香港隊的作客比賽,球迷隨隊遠征,加上在南韓讀書、居住、工作的香港手足,三場賽事每場平均都有超過200位香港隊球迷。

「非常安全」、在北韓舉行的亞洲盃外圍賽,2017年3月

今次作客釜山的球迷,故事同樣精彩:中學生儲半年零用錢買一張機票,放學換衫衝上飛機,完場第二日即刻返香港上堂;返緊工球迷為作客比賽儲起所有大假,一次過在東亞盃和稍早對金邊的賽事全部放哂;有球迷在連儂場看到「釜山要人」的感召,打電話返公司請假,拎兩件外套就出發去機場。

以前這些只會在歐洲足球gossip出現的故事,今日香港球迷身體力行,告訴全世界:毋須再羨慕外國球迷的熱情,香港球迷一樣做得到。

除了為香港隊打氣,記念戰衣前面,更要同依然身裡在香港的夥伴呼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T恤的背後,我們還用韓文將香港人這半年來堅持的目標,直接告訴韓國手足:「5대요구 수용하라」。

結果當香港人團結起來,也愈來愈願意為球隊走多一步,果然就招來了打壓。首先是中國足協在12月14日對日本的比賽,已經派人將香港球迷的橫額影相記錄。

其後在今日的港中大戰前,球場職員竟然在安檢處要求 球迷揭起底衫檢查有否政治標語, 包括女球迷和男球迷。有個別保安甚至直接抽起球迷的衣服,部分人在安檢處與場地人員爆發第一輪口角和推撞。

今次香港球迷不再只「據理力爭」,更直接阻擋那些不合理的要求:我們質疑,昊使球場需要遵照FIFA的規矩,但韓國法律沒有賦予保安人員搜身的權利。在球迷的堅持下,保安不再要求球迷除衫。

其後在看台上的衝突就更激烈:保安多次阻止所謂的「政治標語」展示,尤其針對「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標語,開始慢慢用更高武力推撞香港球迷;更過份的是,保安發現有女球迷的T恤疑似有「政治」字句,走上看台企圖趕人走,球迷們與保安再爆發一輪推撞。

香港球迷力阻與釜山球場保安趕人出場,2019年12月

最終在彼此互相的扶持下,沒有人被趕離場 這幾年之間,改變的不只是香港足球,而是球迷面對世界的態度和回應方法。開始願意接受現實的同時,也堅持理想;面對不公懂得據理力爭,不再屈服。

比賽結果還是輸了,也沒有甚麼雖敗猶榮,但敗仗也沒有甚麼可怕的,因為我們愈來愈多人一起同行,之後會有更多。同行者的力量,就是使伙伴更夠膽抬起頭來。

這個是一個關於香港足球的故事,也是香港人這半年的故事。

——寫於釜山往首爾的火車,2019年12月18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