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關注

溫柔起革命 不完美也是美——當一個「完美」的男同志

編首語:2018年開始,我們與香港(不是暴徒)中文大學社會工作系一個關於社區組織工作的學科合作,鼓勵一班準社工以參與式報導,走入不同的民間團體,了解參與在社會改革路途上的那些人,經歷怎樣的改變、如何理解自己的工作。

今年我們將部分高質作品刊登,這個系列裡面,有些受訪的團體或人物,可能大家未聽過,也可能是耳熟能詳,但無論如何,今次讓我們由這一班年青社工朋友的視角,開拓各位對於社會參與的想像。

我們也覺得這個時候推出這一些文章,對香港社會亦有更深刻的意義:在街頭抗爭以外的日常生活中,仍然有好多人在不同角落裡努力,當中有些成功,亦有些失敗。但這些努力並非要一面倒的歌頌,更是要看到大家在現實裡的無奈、爭扎、自我修復或充權的過程。


「大隻」?「「身光頸靚」?「中産」? 聯想到男同志 (圈內稱Member),腦海總是會浮現這些印象吧?表面上或許如此,但內裡的張力,身為圈外人的你未必了解。「男同志」不單單是一種性取向,更是一種身份,一種表現。訪問過幾位男同志,他們不約而同地說,「同志唔易做」。到底要成為一個完美的男同志,有多難?

難在面對的不單是社會的目光,更多為圈內人那些所謂的「必須」。外貌、體態、談吐,每一項都是對自身條件的評估。「我曾經穿著拖鞋和人約會看電影,他說我配不上他的身分,更謂即使碰見朋友都不會介紹我。」Kyle 憶述。「同志圈生態主要就是吃喝玩樂,不看樣貌、不看身材就不是member 啦。」他淡然地說。

這和圈內的交友文化息息相關。男同志大多以交友程式認識對象,打開程式,盡是帥氣自拍、賣弄腹肌的照片。大家都盡力在虛擬的世界「爭妍鬥麗」,強調自己的樣貌、身材,務求吸引更多眼球,讓更多人主動結識自己。

圖片1 (1).JPG

「我以前都會為勢所逼,練大隻去配合市場,現在不會再迎合了。不過,偏離『主流』時,認識朋友明顯地變得更難了。」Kyle說。

改變Kyle想法的,是一個男同志組織「HEvolution」。「HEvolution」即是「為他(He)起革命(Revolution)」。這個組織舉辦的活動有別於主流同志吃喝玩樂的聯誼,它致力籌辦注重身心靈健康的活動如瑜珈、靜觀及襌繞等,以破格的手法推動香港男同志的身心社靈健康。「我希望大家來到一個沒有社交壓力的地方。很多時候,男同志去到一個場合就是要表現自己,吸引他人,說話也點到即止,未必能卸下心防。在HEvolution的活動裡,大家可以做回自己,無論你是何種體態、外型都可以參與。」創辦人阿聰表示。

阿聰從事了男同志愛滋病教育和預防工作八年,其後遠赴加拿大修讀碩士。「我唸了一個公共衛生的碩士課程,學會如何以整全的概念去看待男同志的精神健康。」學成歸來後便和朋友創辦了HEvolution。「我希望大家能在HEvolution的活動中靜下來,專注於個人。我們可以聚在一起,來談談心靈上的種種。」

同志也是人

阿聰覺得,香港的同志組織,都是以解決問題為主,也就是「治標」。他想做的是「治本」,是要以人為本的。「以前做的工作可能就是預防愛滋,叫人用安全套,但其實有時心理狀況很影響一個人有多大意識去保護自己。很多時候,問題不是個人的,而是更深層的。」

圖片2.jpeg
阿聰思疑「香港很多同志工作只關心他們的病,又有幾多是真的把他們當作一個人去關心,去了解、去關心他們面對的狀況?」。

所謂的行為問題,他相信也可能受個人的心理狀況,甚至是自我形象所影響。不少同志受壓於圈內的單一審美標準,於巨大壓力下衍生出各種行為問題。「舉個例子,現在同志圈給人的印象就是很講外在。其實主流社會都是這樣,不過在member圈中會放大十倍百倍。」阿聰娓娓道來。

各種「標準」束縛住男同志,「男性的定形」是其一。「有時候member會質疑自己的陽剛味。社會上一個男人的標準是不可瘦,不可女性化。在同志圈,除了要做好自己,亦要做一個別人心目中的男人,因為我們除了是一個同志亦是一個男人。」阿聰無奈表示,圈內充斥着歧視和污名,「當我們說社會上的排斥歧視令人不安,但member圈的壓力卻更令人透不過氣。」

重新專注於自己

阿聰相信,只要重新專注在自己身上,便不會輕易受男同志圈的單一標準所束縛。因此,他開始於HEvolution推廣靜觀。靜觀教人把專注力放回自己,一呼一吸,一筆一劃,都由自己掌控,毋須受困於別人的審視。Kyle參加了HEvolution的活動約兩年,他認為學會靜觀有助加強自我認同,並教會他覺察自己的身體與心靈,「將自己從混亂中拉回來,察覺自己的情緒,以旁觀者角度去觀察自己的情緒。」他說,「不會再隨波逐流,不再屈從於圈內標準,找回自己真正想活好的生活。」

禪繞畫(Zentangle) 是練習靜觀的其中一種方式。Kyle初次接觸禪繞畫時,便愛上那簡單重複的圖案,以及箇中理念。禪繞畫著重欣賞每一刻的筆劃,讓雜念紛擾的心安定下來,讓身心回歸到一種愉悅的平靜,「思緒不會亂飛,整個人放鬆了」。他從中學會了欣賞自己的不完美,下筆的剎那沒有對與錯之分,「有時覺得有一筆畫得不好看,但完成後作品又出奇地變得好看」。原來一筆筆的不完美,也可以構成一幅幅獨特美麗的作品。

圖片3.JPG
Kyle 閒時會練習禪繞畫,在面對各種壓力時,禪繞畫成為他靜思和紓發的方式。

 

展示不完美

釋放自我的藝術媒介,除了畫之外,還有相片。

「我們想透過男同志的身體故事做倡議,以藝術創作和攝影方式呈現身體經歷。」組織「體・現」邀請七位男同志拍攝,展現自己最介懷、最不滿的身體部分,如四肢、疤痕、皺紋等,拍成照片並舉辦展覽。「希望他們能展露自己真實和脆弱的一面。真實的自己也可以是很美、很性感的。我們要對自己多一點接納,多一點自愛。」社工阿麵認為身體議題在同志圈真的很重要。

「圈內好多標準,要靚仔、要大隻。這種文化根深蒂固。男同志本身已要承受社會壓力,同志圈內還要再面對身體標準的壓力。」他們一開始在網上收集不同有關於自己身體的故事後再篩選,邀請部份人士參加藝術倡議小組。他們的相集,訴說著七個不同的故事,期望能在同志圈激起漣漪,傳播給其他男同志,讓他們反思「原來我們不一定要去追求圈內的標準」。阿麵期望他們能接納自己不一樣的身體。他亦期待着一天,性感與自信不用與「標準」掛鈎,每個人的身體都具有獨特的美。

「體・現」的參加者反應正面。透過活動,他們知道在面對群眾壓力和目光的路上不是孤身一人的,亦有同路人感受到相同的脆弱。同時,他們亦認為展示的相片具影響力。「希望逐步改變同志圈的文化,令大家知道不是只有一種方法去呈現美。追求完美的身段可以是我們的目標,但不是用來定義我們的價值。」

說到為同志爭取更好的生活,讓他們活出自我,我們不限於遊行、示威或從制度上出發。也許就如簡單地告訴他們, 「你不必努力當一個完美的同志」,已是一場溫柔的革命。

文:Nicole Yu, Jason Sze To

社工既為工作,亦站於不同社會問題的最前線,陪伴、關懷不同社群,亦與弱勢者同行抗爭。一班來自中大的準社工(社工學士、碩士學生)走進不同社會議題,以行動、書寫參與其中,成果於《基進報導》發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