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政府擬重推N無津貼租津 租管無影 劏房戶不受落

【本網訊】 經歷反送中運動後,現屆政府幾乎已完全失去管治正當性,林鄭月娥能否發表在星期三發表施政報告仍是未知之數,但當局已先放風將在津貼上重推租金津貼及N無人士生活津貼。但劏房街坊和民間團體仍未收貨,認為政府未有處理核心問題;對於只推或刺激租金上揚的租金津貼措施,卻不配合租務管制,採取坊間倡議已久的雙管齊下方案大感諷刺。

「惠民措施」有多惠民?

單位愈來愈細,劏房租金持續上揚,隨意問位劏房戶租屋經驗,大概都是堆辛酸史。如住過劏房多年、任職病房助理的齡姐,過去幾年搬入過幾個100呎左右、月租介乎5至7千租套房的她,每月交租動輒花幾乎一半收入。近年經好宅介紹入住400多呎共享房屋唐樓單位,雖仍要面對一般舊樓弊病,但環境總算有明顯改善,兒子的租金分擔也令她更鬆手。

之所以對政府紓困措施「一點期望也沒有」,自知不合資格受惠租津措施的齡姐就說,「就算我是N無人士,拎到幾千蚊津貼也只是一次性。現在稍為超過200呎劏房也要成萬蚊,市民生活經費如此,政府幫得幾多?」。關注基層住屋聯席組織幹事朱詠妍質疑,關於這個預計16萬人士受惠的租金津貼措施,就算門檻早前已降低至不是公屋輪後人、只要符合入息要求便可,始終對之有所保留,「政府所謂惠民措施總是劃很多線。何況政府三年前已估計劏房戶達廿幾萬,現在一定不只這個數吧?睇返這些非恒常化的租金和N無人士津貼,究竟最終能多惠民,或惠及多少民呢?」。

同為第二位狀告業主濫收水電費的劏房街坊齡姐

望政府重推租務管制

提及過往幾乎零保障的租屋經驗,齡姐總不期然帶點怒氣,住過幾個單位的她如不少劏房戶一樣搬過幾次屋。當中原因各異,如業主濫收水電,天花剝落或牆身現裂痕等裝修問題,甚或突然加貴租等情況都出現過,「除了長期方案如起公屋,政府最應該盡快做的,不是重推租務管制保障市民嗎?」

劏房戶眼前究竟希望政府能為他們做甚麼?朱詠妍回應,街坊除了希望能起更多過渡性房屋,也傾向望政府能落實訂立租務管制,「當政府未能做到承諾五年上樓,大家沒有公屋可住一直在私人市場浮浮沉沉,繼續留在沒管制的私人市場時,差不多是零保障。要面對不只捱貴租和濫收水電,甚至是被逼遷等遭遇,政府有必要盡快設立租務管制」。

重推租管阻力大

坊間不乏重推90年代已取消的租務管制和訂立「良心租約」等聲音,期望能更清晰說明業主及租客間的責任。朱詠妍補充,「租務管制必須加長出租人加租和合約期滿通知期、限制禁濫收水電費和控制租金水平,這都為了保障業主租客雙方權利」。

租務管制一直極具爭議,問道過往政府如何回應坊間訴求時,朱詠妍回應,「政府一般會說若推出租務管制,私人市場便會被影響,因為香港一直實行『大市場小政府』 。所以常常以不應干預私人市場為由,推搪租務管制的設立」。

而對於施政報告這次只推租金津貼不推租務管制,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就大感諷刺,「聯席一直建議租金津貼和租務管制應該互相配合,因為我們認為只派推津貼,整體全香港租金或被推高。但一開頭也以租金上升為由不派津貼的政府,這次卻又推此措施,這實在自打嘴巴」。朱詠妍強調,聯席一向不反對租金津貼,只是前題是要同時落實租務管制,否則私人市場情況可能會更惡劣。

對此齡姐就打趣道,「政府說要解決基層住屋問題,居住問題既然如此埋身刻不容緩,其實不用等施政報告,何不像最近緊急通過新例做法處理租務管制事項,也才是最應該關心的民生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