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政治暴力下的兩個女性身影 性暴力與政治解僱

【本網訊】反送中運動自6月持續而今,這邊廂香港街頭成為戰場,看見警察和白衣人都同樣害怕;那邊廂以體制作為手段的戰場已經拉開帷幕,政治報復正式上映。

8月21日,港龍航空公司空勤人員協會主席施安娜被即時解僱;8月23日,呂小姐(化名)於記者會上親身訴說被捕後遭女警蓄意「裸搜」凌辱之經過。上週和平遊行示威不斷,網民戲謔終於能渡過一個沒有催淚彈的週末,今日催淚彈及橡膠子彈再次於街頭橫飛,示威者又被打到頭破血流。政商合作的打壓及噤聲同樣血腥,一下子撕破香港長久以來「經濟繁榮」、「治安良好」的遮醜布。

DSCF1950.JPG

852共同體的情感連結 創傷後抑鬱仍挺身而出 願一呼天下應

「我想問警察一句,是不是被捕後就等於沒有了基本應有的人權,就沒有了對女性基本的尊重。」8月23日,化名呂小姐的香港市民在議員發律師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親述被捕後遭女警「裸搜」凌辱的經過。

呂小姐早前於示威現場被捕時因受傷送院,兩日後遭警方檢控,惟當時傷患未癒未能即時上庭。數日後獲醫生批淮出院,準備上庭應訊,但出院後並不是即時送去法院,而係送去相鄰的警署。及至警署,呂小姐被女警喝令入房,要求脫光衣服搜身。呂小姐詢問原由,女警只回一句:「因為你係犯,你犯了法,就要脫光搜身。」整個搜身過程維持約15-30分鐘,期間呂小姐曾用雙手掩蓋重要部位,但被女警以筆撃打雙手要求放開,該名女警其後蹲下用筆來回拍打呂小姐的大腿內側。

「然後一名女警示意我轉身,我轉身時看到另一名女警以享受的目光看著我被羞辱。搜身完成後穿回衣服,準備步出房間,在開門的瞬間看到門外有十多名男警站於門外的走廊。」

呂小姐語帶哽咽,憶述事件經過時更忍不住淚水。搜身期間更因為過於懼怕,只顧著留意女警的要求,而忘了留意房間裡有沒有閉路電視、房門有沒有上鎖及窗外有沒有人偷看等事情。「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仔,亦因為這件事陷入抑鬱,不敢出街,我怕會再看到警察。」

但她仍願意站出來,指證警方不是乃係因為在受創之際,「我在報導上看到,一天內有三十多名手足被打示骨折重傷,我沒有辦法不站出來。」顫抖的聲音忽然清晰起來:「如果今日之後被黑警及藍絲清算,但可以令其他被警察打過(的手足)為自己、為香港民主繼續發聲的話,我會願意這樣做。」

DSCF1898

被港龍放棄的工會主席 17年的忠誠在政權面前微不足道

「我努力想去捍衛這家公司,但最後換來的結果是公司唔需要我,為的是什麼原因?是沒有原因,我得到的答案是『I cant tell you the reason.』。」施安娜(Rebacca),港龍航空公司空勤人員協會主席,服務港龍航空公司17年最後卻換來被無理解僱的下場。Rebacca 於記者會上親述被即時解僱之經過:8月20日隨航班從北京回港,原定再飛杭州,但在等候上機之時突然接獲通知取消原定航班安排,改為翌日工作狀態為候召當值。

翌日,公司代表召回Rebacca 到國泰城會面,並於會上出示3張社交媒體貼文截圖。Rebacca 向公司代表確認相關截圖出自她的帳戶後,隨即換來被即時解僱的答覆。而當Rebacca 詢問被解僱的理由時,公司代表卻回覆「Sorry, I can’t tell you the reason.」(抱歉,我不能告訴你原因。)

Rebacca 大學畢業後即加入港龍航空公司工作,迄今已服務港龍17年,與其他同事猶像一家人。17年間,Rebacca 經歷公司起跌,與公司風雨同舟,這次也不例外。「這次事件不單純是員工和老闆之間的對抗,希望大家可以站在同一陣線,對抗外間壓力,因為大家都希望拯救這家公司。」

中國民航局政治打壓航空公司已非新鮮事,這次將手伸到香港,意圖讓香港航空業界服膺威權之下。可惜的是,港龍航空已選擇向中國投誠,政治解僱員工。「我們從沒想過放棄公司,但公司放棄了我。」

隨著政商攜手打壓香港人民的情況增加,在警權無限大、政治打壓無成本的環境下,反送中運動的焦點已經由開初的要求撤回修例延伸至民間五大訴求,而今更擴展對制度及掌權者的反思。港女不是普通的女仔,香港人也不是普通人。微塵雖小,可積成世界。在時代的洪流裡,面對強權侮辱、威嚇仍敢於對抗不義的絕不孤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