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警方拒公開全份《警察通例》 執勤準則無人知

【本網訊】在最近的示威行動中,警方使用武力程度同行為,經常受到公眾質疑,公眾亦不知道使用武力的準則。現時警員紀律及行為的準則由《警察通例》監管,不過它並沒有公開全部內容讓公眾閱讀。

90年代中後期,當局曾經落實在每間報案室內擺放一份《警察通例》,供市民參考,但到了2000年,警方突然以阻礙辦案為由停止這一個做法。現時在警務處的網站上,只公開了部分章節。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自組織成立以來已關注這個問題:「1995年時,在立法局圖書館可以拿到全份《警察通例》,而且不止《警察通例》,還有武力使用準則,即是它們全部都能在圖書館閱讀,我們拿了一份。之後問政府為何不擺在其他地方,只放在立法會?問完之後,警署就開始擺放《警察通例》,如果無記錯,當年沒有特別原因要收起不公開的。」

「不久之後他們(警察)覺得有問題,就收起了一部分,自此之後就一直都收起,尤其是武力使用準則。聯合國酷刑委員會和其他機構都曾要求公開,但他們到現在都不做,即使去到聯合國的層次。」

前監警會委員:司法覆核難度高

前監警會委員、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指,《警察通例》是由警務處處長發出的通例,要求前線警員遵守,它不身不是法律,但對所有警員有制約性:「以前的確在殖民地時代,沒有《人權法》下,當時是不公開的,但今時今日文明世界的警隊,他們都知道守則應公開給大眾,讓大家知道執勤時用甚麼標準,也讓警員知道一定要跟這標準做事,否則人們可以投訴他、監察他,所以到了今日,我看不到有甚麼好的理由不全面公開《警察通例》。」

在任期內多次推動警方公開全份《警察通例》,不過都失敗:「在任期內多次推動警方公開全份《警察通例》,不過都失敗,他們總是說『我不是不公開,不過部分內容不宜公開,影響警隊的工作』坦白說,我做監警會時,看過他不肯公開的內容,不很特別,其實沒有很機密內容所以不能公開。」

「這就是整個警隊的文化,因為沒有其他權力制約可以迫他們公開,他們便一向不公開就不公開,我想是這因素。」

張達明認為,司法覆核警隊不公開《警察通例》的決定難度很高,主張通過監警會等平台,爭取警方公開全份《警察通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