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與其chur爆議員 不如chur下自己

真人真事。朋友A chur到瘦骨嶙峋,擺早站還被罵暴徒,打爛晒啲閘機喎。朋友B 發夢爆case乜都做齊,但無端被罵「見唔到你支援手足!」又有朋友C 帶住十年反省想走自己相信的路線,但又被質疑:落區做嘢應該要點點點…

這三位朋友都當選了,但處境相信更加坎苛,一個議員對住一千種人,朝一百個方向拉扯,有人想旅行、有人想申請甲乙丙丁、有人想諮詢法律意見、有人想你上前線幫拖。

四方一扯,議員就被五馬分屍,但又往往沒有那麼快死,身邊總有人催眠:「係要咁架」、「人人都係咁架」、「唔咁樣係唔得架」。

最後捱不住,反倒是自己的錯,自己不夠堅強了…

2019年,處境可能更嚴竣,因為人血饅頭是原罪,隨時遭到道德勒索。但優勢和條件呢?照理明明更多,有主動做文宣的人、有幫手擺站的人、有認同自己對運動有責任的人。

與其chur到一個議員面目模糊有求必應隨時候命,倒不如自己搵位做嘢,其實對議辦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特別一些中下階層社區,真是「乜都關議員事」。幾對手做幾百樣嘢,其實完全不健康,對民主運動也不健康,因為大家的參與如此不對等,有些人不但在議會上成了代議事,就連各種事務都成了「代勞者」,付出太多,到頭來又容易變得武斷,覺得其他人大多是冷氣軍師,只有自己真正辛苦。

難得今屆出現契機,無數民眾比議員走得更前、新的技術、新的群體和小隊,懂得自尋mission然後漂亮完成。大家回到社區,就不會,也不應再是普通街坊。不但可以嘗試解決自己的問題,更有能力解決區內其他弱勢的人的難題。

議員自有其職能,但不必成為超人,超人會老會死會腐化,但選民可以超越選民,不僅是四年後的一張票而已。人血饅頭、人人有份。唯有選民力量壯大,不依賴「代勞者」,這份覺醒才是最讓政權害怕的。

我們不一定要成為誰的議助、誰的義工,但成為一股推己及人的力量是必然可行的了。可能是合作伙伴,與現任議員保持合作關係與距離,分工解決社區問題,若成為區內另一股政治勢力,則可能是下一屆協調或初選的對手(但願是君子之爭),如果暴政的精神是「千秋萬載、一統江湖」,民主的精神會否是文明與進步呢?

文:王曉君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