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你唔會無嘢可以做」-訪快馬工友組阿輝

【本網訊】 早在今夏反送中運動爆發之先,民間各界以不同名義發起聯署。參與聯署的除了固有團體,也不乏藉此機會連結的群體,當中包括今年四月成立、由速遞員組成的「快馬工友組」。政治表態以外,這些新組織也正在大結構裡抓緊施力點,醞釀著更多充權的可能。

「之前成立快馬工友組,只係為左落個名參與今年最低工資聯署,後來又喺公司貼下標語,竟讓公司答應加薪。」一開始草創工友組,主要成員阿輝未有想過可以成功爭取甚麼,畢竟公司長年違例扣假扣人工,基本福利包括強積金、法定假期、長期服務金等統統走數。目前與阿輝一樣每日領薪的速遞員日薪$360,工作時數10小時,平均時薪低於法定最低工資$37.5。

阿輝任職的速遞公司過往一直以低於法例所限金額支薪,今年勞動節前僅付$340日薪。撇除薪金不談,快馬工友亦未能按例休假。以阿輝為例,2013年入職至今六年,從未於法定假日休假,「我自己好少(因病)請假,其他同事就病到死死下都要返工」。

快馬工友組阿輝

團結就有機

去年因另一組員多次被無理剋扣工資,加上長期被迫硬食前一更同事工作量,阿輝聯絡勞工組商討行動,於辦公室張貼抗議字句,要求公司停止對卸責同事隻眼開隻眼閉。數番抗議後,區長終介入,處理工作分配不均這個存在已久的問題。該名組員亦好一段時間不再需要負擔額外工作,直至近月又故態復萌。

相較其他工友,阿輝顯然對勞工權益較熟悉,也特別著緊同事們有否遭受不公。長久以來公司制度混亂,工友被屈唔見貨、被迫賠錢或無理扣人工亦頗常見。前陣子一名司機被指弄丟價值千多元貨件,被罰扣薪。司機堅決否認,並拒絕賠款。不滿同事被欺壓,阿輝聯同幾位工友一起跟管理層理論,也有其他辦公室同事加入聲援。最後公司跪低,司機不用因遺失貨件被扣減人工。「所以話團結係有用!」說到激動處,阿輝又忍不住大力拍了一下枱。

問到是否第一步就想搞組織,無考慮過其他渠道?「與其搵勞工處幫,不如自己試下做啲野。」原已入紙勞工處,計劃透過政府部門追糧,但有見程序繁瑣且過程漫長,加上近月數次「接近成功爭取」,本來打算離職後才追討欠薪的阿輝改變主意,決定嘗試組織工友一同爭取應得待遇,到公司樓下示威,若不獲回應則踩上辦公室追數。

快馬工友組將採取工業行動,向速遞公司追討欠薪及假期

漸進成為組織者

抗爭意識非一日養成,作為工友組起步者,阿輝的組織經歷可回溯到04年首次參與社運電影節,由此順藤摸瓜,接觸到自治八樓,也了解包括工人權益在內的不同議題。雖自言「唔係好活躍」,但諸如順寧道、利東街、2012新填地街等重建項目阿輝都多少都有認識,2014年更成為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成員。由起初的旁觀/學習者,到今天落手落腳推動一個組織的誕生,這位快馬工友組骨幹對組織工作有自己一套看法:「前排想同公司提出,件貨超過10kg就必須叫司機一齊搬,一係就同啲客講唔收9kg以上,避免工傷嘛。咁咪搵工友組三個成員,一齊諗下點寫份稿,個組唔係我一個人嘅,個個都要諗。表達能力唔好,咪做第樣囉,你唔會無事可做。制度問題,每個人都有份。」阿輝說,如果說在街坊組學到甚麼,大概就是這些了。

上周勞工組代工友致電公司查詢僱員福利,會計部回覆指所有員工皆享法定勞權。隔兩日上班,阿輝即被叫入房。區長跟他說之後將會取締日薪制,拒轉月薪則等同放棄員工福利云云。見完上司,阿輝隨即拉著剛回來的日薪同事,問他們是否知悉公司聲稱要日薪員工轉月薪一事,跟他們講解418原則下僱員權益不受出糧間距影響。十來個速遞員之中,總有人反應較淡然,「我咪拉住佢同佢講:『關你事架』,就算公司加左我人工我都照講,關大家事無理由唔講。」

文:Stac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