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吃子政權下的政治犯——大搜捕之際 訪東北613案抗爭者梁曉暘

【本網訊】2014年,立法會財委會審議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前期工程撥款,財委會主席吳亮星「強行剪布」直接進入表決程序。反東北發展計劃的抗爭者衝撃立法會大樓,事後共13人被判定非法集結罪成,判處社會服務令。律政司其後就刑期上訴,上訴庭覆核後改判各人即時入獄8至13個月。梁曉暘(Sunny),遭判刑的13位政治犯之一。

頭髮短了又長的他,訪問當天仍是一把長髮,他笑著說:「哈哈,只是還未剪頭髮。」參與社會運動之時他是一名註冊社工,如今他在廣告公司任職。看似殊途其實同歸,本著初心,不論走哪條路還是會一樣的沉實、堅定。

「上一代」的抗爭者

五年後的今日,反送中運動一次又一次刷新香港社運歷史的記錄。包括眾籌登報、讓路予救護車及佔領立法會會議廳的萬眾一心,也包括眼下的吃子政權全城搜捕,營造白色恐怖的威權手段。迄今已有52人被捕,年紀最輕的只有14歲,涉嫌非法集會、襲警、刑事毀壞等罪行。

「要逼到(他們)走上街頭,是對社會有很大的控訴才會這樣。也是上一代人,包括我在內的,有很多東西都做得不夠好,令他們要在這個年紀走上街頭抗爭。對他們來說我覺得有所虧欠,或許是(當初)能夠再做多一點,讓他們今日不需要走到這局面。」作為「上一代」的社運參與者、抗爭者,Sunny 如是說。

反送中運動伴著警方的全城搜捕持續進行,眾志城城卻又人心惶惶。Sunny 認為:「警察是有意識地製造恐慌,令大家看到身邊的人被捕或是自己被捕的時候,讓他們不敢參與後續的行動。不斷讓他們擔驚受怕,使他們需要在日常生活中躲避。但其實他們沒有做錯什麼,只是警方用一些很『拿渣』的手法,比如清晨上門讓你和你的鄰居受騷擾,用這樣的手段使他們再不敢為自己相信的事情站出來。」

IMG_2790
2014年5月至6月,立法會財委會審議東北發展前期工程撥款

初心不忘 路遙不孤

事過境遷,回想當時自己被捕之時…「整起事件走得很快,由衝撃到進入立法會再到警署,(被捕)那一瞬其實還未有很好的心理準備。」Sunny 續又說,「那段時期是世界盃,還在說打算回家看球賽,原來整件事可以發生得這麼快,自己也無法控制。」當年反東北案 Sunny 與在場幾名抗爭者由警察警察當場拘捕,與現在秋後算帳的拘捕有所不同。但對於可能即將要面對司法審判的抗爭者,他們有什麼可以準備的嗎?

「坦白說,沒有很多事情可以準備。在整個司法制度裡頭,律師團隊會提供最多的幫助。但首先來說,要不斷提醒自己當初為什麼要參與這場運動?沒有人可以說你是錯的,只有你自己知道本身的意義是什麼,沒有人可以否定你的本心。要時常提醒自己,是什麼驅使自己做出這個行為。」言行合一,當年Sunny 選擇以留長頭髮來提醒自己。要麼就等法庭判決無罪,要麼就等判決有罪到懲教署時才把頭髮剪去。「其實我是想一路提醒自己,我為的是東北的居民,並非一己私利。」

自我提醒的方法有很多,我們都要找到使自己堅定的一種。「其實身邊的朋友、家人和當時社運的戰友對我有很大的幫助。很多事情都無法控制,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要上庭、又要請假無法上班,身邊的人支持令我在整個過程都沒有很大的心情變化。」投身社會運動與掌權者抗爭,不論是當年的反東北還是今日的反送中,身邊人的陪伴對平衡情緒是很重要的。「如果家裡或者身邊的朋友不理解,我相信在社運的場合總有人和你在走同一條路,會相容易去理解你的情況。我相信仍然有很多人願意聽你的聲音。」

IMG_6055
613案在裁判法院初審時,眾被告被判社會服務令,當年Sunny仍披著長髮。

囚中鳥的日常 

「從一個比較宏觀的角度,你是在看一個不同的人之間的組成,收集在一個這麼壓逼的地方,人性必然會不斷出現。而在這之間你如何能夠持守(自己的信念)是一件很難的事。」反東北案最終雖上訴得直,但司法程序甚為耗時,Sunny 在牢中待了接近五個月才看見終點。他眼下的監獄是社會的縮影,爭論或是被批評都是必然會出現的事情。「很多人會跟你說,這樣做是沒用的。而他在講這番話的時候,你無法選擇先離開一下,因為在整個刑期裡你都要與他共處。而你可以做的,就是嘗試與他談一下,有些人會接受有些不會,但是都沒關係的。就當是將自己的意念講出來的時候,自己也會更堅定。」

Sunny 當時被囚在壁屋監獄,日常是持續而重覆的作息,起床、早餐、勞動工作、午飯、休息、晚飯… 「在獄中可以嘗試為自己定下一些目標,可能是每月看10本書、每天跟不同的人聊天、或是每日學10個生字。不要在蹉跎自己的時間,這個政權就是在裡頭消磨你的意志,千萬不要。」的獄中三件事是寫日記、鍛練身體和看報紙。「要用文字去記錄自己的情緒,因為獄中不是每個人都聽懂你的話,也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和你聊天,很多時候都需要面對自己的情緒。」鍛練身體也是很重要的。獄中衛生環境及藥物配套欠佳,生病後不容易康復。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每天都要看報紙,盡量讓自己和社會不會距離太遠。很多朋友都會寫書信告訴我外面的情況,自己也希望留意多一點社會時事。」Sunny 苦笑,人生從未完整看完一份報紙,但在獄中他每天都看完一整份。

DSCF0423.jpg
被釘社工牌的Sunny,現時在廣告界任職

推石頭的人 「我們犯的是法,不是罪。」

拘捕、審判、刑期覆核、入獄、保釋、上訴… 接近4年的官司糾纏,近五個月的牢中生活,被司法制度輾過一次又一次,要如何保持自己的理念?「我經常跟自己說,我們犯的是法而不是罪。法律是人定的,法律是有很多漏洞的,而人也有很多的不足。不要因為一些繁文縟節令自己的理念受到打撃,即便是有感覺乏力的時候,沒關係,先讓自己休息一下。」Sunny 強調,相信自己做的事情沒有錯是很重要的。「這個過程的確很漫長,也必然要接受事實就是司法過程是很長久、很消磨心智的。在過程當中如果感覺疲憊,覺得迷失是很正常的。人有不同的情緒,一定也會覺得辛苦。要時刻檢視自己的狀態,不要害怕跟別人說自己軟弱的地方。」

這些年間香港社運面對一個又一個的挫敗,5年前衝撃過後新界東北還是如政權所願地發展,今日香港200萬人上街遊行過後政府還是無意撤回送中條例。投身社運就像是現代版的西西弗斯,我們不停地推著一塊巨石上山,到了山頂,巨石又滾落下來。「不論是投身什麼類型的社會運動,你的參與必然會有人反對。這是事實,也不是所有人會因為你的說話而改變。先要接受這個事實,就是你無法改變所有人,但千萬不要改變自己。」在目撃制度施行暴力,搶劫無權者之後,Sunny 覺得堅持本心還是最重要的。但同時也要認清事實,就是你無法改變所有人。

眾人都認為再也沒有比西西弗斯更徒勞無功、沒有希望的勞動更可怕的懲罰,卡繆卻認為西西弗斯是自己生命的主人,因為他儘管知道黑夜沒有盡頭,卻還是想看見。「因此他繼續走著,巨石也繼續滾動。」當我們洞悉社會的荒謬,選擇堅守人性與之抗爭,我們就應當相信西西弗斯是快樂的。「這塊巨石的每顆細沙粒,夜色中這座山每一塊岩石的光芒,都是一沙一世界。通向山頂的奮鬥本身,就足以充實人心。我們應當想像薛西弗斯是快樂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