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她以血肉之軀硬撼石牆,我們如何才不辜負她?—— 聲援被逐印傭作家Yuli集會之聲明

一個沒有犯罪的人,被無了期扣留兼受虐待,最終「被自願」遞解出境,這就是我們的朋友Yuli的遭遇。在香港,百萬人參與反送中運動,比Yuli投入更多的人比比皆是,為什麼,Yuli僅是書寫反送中,為同鄉傳達正確資訊,卻要遭受如此厄運?

明知道反送中運動是敏感事件,連印尼領事館也多番警告在港印傭不要多事,但Yuli仍然以身犯險。在這個時候,我們香港人除了看到反送中運動這一環,是不是也應該了解Yuli受害的根本原因,認真去思考「我們」和「他們」的關係,才算是沒有辜負她?

Yuli的故事曝光後,人們普遍都由反送中運動受害者的角度去理解她的故事,為之悲憤。作為Yuli的朋友,我們很感激大家的支持,可是,Yuli以血肉之軀硬撼石牆,濺出血花所揭露的問題,顯示了反送中運動只不過是導火線。

在Yuli被拘捕後,她的同鄉友人S說了一句令人心酸的話:「我們在香港做工人,是不是不能支持民主?」S並非在說晦氣話,她臉上是真誠的恐懼與掙扎。真正令Yuli陷於劣境的,是兩大原因:入境處無限大的權力、外傭在制度上的弱勢。如果是關心Yuli這位手足的,我們就不能繞過這兩大問題。

入境處:無上限的權力、如同新屋嶺般惡劣的CIC羈留中心

無上限的權力-司法覆核也挑戰不了

在11月尾,最終令Yuli放棄抗爭的,是入境處堅持向她發出遞解出境令。據律師指,即使採取法律行動司法覆核遞解出境令,成數也非常低,入境處的權力幾乎是不容挑戰的。

入境處所作的決定,即使不合理也仍然能繼續執行。被拘留在青山灣CIC羈留中心的29天裡,Yuli的律師和僱主都想盡辦法為Yuli申請行街紙,讓她離開CIC。入境處扣押Yuli的理由是,她在港無親無故亦無住處。然而事實上,僱主已多次書面向入境處表明,她會繼續聘用Yuli,在Yuli未辦好簽證的留港期間,僱主會向其提供食宿。入境處扣押理由完全不成立,但不管僱主和律師如何爭取,入境處始終沒有合理答覆,無了期扣押Yuli。

CIC羈留中心-如同新屋嶺一般的惡劣

當我們探望Yuli時,她的神情非常憔悴,眼袋比她的眼還大,她強忍著淚水隔著玻璃跟我們對話。CIC羈留中心用以羈留違反了《入境條例》、等候被遣返的成年人士,但是,在11月4日的法庭上,Yuli已被證實無罪。

Yuli向我們指出,她每天都受到侮辱性的對待,當中包括針對女性的侮辱。而不管氣溫如何,被羈留人士只能用冷水洗澡。即使冷到病了、長期嘔吐,入境處只向她提供一天一顆藥丸,她亦不知那藥丸是什麼藥。CIC被羈留人士的自由亦非常受限,在香港懲教署的正式監獄裡面,囚犯尚有收音機可以聽新聞,但Yuli在青山灣的入境處拘留中心只能看刪掉新聞報導的無聲電視,不能外出放風透氣,連玩玩紙巾、提出意見也會受懲罰。Yuli指,她見到裡面有人已經變得精神失常。

不得不一再提出的重點是,Yuli已經被法庭證實無罪,到底,一個無罪之人為什麼要遭受如此虐待?

外傭的弱勢:三大關鍵字令他們沒法享有政治自由

2014年Erwiana受虐事件被揭露,時任勞福局局長張建宗信誓旦旦說,外傭在香港享有與一般人同等的權利,他們也受僱傭條例保障。然而,外傭在香港受到的種種限制,根本就令他們成為了二等公民,我們所珍重的言論自由、政治參與自由,對他們而言卻是奢侈品。

在這裡,想大家認識幾個關鍵字:「違反逗留條件」、「兩星期條例」、「申請居留權的權利」。

「違反逗留條件」

有人會責怪外傭,來香港只打算打工賺錢,沒有關心香港的社會。事實上,關心、參與香港社會很可能會成為他們被控告的理由。外傭被禁止從事合約以外的任何有償或無償的工作,只要入境處想對付你,即使你不收錢做義工,也可以被告違反逗留條件,後果是罰錢、坐牢或者永遠失去在香港工作的機會。你如何跟那些遠在印尼、等你匯錢回去開飯的家人交待?

「兩星期條例」

在合約終止後,如果找不到新僱主,外傭就必須在兩個星期內離開香港。其他外國來的工作者,例如是教授、專業人員卻不必受這種限制。這限制令外傭不敢輕易違背僱主,即使受虐也不敢離職,更遑論大膽講自己對社會、政治的看法。

「申請居留權的權利」

外傭沒有申請居留權的權利,哪怕他在香港工作十年二十年也沒有。留意了,他們不止是沒有居留權,是連申請的權利也沒有。即是說,上面那些令他們淪為二等公民的限制,是一輩子也不可能擺脫的。

當我們怪責外傭不參與香港社會的時候,有沒有曾經想過他們面對的限制?又有沒有想過,即使他們沒直接參與政治,事實上卻已經在為我們的社會付出?星期一在入境處門口的抗議行動上,一位blackbloc full gear的手足發言指出,每個星期日他們參加完反送中行動,拖著一身疲累與催淚彈回家,全賴家中的外傭照顧,他們才能有精神繼續走下去。

遭受打壓後,Yuli即使身心受創仍然堅持在羈留所捱了29天,以堅毅的意志爭取屬於自己、屬於所有外傭的公義,她的經歷揭露了巨大而複雜的問題。就如同這次反送中運動,香港人不認命不妥協的抗爭,揭露了政府各個部門的藏污納垢,我們希望,這次Yuli的捨身可以喚起抗爭者們擴闊對「共同體」的想像:到底誰才算是我們的手足?我們要解決的是什麼問題?

最後,以下是我們對政府提出的訴求

  1. 入境處必須立即交待:為何Yuli是無罪之身卻需承受羈留之苦及被遞解?
  2. 入境處必須改善羈留中心的惡劣待遇問題
  3. 政府必須停止所有對抗爭者的打壓
  4. 政府必須尊重外傭的政治自由,包括言論自由、政治參與自由
     

聲明發起者: yuli支援組-由yuli在港朋友組成,包括團體及個人

聯署:聲援被逐印傭作家Yuli!對抗入境處黑獄!
Petition: Stand with Yuli!Fight against abusive detain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