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關注

馬屎埔到夏慤道 二十年的抗爭路

【本網訊】反送中運動持續至今,政府直到今日亦未有正面回應民間提出的五大訴求,更接連對示威者使用暴力。73歲的陳伯為抗議政府不公不義,7月3日開始於金鐘海富中心絕食,連日來多名市民到場打算勸退陳伯,但他仍堅持繼續絕食,迄今逾130小時。

「擊退」勸退市民 香港的未來值得我們永不言退

「他們關心我、擔心我,所以怕我撐不下去。我知道自己應該走到哪,也清楚自己身體的情況。為什麼我要繼續呢?因為我知道自己可以,所以沒有理由強行把我拉走嘛。我有魄力和意志可以撐下去,要為年青人做事!我擊退了一班又一班前來勸我離開的市民,自己繼續撐下去。」陳伯頭上頂著「為民主.為公義.絕食」這八個大字與其他幾位絕食者留守金鐘海富中心絕食明志,以血肉之軀對香港政府的麻木不仁作出最強烈的控訴。「為民主.為公義」六個大字擲地有聲,陳伯「撃退」眾人的理據也有理有節。

陳伯於金鐘海富中心絕食

這次絕食明志的行動由好鄰舍北區教會陳凱興傳道發起,陳伯7月3號當日從網上得知活動消息二話不說便從粉嶺趕到金鐘現場。抵達現場後清楚瞭解這次活動原因,陳伯馬上與發起人陳傳道商量,並決定加入絕食行列。「希望啟發年青人,生命很寶貴,不要輕生。鬥爭的道路很長,不要因一時迷失在旋渦之中,無法走出陰霾而輕生。所以我希望通過絕食,讓每個來探望的人傳遞一個信息給年青人:叫他們不要輕生,要珍惜生命。」

反送中運動持續至今,已有多名香港市民為捍衛香港民主自由不惜死諫。陳伯希望年青人知道抗爭並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實現的,所以我們要保持實力、保持旺盛的鬥志去長期抗爭。「為香港社會,為民主,為公義,長期地抗爭。這樣才能讓香港真正得到一個進步的社會,全港的市民得到一個民主、公義的社會。」

陳伯抱著對香港未來的期許以及對年青人關愛參與絕食,宣言裡載道:「雖然以遊行、死諫、衝擊控訴,冷血暴政仍然無動於衷。但香港人啊,請不要放棄,因為香港的未來值得我們永不言退!」

陳伯今年3月到城規會抗議地政總署要求村民3月8日前簽字交屋

新界東北發展前車可鑑 對港府毫無期望 

陳伯全名陳基裘,現年73歲的他是新界東北馬屎埔村的村民,「反送中」並不是他第一次投身抗爭行列。「我從2000年開始,一直受盡發展新界東北的折磨。我受過10年的法律長跑,終於在10年後勝訴,但事件仍未完結,政府在整個收地發展的事情上依舊存在大量問題。」

談起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陳伯不由自主地激動起來。陳伯多年來為土地公義抗爭,去年10月入稟提出司法覆核,指新界東北「510補償方案」對寮屋居民及農民不公,過往亦曾就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曾4次向有關當局遞交請願信、於財委會通過「510 方案」前夕通宵留守立法會外、因收地問題與業主對簿公堂接近10年。「但這次出來絕食,我自己很清楚是一件事歸一件事,所以我不會將東北的情況拉上關係。在這裡我可以跟大家順便講一下,但希望講的時候不要影響到現在的絕食行動。」

先是無情地踐踏新界東北的土地,再推送中條例摧毀香港的未來,陳伯親證著港府所做的一切。「我對政府是沒有期望的,也不期望他對我們有什麼眷戀、有什麼承諾。因為現在的政府,特別是這些所謂的高層麻木不仁,做事情一錯再錯。做事、講話,是說一套做一套。我對這個政府非常失望,所以決定絕食對這個政府的高層表示抗議。」

絕食逾130小時的陳伯聲線虛弱,但思路依然清晰。留守陣地不時有市民前來打氣,有市民問他待在這裡不會很熱嗎?他也只是笑說:「說不熱就是騙你的!」陳伯認為個人的犧牲是小事,但香港的整體是大事,所以願意盡自己的能力出來抗爭。

市民前來探望陳伯

「包括我,我也是暴徒!」

「100萬人遊行、200萬人遊行表態有意見,反映給政府知道,但作為政府、作為特首,為什麼沒有回應市民的訴求呢?為什麼嘴上說的是聽民眾意見,但說一套做一套呢?藉著這些事情,將群眾的聲音判定為暴動,將多數市民變成暴徒。其中包括我,我也是暴徒!」

陳伯說的是6月12日於立法會週邊發生的大規警民衝突,警方為控制場面使用了警棍、布袋彈、胡椒噴霧、催淚水劑、橡膠彈、手擲催淚彈等武器,並稱該次衝突為「暴動」。年屆古稀的陳伯面對高壓政府從不畏懼,從馬屎埔村收地到反送中運動都有他的身影,6月12日「暴動」當日陳伯也在現場。

「當日我在龍和道休息,和一些年長的老人家交談,突然間看到一群穿著黑色衣服、全副武裝的人向我正面走來。當時我意識到為了保障自己就拿起手機拍照,但是所謂的『速龍小隊』已經走到我面前。他們一直喝停我的拍攝,再用其他的言語阻止我。」

而這時,陳伯眼前「速龍小隊」的制服上並沒有該有警員編號。於是陳伯就此事呈交司法覆核,投訴速龍小隊身上沒有展示警員編號。「因為已經進入司法程序,所以可以說的就只有這些。」難得從陳伯口中講出的官腔,卻也是不爭的事實。連同馬屎埔村的案件,陳伯目前共有兩起司法覆核的案件在處理當中,現在加入絕食活動會不會對有所影響?陳伯說他們有三幾個人負責這些事情,決不會因為他的絕食就讓這些事情停下來。

抗爭的路還很漫長,但香港的未來值得我們永不言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