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墟市政策仍欠奉 檔主何去何從?

【本網訊】  新聞處早前推出的「珍惜香港這個家」廣告,當中除了「慈母」教兒的隱喻駭人,一向被政府視若無物的基層,也疑在這場修補撕裂的公關宣傳中被擺上枱。有街坊就笑諷,其實政府成功反映基層「做到隻積咁」之辛酸。只是消費過後,林鄭在最新施政報告,仍對曾承諾落實助社區經濟的墟市政策隻字不提。有團體直斥政府其偽善,表明將繼續要求政府找數。

安居難、樂業難

基層在香港安居難、樂業難,多少人嘗試擺檔做小本生意,卻做到頭焦額爛。為此林鄭月娥就在競選政綱中稱,計畫推動社區經濟、於每區舉辦特色墟市,只是2017年至今政策仍是無影。而從2011年起透過明愛社區中心參與墟市計劃,到後來到關綜聯、社聯大大小小協辦的墟市擺檔的Lucky姐,就見證了特首如何開這張空頭支票。

從2011年開始,Lucky姐於8年間經歷大大小小擺檔經驗,「最初在西區擺檔時生意不錯,但附近地鐵通車後,檔位就變得少人經過。後來搬了後也曾去過北區擺檔,只是單從小西灣坐車過去,整天生意額也是剛剛夠俾車錢,連一餐飯也掙不了」,到近年則不時到一些不固定的墟市擺檔。

細數自己擺檔經驗,她早深諳選址重要,「地點、人流都很重要,否則做不到生意。像政府批啟德機場一條跑道的市集(「起動九龍東」啟德市集),你俾我地點做?位置偏遠無人流又無車到」,就算說到其他區的臨時墟市,空間或配套仍是不足,對於政府的敷衍了事,她直言「他們只是交差而已」。

Lucky姐

收緊墟市申請、拒絕開放場地

多少檔主做起小本生意,只求一個合理選址,Lucky姐這些年也是爭取增設墟市的一員。只是如聯席所指,食環署及房屋處等部門,近年正收緊部份地區墟市申請、拒絕開放場地。在沒有給予完整理由下,拒絕了民間團體包括葵青、天水圍、觀塘等地區的墟市申請,扶貧墟市也因此無法順利舉行,林鄭的承諾只一直拖延。

從擺檔初年,成為幾乎首批自發檔主連盟成員定期示威、與食環代表開會爭取政策落實,到早年又去過集齊不少政府官員、議員墟市政策公聽會,Lucky姐自言早已見識政府回應基層需求的手法,「到現在簽發的小販牌照仍然只有435個如此少」,「他們意見照收、態度照舊,時代一直在改,行政手法卻只停留在七、八十年代,唔該真的為街坊想一個完完整整的政策吧!」

談及未來對於擺檔的想像,Lucky姐仍有心中藍圖,「像西營盤街市早已丟空的頂層,何不改作墟市擺檔?那是我心中很不錯的擺檔地點」。只是回到現實則嘆道,「很想林鄭可以給出一個地方,現時沒有固定地方擺檔要周圍走,有時都很想放棄」。現時要搵食,她大多都是靠檔主間的互相帶挈,又或等社聯、關綜聯的協助,才找到可擺檔的地點,直言心是很期待能抽到固定小販攤位。

繼續譴責和「追數」

但據食衛局於年初宣佈的重新編配空置固定小販攤檔計畫,建議簽發的小販牌照只有435個,牌照總體數目比5、6前減少6百多個。聯席補充,根據18年食環署訪問3600人的調查顯示,有約2500人表示有興趣加入小販行業,若與現時於墟市擺賣的檔主一併估算,申請人數預計逾萬人。小販牌供不應求,就算如Lucky姐所言,也要擔心負擔不起「可能高達約7萬的工程費及其他費用」。

沒運成為435分之一,沒有固定攤檔的檔主又該何去何從?在墟市政策欠奉的情況下,大概只能繼續遊牧般拖著貨周圍折騰。「其實最不尊重、最忽視基層需要的人,便是林鄭」,撐基層墟市聯盟的張延表示,「在最新施政報告仍是沒有提及墟市政策,林鄭繼續走數至今兩年,基層就業配套設施零提及,怎麼去促進基層就業、幫基層去減輕貧窮問題也是零提及。我們會繼續譴責她和追回墟市基金,亦要求她兌現在每區起特式墟市的承諾,以幫助基層去就業和解決生活問題。」就此,聯席則要求,林鄭須回應基層市民訴求,包括大量增發小販牌照、善用各區的閒置政府土地,以及設立墟市小販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