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丁屋政策、收地措施千瘡百孔 團體促政府全面檢討

【本網訊】 高等法院今年4月就丁權覆核案頒下判辭,裁定新界原居民在自己土地建丁屋受《基本法》保障後,即惹外界爭議。臨近施政報告公布日子,有政黨在未提供明確方案情況下,提出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地建屋。針對上述情況,關注基層住屋聯席近月進行丁屋政策問卷調查,當中高達九成受訪者反對有關政策,認為政策「過時」。也有不同團體指出丁屋政策濫用情況和漏洞,並促請政府須作全面檢討。

在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在9至10月進行了「丁屋政策意見調査」,超過九成受訪者表明不支持丁屋政策,大部分人認為這個由當年原居民和港英政府的協議的政策已過時,港府應因應時代變遷重新檢討政策,特別當土地資源貧乏,應考慮展發預留予丁屋的鄉村式用地。其次,丁屋政策也有性別歧視成分、製造特權階之虞,在無嚴格把關情況下,「套丁」現象令政策現淪為發展商牟利工具外。而在丁屋需求估算環節上,部分原居民代表更有「篤數」之嫌。

丁屋估算疑「篤數」

一直以來,丁屋需求估算主要由村長或鄉事委員會估算,但此做法就被質疑丁屋需求估算與現實數字不相乎。長春社成員吳希文指出,在政府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規劃的丁屋土地分配上,就出現濫用情況,又以船灣郊野公園附近鎖羅盤村為例,「當年有班村民走出來說,我們在這個原居民村有一定居住權力,曾向政府部門要求劃一幅很大的鄉村式用地。他們估算的數字是未來十年有1000人遷入鎖羅盤居住,說要在這裡興建270間丁屋」,惟直到最近仍未見該址有建築工程。差不多情況亦發生在西貢白腊,幾年前同樣有人申建79間丁屋,「政府部門照單全收,就著原居民要求,他們說幾多就劃幾多鄉村式用地,去容納這類人口和丁屋」。

「但一些本來荒廢了的村落,何來突然間會有那麼多人搬過來呢?究竟這些是否為真正的需求?」,質疑在城規丁屋審查無嚴謹監管機制下,有人「篤數」誇大或虛報數字。雖然後來於2017年有人提出司法覆核,推翻城規會就海下、白腊、鎖羅盆三幅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的規劃決定,但時至2019年仍未見政府有任何大刀闊斧的改善措施。

「套丁」成牟取暴利途徑

然而原居民擁有丁權也不一定會用以興建丁屋,反而私下轉售圖利賣予發展商,即俗稱的「套丁」。聯席成員張樂淇補充,「丁權政策原意是改善鄉郊地區村民生活環境,但當現在的新界早已城市化,丁權反而成為了發展商和鄉紳牟取暴利的途徑」。

欠缺定期檢討機制的丁屋政策為人詬病,政府亦未有就此進行全面檢討。聯席促請政府應馬上就作全面檢討,包括把鄉村式用地的分佈透明化,及釋放一定比例用地作興建公營房屋 之用,也應為丁屋政策添限制,如申請人應持香港身份證、居港不少於7年,並設離境限制等。

批政府引《收回土地條例》偏袒發展商

而針對最近有政黨促請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地建屋,房產發展研究中心姚松炎直言有點「捉錯用神」,他指除了長期批租的用地外,另外三類包括即預留作丁屋鄉郊式用地的未批租空置土地、未批租佔用的非法霸佔官地、以及遊樂場用地等,其實不須引用條例便可回收,政府應優先發展這些用地建屋。聯席亦建議政府釋放和重新規劃早前有團體建議過的合共8.96公頃、適合作發展用途的鄉村式用地,如部分位置優良行、適合居住,包括沙田排頭村和元朗蝦尾新村等地,稱這些官地規劃成本相對便宜、興建時間亦較快。

另外,聯席批評政府只為方便發展商方便,而用上條例以收小地主的土地,「條例適合各類業權人士。我地見到政府過去都曾引用條例收回土地,並配合公私營合作去執行計劃,像早年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一樣。但政府引用時只要求小業主交出土地,而地產商卻可以位置較差的地換心儀土地,補地價後就可更改土地用途作私人發展」,要求政府應一視同仁向發展商收回土地之餘,亦要監管囤地問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