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勞動權益不應因亂世而歿:無裝備清潔街市、施發催淚彈期間照常工作 前線工友硬食催淚彈殘餘物

【本網訊】8月25日「荃葵青遊行」期間,警方曾於楊屋道一帶施放多輪催淚彈,位置鄰近荃灣楊屋道街市,影響市民生命安全。朱凱迪荃葵青團隊日前到街市探訪清潔工後,得知前線清潔工友在清潔催淚彈殘餘物時沒有得到任何防護裝備,更需於警察施放催淚彈期間照常工作。勞工組今早聯同朱凱迪荃葵青團隊今早(9月2日)到楊屋道市政大樓抗議食環署及其外判清潔公司莊臣的安排置前線工友安危於不顧。

DSCF2173.JPG

政府眼中只有警察 清潔工友勞動權益被活埋

荃灣社區幹事岑敖暉及團隊日前往探望在荃灣楊屋道街市工作的前線清潔工人,發現食環署及政府外判清潔商莊臣並沒有就8月25日的遊行作任何特別事故的應變安排,清潔工友更需於警察投射催淚彈之際繼續「如常」清潔工作,所獲發的裝備只有一般的醫療口罩。

「5時半開始催淚彈放題,但前線清潔工完全無收到任何指示,」岑斥政府漠視工友安全,「警察每星期都有錢升級裝備,但清潔工卻什麼也沒有,現時政府眼只有popo(警察)!」岑當晚亦在現場,就他所見當日楊屋道街市甚至沒有關掉門窗,警察近半小時的「清場行動」期間,任由催淚煙不斷攻入街市範圍,工友在沒有防備的情況面部不時感到灼熱、眼睛流淚及刺痛。

民建聯為求政績犧牲工友 食環署否認曾於該議員交涉

民建聯區議員林琳當晚即於社交媒體先後發文,表示已要求食環署及通知街巿咨詢委員會主席,在楊屋道街市開門前進行大型清潔行動;並說「食環署表示,從今天晚上7時,已開始在楊屋道街市內進行大清潔。預算約2天內,可以完成街市內所有公共地方的徹底潔淨工作。」相關貼文引起部份網民質疑食環署是否與民建聯一同罔顧工友安危,距離施放催淚彈還不到幾小時即要求前線清潔工人於重災區清潔。

荃灣區衛生辦事處代表則否認當晚曾與林琳作過任何協商,並指晚上8時為街市的恆常清潔時段,有提供適當防護裝備給工友。但當問及何謂適當的防護裝備及是否瞭解催淚彈對人體的影響時,署方代表卻表示不清楚。

食環署職工權益工會代表李笑美曾就事件向署方詢問,部門回覆清理催淚煙殘餘物時應按署方提供的《一般工作環境的基本職業安全及健康規則》中「化學品」一章所列之指示處理。縱然文件列明處理化學品時「必須穿著個人防護裝備,例如穿著保護衣物、戴上眼罩、口罩、防護手套、穿上防滑水靴」,但工友最高規格的防護裝備只有N95口罩一枚。笑美認為,指引的應用非常含糊,例如是否同樣適用於外判商及承辦商?

DSCF2293.JPG
荃灣區衛生辦事處代表

多個醫護團隊關注催淚煙後遺症 政府置若罔聞變相縱容警隊濫權

急症科專科醫生鄺葆賢與醫護團體的研究團隊,收集了過去2個月來逾170名前線記者的問卷,瞭解他們吸入催淚煙後的身體狀況。調查發現逾九成受訪有呼吸困難、久咳等呼吸道徵狀,四成受訪者有肚瀉、肚痛及嘔吐等腸道徵狀。香港藥劑師工會亦曾舉辦記者會,強調催淚彈的有毒化學物質有害市民健康。連擁有防護裝備的前線記者都尚且有如此徵狀,試問沒有防護裝備的清潔工友又會如何?

勞工姐成員阿花認為,讓工友知悉工作環境的危險性是部門的責任。「目前還沒有人完全清楚吸入催淚煙對人體的影響及反應,除非有全套裝備,否則(工友)不應繼續開工,清潔工有權拒絕相關的工作安排,因為安排有違職業安全。」

近年來政府不斷通過外判讓商業機構參與提供公共服務,但這對基層工人的勞工權益影響甚深。政府清潔服務合約承辦商被揭使用不正當的手法來削剝工人,部份外判商更為求減低成本,輕視外判清潔工人的職業安全及健康保障。太陽底下無新事,基層工人的勞動權益在體制下被多重剝削已非首見,保障基層勞工的法例多年來未見進步,如今更成為政府包庇警隊瀆職下的犠牲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