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強立«蒙面法» 阻基層弱勢表達訴求

除了針對政治體制、前途問題的議題,香港每星期都有很多市民,以不同方式表達不同範疇的意見。當中絕大多數是社會底層的一群,面對被非法拖糧、工傷、迫遷、住屋等各式各樣問題。他們會在各個民間團體或社福機構的協助下,在地盤門口追討欠薪,會在政總門外遞信請願,在不同公私營機構外要求合理賠償,在村口抗議收地。

在我個人記錄、親身參與、同行過不下二百次這種形式的小行動,不少願意站出來表達訴求的市民,都需要戴上口罩。他們可能是憂慮被業主迫遷、報復性加租的劏房戶,可能是擔心在追討後被其他公司blacklist的地盤工友,也可能是每天面對壓迫的移工,也可能是被黑社會威嚇的寮屋居民。

img_5064

有些街坊會在經歷一段時間的成長和參與後,漸漸敢於表達訴求,甚至最後除下口罩,讓公眾看到自己面貌。亦有些情況下,例如因為面對突如其來的工業傷亡意外遇難者家屬,他們被資方無理拖欠補償被迫要以行動請願,這些本身情緒已很複雜的陳抗,戴口罩才能令他們情緒比較穩定下表達自己訴求。

在我而言,這是一些社會上弱勢社群、基層市民、受壓迫者充權過程的其中一個階段,或者是弱勢者表達意見的工具一部分。

而組織行動的朋友,有些情況下會通知警方,有些不會,但每一次行動被抗議的對象都一定會報警,警方也會視這些行動是抗議、集會的一種。

«蒙面法»被強行立法之後,針對的示威活動可能不止於現時的抗爭行動。在這幾個月,不同議題的組織者也沒有放下日常的工作,街坊也有繼續表達訴求。但如果之後不容許在請願場合戴口罩,可以說是阻礙了那些未完全準備好面對公眾、但訴求同樣強烈的基層市民表達意見、抗議的權利。

IMG_7993

 

當然政府可以講,立法是針對現時在街上的「勇武」或「激進」示威者,但立法造成的寒蟬效應,必定令一班社經地位比較弱勢的市民對站出來發聲卻步。

身為民間團體的組織幹事,在此呼籲各位團體、社福機構負責人及同工要站出來,反對«蒙面法»,捍衛所有香港市民及移工表達意見的權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