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記者會手語傳譯Q&A:看不懂傳譯員的手語?如何以手語表達新的概念?

Q: 有網民表示自己曾經學過手語,但卻看不懂手語傳譯員所打的手語,又有海外觀眾表示自己看不懂記者會上打的手語。可以介紹一下不同的手語到底有有什麼分別嗎?

聾人傳譯員Aaron:我們使用的是香港手語。在不同的國家也有自己的手語,香港有香港手語,美國有美國手語,也有日本手語、韓國手語、中國手語等。可能海外觀眾看的時候會看不懂,是的,因為這是香港手語。就像口語一樣,有廣東話、英文、法文、西班牙一樣,大家都未必能明白全部語言,手語也是一樣。如果海外有些觀眾朋友曾經學過香港手語,就會看懂這次我們所打的手語;而如果他們從小到大只學其他國家的手語的話,那這次就可能看不懂我們所打的手語了,因為是兩種不同的語言。

如果集中討論香港這地方,可能有朋友會問「會不會有聾人看不懂我們所打的手語呢?」其實在我們聾人群體裡,也有一些不太一樣的手語詞彙及用法,這是源於以往我們有不同的學校會有不同的教法,也可能年長的跟年青的也會使用不同的手語。但最重要的是,聾人之間就算所打手語有些微的差別,我們還會看得懂對方的意思。

但如果說有些健聽朋友已經學過手語,可是看不懂我們所打的,那又是為什麼?首先我們想要瞭解的是,會不會教你手語的老師是健聽的,他使用的手語跟我們聾人社群的不一樣呢?如果是由健聽人教的手語,那他所打的會是我們聾人社群裡最自然的手語嗎?這就交給大家判斷了。聾人社群所用的自然手語有特定的語法,包括表情及身體的擺動角度,健聽人教手語的時候會不會也對這些元素同樣敏銳呢?

Q: 剛才有提過,即便是聾人群體間所使用的詞彙也有所不同,那在這次記者會的手語傳譯上,特別是一些以往聾人社群可能沒有接觸過的詞彙或概念,你們會怎樣處理這些詞彙或概念呢?

聾人傳譯員Jason:是的,其實這次也有一些專業詞彙是比較困難的。那我們聾健傳譯團隊在記者會前也有花時間準備,瞭解新聞稿裡的用詞或是這些特別詞彙。我們會先確保我們是不是都清楚瞭解詞彙的意思,再協調一個合適的手語表達方法。

聾人傳譯員Aaron:有時候,有些健聽傳譯員會跟我們說,這個詞彙我們沒有學過要怎樣表達,這時候聾健傳譯的合作就很重要了。有時候健聽傳譯員會向聾人傳譯員解釋詞語的意思,再由聾人傳譯員以最自然的香港手語表達出來。比方說,這次的記者會也有這種情況,當健聽傳譯員把手語打給我之後,我也要思考一下如何在詞彙或句子結構上調整,讓聾人社群最明白的所打的手語。

Q: 兩次民間記者會都有安排手語傳譯,而這次的確是有較多媒體把手語傳譯員也拍進畫面裡。你們對這有什麼看法呢?對於往後的記者會的手語傳譯安排,不管是民間、NGO 或是政府舉辦,有什麼期望呢?

聾人傳譯員Jason:之前第一次民間記者會的時候,我們也有留意到有很多媒體沒有把手語傳譯拍進畫面,這次記者會其實是有很大的進步,很多媒體也願意把手語傳譯拍進畫面。我們在記者會前也有傳紙條跟記者說,可不可以也把傳譯員拍進畫面,因為聾人的知情權也是很重要的。特別是這次我們也有跟安排這次記者會的人協調,他們建議我們站在發言的人後方,方便記者拍攝。我們留意到這次記者會,大家在意識上有進步,也提供了一些很好的提議。這些年來,我們留意到政府口裡說會安排手語傳譯,可能在意識上或實際行動上進步很慢,而且一直很多我們要求的改善也無法安排,經常說人手問題、資源問題,各樣藉口也有。我們覺得很不合理,你看看民間也能做到,民間也可以進步這麼快的時候,政府為什麼做不到呢?今日我們看到真的有很大的進步,很開心,我們很感謝各位記者朋友,也希望他們將來可以繼續留意傳譯安排,也把傳譯員拍進畫面。而且不少健聽朋友知道記者伯有安排手語傳譯,他們也會更留意整場記者會的各樣安排,也包括內容。所以手語傳譯不僅僅是聾人受益,而是整個社群也有受益的。

聾人傳譯員Aaron:我們最近到不同民間團體提供手語傳譯服務的時候,他們也很願意嘗試不同的方法,也有很大的改善。但政府仍堅持沿用舊方法,其實已經是很落後了。我們很想示範給政府看,其實民間也能做到的時候,政府真的責無旁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