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環諮會成員就廣泛使用防暴劑對公共衛生和環境影響的公開信

防暴劑 (Riot Control Agents) :包括催淚彈、催淚水劑及胡椒噴劑 

尊敬的林女士:

我們是特區政府委任環境諮詢委員會的現任和已落任委員。我們非常關注自 2019 年 6 月 以來,香港警務處廣泛使用防暴劑對公共衛生和環境構成的影響,我們尤其擔憂經常曝露 於充滿防暴劑的空間的人士,這包括前線警務人員、消防員、救護員、急救員、記者、示威者以及其他市民。以下為國際文獻裡,有關防暴劑及其影響的一些科學事實:

  • 現代防暴劑可含多種化學化合物,最常見的防暴劑化學化合物包括 (Hilmas, 2015):
    • 氯亞芐基丙二腈 Chlorobenzylidene malononitrile (CS);
    • 鄰氯苯乙酮 Ortho-chloroacetophenone (CN);
    • Dibenz(b,f)-1:4-Oxazepine (CR);
    • Oleoresin Capsicum (OC) (俗稱為胡椒噴劑) 
  • 防暴劑通常透過防暴槍或手擲式催淚彈,以熱力散佈在空氣中 (在香港通常稱為催 淚煙)。防暴劑的熱降解取決於溫度。有研究指出,以高溫 (7000C) 散佈CS催淚煙,會釋放出氰化氫 (俗稱山埃) 和氯化氫 (沾水氣後變為鹽酸酸霧),以及其他多種有毒 化學物質,這是引起公共衛生關注的另一個原因 (Kluchinsky 等 2002a, b)。 
  • 現代防暴劑應根據安全指引使用。文獻中記載了不少接觸防暴劑後引致創傷及不適 的個案,這些個案均與隨意使用防暴劑 (濃度過高)、長時間暴露於防暴劑中、以及 在狹窄空間中使用防暴劑有關 (Rothenberg et al. 2016)。亦有文獻記載因在上述情況下曝露於防暴劑中的致命個案 (Haar et al. 2017)。
  • 有研究發現,二次曝露於 CS 催淚劑,會導致「眼睛發癢和流淚、流鼻涕、面部和手部灼熱感以及喉嚨灼熱」(Hankin & Ramsay 2007)。近幾個月來,在香港大量使用防暴劑的地區,對公眾構成健康影響的報告越來越多 (Prasso 2019)。   
  • 關於防暴劑對自然生態的影響的文獻報導卻很少 (von Stackleberg et al. 2004)。 

另一方面,在香港使用的防暴劑的化學成分,包括催淚彈、催淚水劑及胡椒噴劑,均沒有向公眾發布。特區政府亦沒有向市民發放清晰及易於遵循的的安全指引,教導市民如何處理曝露於防暴劑中的健康風險。 

儘管世界各地不少政府使用防暴劑於人群控制,但自 2019 年 6 月以來,警方經常於狹窄 空間以及長時間使用防暴劑,已引起極大公共衛生關注,影響包括防暴警察自己。因此,我們在此要求香港特區政府緊急推展以下措施:

  1. 發布或恢復必要的防暴劑安全使用守則,以明確規管防暴劑在狹窄空間使用、使用期 限和數量,並禁止直接對準個別人仕發射或投擲催淚彈及催淚水劑,或隨意向任何人面部噴灑防暴劑;
  2. 向前線的警務人員、消防員、救護員、急救員、記者、公共交通工具員工、清潔人員、 示威者及其他市民,發布明確且易於遵循的指引,如何減少曝露於防暴劑毒素的風險,以及如何清潔及棄置被防暴劑污染的衣服及隨身物品;
  3. 向需要二次曝露於防暴劑的清潔人員、商販和居民,發布清晰且易於遵循的清理防暴劑指引;
  4. 委託進行香港使用防暴劑的環境健康和風險評估,尤其是自 2019 年 6 月以來大量使用 防暴劑的地區;
  5. 委託進行就首次與二次曝露於防暴劑的公眾流行病學研究。

科學文獻已證明,在香港社區如此狹窄的空間,經常密集和長時間使用防暴劑,可能會對公共衛生產生嚴重的不利影響 (Chan et al. 2019)。此外,我們絕不能低估那些因暴露於防暴劑後而遭受嚴重疼痛及導致喪失能力的人的心理影響 (Rothenberg et al. 2016)。我們敦促政府立即評估廣泛使用防暴劑可能對公共衛生造成的影響,頒布清晰易懂的指引,以保護 使用防暴劑的警察,以及其他需須於集會及示威現場執行職務或事後清理的人員,如何減少曝露於防暴劑的毒素。我們強烈敦促政府尋找其他與公眾有效溝通的方法,為局勢降溫,以最大程度地減少使用防暴劑。 

 此致

林健枝教授,環境諮詢委員會主席 (2002-2009)
李大拔教授,環境諮詢委員會現任委員
勞敏慈教授,環境諮詢委員會現任委員
梁美儀教授,環境諮詢委員會現任委員
劉惠寧博士,環境諮詢委員會現任委員
宋亦希博士,環境諮詢委員會現任委員
羅惠儀博士,環境諮詢委員會現任委員
黃傑龍先生,環境諮詢委員會現任委員
熊永達博士,環境諮詢委員會委員 (2013-2018)
侯智恒博士,環境諮詢委員會委員 (2013-2018)
鄒桂昌教授,環境諮詢委員會委員 (2011-2016)
文志森博士,環境諮詢委員會委員 (2007-2012)
何小芳女士,環境諮詢委員會委員 (2007-2012)
劉祉鋒先生,環境諮詢委員會委員 (2007-2012)

2019 年 11 月 22 日

副本抄送: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教授,太平紳士
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先生,G.B.S.,太平紳士

參考文獻
Chan, E. Y. Y., Hung, K. K. C., Hung, H. H. Y., & Graham, C. A. (2019). Use of tear gas for crowd
control in Hong Kong. The Lancet. doi:10.1016/s0140-6736(19)32326-8
3
Haar, R. J., Iacopino, V., Ranadive, N., Weiser, S. D., & Dandu, M. (2017). Health impacts of
chemical irritants used for crowd control: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injuries and deaths
caused by tear gas and pepper spray. BMC Public Health, 17(1). doi:10.1186/s12889-017-
4814-6
Hankin, S. M., & Ramsay, C. N. (2007). Investigation of accidental secondary exposure to CS agent.
Clinical Toxicology, 45(4), 409–411. doi:10.1080/15563650701285438
Hilmas, C. J. (2015). Riot Control Agents. Handbook of Toxicology of Chemical Warfare Agents,
131–150. doi:10.1016/b978-0-12-800159-2.00011-7
Kluchinsky, T. A., Savage, P. B., Fitz, R., & Smith, P. A. (2002a). Liberation of Hydrogen Cyanide and
Hydrogen Chloride During High-Temperature Dispersion of CS Riot Control Agent. AIHA
Journal, 63(4), 493–496. doi:10.1080/15428110208984739
Kluchinsky, T.A., Sheely, M.V., Savage, P.B., & Smith, P.A. (2002b). Formation of 2-
chlorobenzylidene malononitrile (CS riot control agent) thermal degradation products at
elevated temperatures. Journal of Chromatography A, 952(1-2), 205–213. doi:10.1016/s0021-
9673(02)00096-1
Prasso, S. (2019). Millions in Hong Kong Have Been Exposed to Tear Gas Since June. Bloomberg
Businessweek, November 6, 2019.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11-
05/up-to-88-of-hong-kong-population-exposed-to-tear-gas-since-june
Rothenberg, C., Achanta, S., Svendsen, E. R., & Jordt, S.-E. (2016). Tear gas: an epidemiological
and mechanistic reassessment. Annals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 1378(1), 96–
107. doi:10.1111/nyas.13141
von Stackleberg, K., Amos, C., Smith, T., Cropek, D. and MacAllister M. (2004). Military Smokes
and Obscurants Fate and Effects: A Literature Review Relative to Threatened and Endangered
Species. Engineer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Center,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Research
Laboratory, US Army Corps of Engineers.


圖片由編輯所加, Derek Yung 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