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重溫

珍惜香港這個家 政府真係好__假2019年施政報告直播活動

特區政府於8月推出「珍惜香港,這個家」的宣傳短片,意圖以軟性傳訊的方式為6月以來的「逆權之夏」運動降溫。片中以大量基層勞工(如清潔工、搬運工人)工作的畫面,作為其政治宣傳的工具,無形中製造基層與示威者之間的對立。團體認為政府過去多年來漠視基層勞工權益、壓抑社會福利發展及任由貧富懸殊加劇,才是造成社會矛盾的元凶;現在卻以基層為政治工具,實在是虛偽之極。施政報告作為政府施政的總綱,林鄭月娥如未能長遠而具針對性地解決民生問題,並政治性地正面回應政治問題,實在是脫離民情,對香港市民有欠擔當,亦不應期望單靠政治宣傳工作便能處理現時的政治局面。

於宣讀施政報告當日,不同民間團體聯合舉辦直播活動,邀請了不同社群的基層市民一同觀看,並即場回應施政報告內容。團體佈置了「基層連儂牆」,讓參加者於牆上寫上對政府過去施政的意見及期望,有參加者表示希望特區政府能夠積極回應當前政治局面的民間訴求,同時亦要正視房屋土地、社會福利、教育醫療等民生問題,才能讓香港重回正軌。

【整體回應】

由六月至今,香港出現持績達4個月的反抗運動;同時,林鄭月娥的民望及市民對特區政府的支持度均創新低,其管治權威深受動搖。新一份施政報告中,林鄭月娥有機會「大開庫房」派糖,以減低其面對的政治壓力,挽回已跌至谷底的民望。然而,民間對政府企圖以「經濟措施回應政治問題」的方針表示質疑,認為如政府未能「政治問題政治解決」,實在難以補救過去多個月以來對香港人權法治所造成的破壞。

另外,過去政府常以零碎的福利措施對應結構性的貧富懸殊問題,其實是避開觸動既得利益的「鴕鳥政策」。故團體應為林鄭政府必須拋棄其固有而自負的思維,與民共議改善民生的政策方向,對準資源分配不平等的核心問題,才能真正改善民生。

以下為各舉辦團體有關施政報告的政策建議:

【房屋政策】(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1. 租金津貼、租金管制需雙管齊下

過往聯席一直有在不同場合向政府爭取租金津貼,但以往政府一直都用各種理由推搪,政府尤其強調租金津貼會推高私人市場的租金,鑒於小政府大市場的原因,政府認為不應出手干預市場運作,對於來年的施政報告政府表示將會推出租金津貼,可說是自打嘴巴。沒有租務管制的情況下租金津貼很大機會也會直接令業主得益,再把劏房戶推向另一個絕境。

  • 重新規劃用地,釋放土地

現時香港其實有不少的閑置用地也可用作發展,包括是一些綜地、閑置農地、甚至是丁屋預留地等。香港有不少的私人遊樂場契約用地使用率亦極低,聯席認為香港政府需要重新再檢討土地使用的狀況,盡快釋放土地已興建更多過渡性房屋甚至是公屋。

  • 重新檢討過渡性房屋政策

政府自2017宣佈推行過渡性房屋,但兩年來政府在過渡性房屋的投入不足,只能提供618個過渡性房屋單位及不足1,400個的「社會房屋」。除建屋量外,過渡性房屋的落成速度亦未如理想,未能配合公屋落成周期。即使成功申請入住社會房屋的住戶,也極可能在租期完結後,仍未獲派公屋,需要再一次回歸不適切住房,可見現時過渡性房屋措施難以發揮「過渡」的作用。聯席建議政府延長居住年期直至住户獲派公屋為止,以及增建過渡性房屋,以解基層住戶燃眉之急。

【綜援改革】(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

政府在1999年削減綜援標準金額外,同時削減健全成人及兒童的補助金及特別津貼,令健全成人個案的金額遠低於基本生活需要水平;私樓租戶出現超租津狀況,要以標準金補貼租金;部分被歸納為「健全人士」的綜援申領人,因長期病患或身體缺損,需要醫療/康復用品或特殊飲食開支,但因未被評為「殘疾或健康欠佳」個案,以致未能領取相關津貼,另因行動不便,難以獨自出入醫院或覆診,需要陪診服務;現時綜援豁免計算入息機制多年未有調整,一些人因為薪金低,不足以養家而被迫留在綜援網。

政府必須立即檢討整個綜援制度,重設成人及兒童的補助金及特別津貼、重訂租金津貼限額、提昇豁免入息金額、撤回收緊長者綜援資格及增設新生嬰兒補助金、陪診津貼。

【公共財政政策】(關注社會開支聯席)

現存的社會問題並非一朝一夕出現,而是積壓多年的惡果,可惜政府多年來不但未能徹底解決,並且越來越嚴重,2017年貧窮人口即使在政策介入後亦超過100萬人,兒童貧窮率更比去年升0.3%至17.5%,容易造成跨代貧窮甚至世代貧窮,在財政盈餘越積越多的情況下,政府應更著力處理貧窮及基層生活困難問題。今屆政府高調招攬有志者加入咨詢架構提供意見的同時,民間團體亦不斷就著不同民生需要提供具體建議,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曾表示,推出新政策時「會當自己是基層弱勢市民,可以如何取得服務作為出發點」,我們期望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不單以如何取得服務作為出發點,更應以如何解決民生問題及回應社會訴求為出發點。

關注社會開支聯席成員賀卓軒認為,政府需要結構性檢討現時公共財政原則,從收入及支出預算編訂方式,及政府財政資源於不同賬目的具體分配,改變過去過於保守的財政紀律及嚴重市場化的政策思維,加大經常性開支及加強政府於財富再分配的角色,從根源解決問題,訂立真正意義的「理財新哲學」。

【基層學童支援】(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

早於八月,財政司司長已公佈一系列短期紓困措施,企圖以一次性「派糖」措施紓援民生問題。觀乎過往林鄭月娥任內公布的施政報告在社福長遠規劃上欠缺承擔,去年施政報告上更絲毫沒有關注基層兒童學習的問題。有見香港兒童貧窮狀況加劇,基層學習資源差距愈來愈大,在此,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張展翹建議政府實行以下措施,以保障基層兒童的發展權利:

  1. 學生資助計劃檢討
  2. 調整申請全額學生資助計劃門檻
  3. 整合學生資助制度及在職家庭津貼,為基層學生發放兒童津貼
  4. 為領取學生資助的中學生及半津學生提供午膳津貼
  5. 增加對基層學生上學交通費支援
  6. 增加對基層學生參與課外活動的支援
  7. 關愛基金援助項目–資助清貧中小學生購買流動電腦裝置以實踐電子學習
  8. 為基層幼兒提供牙齒保健服務
  9. 為清貧大專生提供免息借貸交學費

【在職家庭津貼】(爭取低收入家庭保障聯席)

在職家庭津貼﹝下稱:職津﹞在推出以來千瘡百孔,申請數字遠遜預期,民間一直要求政府盡快改善政策,以下將細述政策之問題及解決方案:

高工時要求照舊 忽視零散工狀況

即使職津現時容許申請家庭合併工時,但直至現時為止都只有1158戶家庭是經合併工作而成功申請職津,可見合併工時的安排未能貼合零散工的情況。因此聯席認為應該取消192小時工時線,並降低工時門檻至72小時,即三條新工時線為72、108及144小時。

兒童津貼與工時脫勾

以兒童之最佳利益為優先考慮的角度下,在職家庭津貼的兒童津貼不應與工時掛勾,以確保基層兒童生活得到基本保障。

研究低收入家庭開支狀況 制定合適金額 同時進行一年一檢

低津作為一項恆常性措施,理應有其機制檢討及調高金額。因此,聯席認為更可取的做法,應先研究低收入家庭開支狀況,再釐定一個較合理的補助金額,同時設立金額調整機制,一年一檢,才能更貼合低收入家庭的需要。

整合學生資助制度及在職家庭津貼門檻和申請程序,為基層學生發放兒童津貼

故此,如學生資助和在職家庭津貼的申請程序能夠整合,不但可以減省兩個津貼的申請程序,並能為正領取學生資助,但沒有領取職津兒童津貼的學生提供相應支援,為領取全額學生資助而未能領取職津兒童津貼的學生提供每月$1000資助。

預計每年開支(參考2018/19年度,截至23.7.2019)

預計學生人數 (領取全額學生資助的幼稚園、小學、中學生人數) 每月津貼 每年兒童津貼金額
137,583 $1000 $1,650,996,000

【墟市及小販政策】(撐基層墟市聯盟)
林鄭月娥在2017年競選特首期間,曾承諾推動墟市發展,但其上任後沒有落實任何墟市政策,而政府提出的「起動九龍周末市集」同告夭折。近期食環署及房屋署等部門亦逐步收緊部份地區的墟市申請或拒絕開放場地,令民間團體越來越難申辦扶貧墟市,最近被政府無故拒絕的墟市申請包括葵青、天水圍、觀塘等地區,導致不少墟市檔主未能擺檔謀生。

另外食衛局於今年初宣佈重新編配空置固定小販攤檔後,建議簽發的小販牌照只有435個,佔原有空置攤檔的4成,而牌照總體數目比五年前更減少了600多個,反映政府陰乾小販行業的發展。2018年食環署曾訪問3600人,當中有超過7成(逾2500人)表示有興趣加入小販行業,若將現時在墟市擺賣的檔主一併估算,估計最終申請人數將逾萬人,反映重發的小販牌完全是供不應求,未能協助基層就業及向上流動。

撐基層墟市聯盟強烈要求林鄭月娥必須回應基層市民及青年的訴求,包括大量增發小販牌照、善用各區的閒置政府土地以設立墟市區及小販區。

同時,政府應全面檢討墟市及小販政策,包括設立墟市種子基金及墟市專員,推動特色墟市的發展;並且借鑑「美食車」的失敗例子,研究重發可售賣熟食的小販牌照及活化閒置或關閉的熟食市場成為本土夜市,為基層提供更多創業機會機會及抗衡領展壟斷。

【有關設置天水圍臨時街市】(監察公營街市發展聯盟)

監察公營街市發展聯盟發言人陳淑淇表示,由2008年居民一直爭取興建公眾街市,自2018年施政報告終承諾在天福路設置公眾街市。可是一直至今仍未有方案細節,例如施工時間表、造價等。亦因應興建公眾街市需時,居民及團體一直爭取要在街市落成前要求先增設臨時街市,並與規劃師舉行臨時街市設計工作坊,向區議會及立法會遞交建議方案。可是過去多次與食衛局溝通時,官員多次因技術問題推搪。

至早前突然宣佈在天水圍北面設置臨時街市,並承諾在明年(2020)年底完工,可見政府所說技術問題只是借口。陳淑淇強調在現時公眾對港府信任度極低的情況下,普遍居民都有疑慮,因此政府必須盡快提出方案細節,包括具體施工時間表,管理模式等。她又強調,天水圍北的臨時街市若果再以外判形式管理,只會不斷助長天水圍消費壟斷的情況,以及進一步收窄小本經營的創業空間,「外判只會令街坊對政府徹底失望。」另外,天水圍南北相距甚遠,因此天水圍南同樣需要臨時街市,以滿足整個社區,發展完整全面的社區配套。陳淑淇補充,政府必須成立一個街市專責小組,定期向居民匯報交代進度。

【多元經濟發展】(天姿作圍)

1. 促進香港社會經濟發展

社會經濟提出一種建立經濟活動的新方向,團體期望政府透過推動社會經濟活動,可以「結合社群、回饋社會」的角度,進行本地生產與銷售,令市民自主地參與貢獻經濟和社會發展,保障生活尊嚴,推動經濟及社會上的持續發展。團體建議政府:

  • 設立專制部門及成立社會經濟發展基金促進社會經濟發展
  • 優化對不同形式社會經濟的法制、可用地點、市場空間,特別是提供低租金土地,以推進社會經濟活動發展

2. 落實保護農地政策,發展小農經濟

林鄭月娥在競選政綱提及落實「新農業政策」。現時的蔬菜市場自由化,輸港的農作物不停增加。出現過份依賴外地進口食物的現象,令本地農業卻處於劣勢。發展農業,有助增強多元經濟發展,直接或間接提供大量創業和就業機會。綜觀「新農業政策」,農業園未能回應本港農田錯配、政策缺乏政策目標,施政未能對症下藥、以及其農業發展方向單一,缺乏多元價值。故聯盟對農業發展建議:

  • 發展社區支援式農業,為香港農戶提供更多支援
  • 落實保護農地政策,限制農地改變用途的申請,確實執法「農地農用」
  • 訂立本地食物自給率政策,作為本地農業生產的方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