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重溫

社會房屋意見調查報告

在去年施政報告中,房屋及土地供應獨立成章,林鄭雖重點提出多項房屋政策抒解民困,但政府過於聚焦開拓新土地,寧願花大量篇幅宣傳明日大嶼計劃大幅造地,也未有在短期上住屋問題上提出抒困措施。關注基層住屋聯席於2019年8月至9月期間進行一項有關「2019社會房屋意見」調查研究,收集不適切房屋住戶及社會房屋住戶的看法,探討他們對社會房屋數量、選址、租住年期、租金水平、申請資格等意見,以及透過比較入住社會房屋前後的改變,了解社會房屋對他們在住屋、身心發展和人際社交上影響,聯席藉此提出關於社會房屋的未來發展建議。調查報告結果如下:

入住社會房屋能為受訪者帶來經濟、身心健康及住屋空間的正面改變

聯席綜合45位現居於社會房屋受訪者的調查數據後發現,入住社會房屋後大部份受訪者在各方面均有明顯的正面改善,包括經濟層面、生活空間、身心健康及社交層面。這表示社會房屋除了提供居住單位,亦能為住戶產生其他正面影響。
整體數據反映大部份受訪者在入住社會房屋後身體較為健康。社會房屋住戶整體參與社交活動百分比都比以往居住於不適切居所時有所提升,受訪者在入住社會房屋後,與親友的見面次數增加,也較願意邀請親友到訪家中。可見搬入社會房屋後,他們會有更好的社交活動,增加他們與社會的聯繫。

受訪者渴望更有「尊嚴」的住屋環境

對於居於不適切居所的受訪者而言,接近九成受訪者認為自己會入住社會房屋,原因最主要是租金相宜,其次是租期穩定。至選擇於不會入住社會房屋的原因傾向是不想共用廚廁及客廳,反映受訪者重視私人空間,不希望與陌生人共用空間。
由此可見,受訪者除了以租金及租期作為考慮點外,受訪者亦渴望擁有獨立的生活空間,希望有獨立廚廁及房間。聯席認為受訪者希望擁有自己的居住空間是無可厚非,但礙於住屋市場價格失調,才被迫囿於劏房,與他人共用廚廁。儘管共享房屋的概念在外國很常見,但政府應尊重每個人也渴望更有「尊嚴」的生活環境,長遠不應只推行共享形式的社會房屋。

受訪者普遍認為社會房屋政策有不少改善空間

調查結果顯示,雖然社會房屋對受訪者帶來一定的正面影響及能紓緩他們各種壓力,惟仍有八成受訪者認為社會房屋政策未能有效為他們減輕住屋壓力,原因主要是社會房屋供應有限,或是未能合乎申請資格和不知道甚麼是社會房屋。
有高達九成受訪者認為現時社會房屋單位不足,他們即使有興趣入住社會房屋,數量不足以回應需求,反映受訪者對社會房屋的需求極大。現時社聯的「社會房屋共享計劃」只有為數約500多個單位,相比起二十多萬宗公屋申請,數量上來看仍是杯水車薪,只有極少數能夠受惠於這政策。
另外,接近九成受訪者表示社會房屋的租住期應該直到獲得公共房屋入伙資格為止,可見現時社會房屋的租住期應該延長以配合實際需要。
而在完善現有的社會房屋政策時,受訪者認為需要諮詢不同的持份者,尤其是用家的意見。調查結果反映受訪者在很大程度上認為社會房屋政策應由民間主導,而非由地區政府部門、議員及團體主導。

超過一半受訪者認為政府在社會房屋的表現未如理想

有超過一半居於社會房屋受訪者認為政府在社會房屋的表現不理想,評了2分或以下(5分為最理想,0分為不理想),平均評分亦只有為2.4,分數不合格。這反映現有社會房屋的用家傾向不滿意現時的社會房屋政策,認為有不少改善地方,認為政府應該加強參與社會房屋的推動及改善政策。

社會房屋不可取代公營房屋

不論短期及長期的房屋措施,增建公屋和改善公屋政策也是受訪者一致認為最急切需要推行的房屋政策,反映一個適切住屋居所是最為重要的。有超過八成受訪者表示公營房屋最有效改善房屋問題,反映社會房屋不可以取代公營房屋。
是次問卷調查,發現無論是劏房戶,還是社會房屋住戶也對現時的社會房屋政策和支援措施也有不少意見。因此,聯席促請政府:
1.宜簡化行政程序
由於申請社會房屋營運需要與不同專業合作,例如是測量師和承建商,但營運機構申請時未必有相關專業知識可以應付,增加申請難度,導致申請進度受影響。有見及此,聯席建議在申請過程時,政府能夠提供更多支援及指引,減輕申請機構的在工程事項上的處理時間和工作量。
2.社會房屋只是短期措施,長遠改善住屋問題應要增建公屋
調查結果顯示有兩成受訪者因為各種原因而未能申請入住社會房屋及公營房屋,故聯席建議重推租務管制,以保障這群租戶的住屋權。另外,有大部份受訪者表示公營房屋是最有效解決房屋問題,不認為社會房屋可以取代公屋。同時,結果也反映他們仍十分希望能夠上公屋,認為只有搬入有獨立空間的公屋才是真真正正解決了住屋問題。故此,聯席在此建議政府儘快收回私人遊樂場用地、棕地、政府部門的閒置土地等,並用這些土地來興建公屋。
3.增加過渡性房屋基金
房屋土地供應短缺,公屋輪候冊多達26萬宗申請,一般家庭最少要等5.5年才上公屋。《財政預算案》預留20億元成立基金,交由運房局轄下的「過渡性房屋專責小組」負責統籌,支援非政府機構興建過渡房屋。
營運機構往往需要另聘人手以處理煩瑣的營運申請程序和在申請成功後維持社會房屋服務。但是,營運機構只能在有住戶入住社會房屋後才可以獲得每戶$1000的人手津貼,在住戶入住前則沒有任何財政支援/津助,換言之社福機構在申請過程中需要自費一定金額的額外支出。而且,現時每間社會房屋只會獲得30萬的津貼,容易令小業主卻步。
因此,聯席認為政府應該增加對小業主的支援,同時亦應簡化機構申請行政程序及申請成本,吸引更多機構和小業主加入計劃。截至2019年2月,最終只有約27個小業主單位成功參加計劃,聯席認為反映民間團體/小業主即使有心參與,但因成本大(如上述提過的煩瑣的行政程序、低資助額及支援)窒礙自發的民間參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