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反送中七日夢 — 悲觀地積極

6月13日:教育為何?

6.12過後,除了三罷的呼籲,更多是香港人的傷心和憤怒。一早就看到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致全港學校校監 / 校長的信件,內容提到「教師在任何情況下均須履行職責,緊守工作崗位…… 若個別教師在工作時間未經學校批准而缺席,或沒有履行職務,學校須明確指出有關行為實屬不當,並應當按相關資助則例、僱傭條例及校本政策處理。」實在是製造白色恐佈,亦令教育界蒙羞。

正如教協聯署聲明所言,罷工乃基本人權。而所謂的履行職務,就是應培養學生成為世界公民,但世界公民不只在書中、紙上,更大的課室是現實世界。原來學以致用,一直只是口號。

在這個時代教書很艱難,傳播理想,又怕年青人最終失落;行事現實,則扼殺創意與生命力。光看語言,這場運動,本身已是一場很好的教育。Suspend還是withdraw?暴動還是不是暴動?不是政權說了算,並非權力說好就好,不好就不好。最根本的詰問,就是瓦解每個字詞。語言是思考,思考就是語言,一切最終離不開語言。屈辱由此,公道亦由此。

語言,有力量亦可怕,一句空洞的言辭,就可以抹殺晒所有細節,例如一定係年青人衝動,卻無視其實也有不少很理性的年青人。又例如呼籲別人理性,但明明不講理的是政府,亦正是理性告訴我們:世界不應該如此不合理。

所有事情都需要有個說法。「Can’t find the right word 」,或許比厚顏的言之鑿鑿還好,至少瞥見心虛。教書或許不是最重要,教人識破謊言,活得磊落,看穿「理所當然」,鑿破看似「天經地義」的事情、「係咁架啦」,或許是臨近極權的更好準備。

62D54644-887D-408D-96ED-4BE0A6EC4B0B

6月14日:稚子何辜?

台灣的朋友異常關心香港的情況,不斷詢問,也給予暖暖支持。是的。身心俱疲。就算不是每個活動都在現場,不斷在各大Telegram、WhatsApp 群組或各種頻道追趕著現場的最新狀況,被各種謊言轟炸,被各種荒謬襲擊,無疑也夠讓人情緒崩潰。

只有一天號召的「媽媽反送中集會」也有數千人出席,晚上努力把訪問錄音變成文字稿。媽媽與非媽媽都被年青人感動了,也同覺得警方使用過度武力,並且認為政府官員失職。光是師奶聯署、媽媽集會,足見號召力,女性在社運中常成為攻擊對象,是次動員必成為日後本土性別研究的好個案。母愛,從來都是不容忽視的力量,整場運動其實都圍繞著一城的未來、年青人的未來,那當然是母親關心的。

6月15日:遍地開花

下午先是到了社福界反送中聯席辦的講座,出席的有許寶強博士及吳靄儀大律師,分別提到幾個重點:修例本身惡劣,但這種推修例的過程更惡劣,不可習以為常;任何文明社會均不接受警方過份武力;人道基金的成立;民眾的進步,分歧收窄,較能接受多元抗爭方式;成立調查委員會的重要性;主流電視媒體的失實報導等等。在場有不少到過6.12現場的市民發聲,連退休的消防員也對警方暴力執法看不過眼。而有一點大家公認的,就是香港人仍保持一點天真,喜歡真話,不只計算利益,對自由、公道的重視等,這些都是刻劃香港人的重要元素,需要我們持守,才能壯大我們的公民社會。

晚上就嚮應朋友號召的社區放映,還真是頭一次擺街站,原來一點也不易,由設計、文宣、挑選播放的影片、租發電機、印傳單張…… 還需要一點「厚顏」。

當晚還憂心著,大家會不會因爲特首說暫停修例工作而不再上街遊行。不過大部分經過街站的市民都表示明天會上街遊行,還有人送來一點物資。此時,處處都見自發派傳單的熱心人士。在疲憊的一天完結前,還得悉令人傷心的消息—年輕早逝的生命。

DSCF2906.JPG

6月16日:眾志成城

汲取上次的經驗,今天只能更早的出發,12時多港鐵站已滿佈黑衣人群。連身邊平日不談政治的,今天都走上街。事後不少朋友、學生跟我說,他們都是「首遊族」。以往覺得在課室談身份認同、社運有點難,今次他們在街上定必有更切身的感受。

夢中,人潮不斷,隊伍只能緩慢前進。停下來的時間,有人播放音樂,大家隨即又唱起「今天只有殘留的軀殼,迎接光輝歲月,風雨中抱緊自由,一生經過彷徨的掙扎,自信可改變未來,問誰又能做到?」好感動,傘運後從未見香港人如此團結,樂見比上一次更成熟的公民。忽然身邊的Auntie 請我食糖。其實大家不過想要一個這樣的社會,會share共同價值,會關顧別人、弱勢,有選擇有自由。

看見大家身上的裝束、手上的標語,創意無限,足見一個城市的活力、苦中作樂的修行。姑勿論是否真正的政治覺醒,以及關注的持續性,這還是大家樂見的,關鍵時刻會走出來反抗的人。所謂的「零度動員」,令人深深明白資訊自由的重要性。

七八時左右,想不到,五年後,佔中的畫面重現。有放映會、有音樂、有藝術表達,百花齊放,是次運動也見比傘運時有更多經驗及互諒,因此出了「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等說法。至於「Be water」的說法也印證了香港人共有的特質—靈活多變。

除了修例的切身與政府的制度暴力之外,一個動員力強的深層次原因,是在當代社會的原子化下,孤寂的個體其實極其需要公共生活與實際的身體經驗。或許,最理想的公民課不在課室。

Untitled-1.jpg

有散有聚,但還是忍不住再一次走上那條橋,多留一會,暖心。

多謝各記者、議員、所有香港人在夢中的付出與辛勞。

又累又長的一個夢。

寫於未見大型活動、稍事休息的6月22日,仍見坊間各種討論和後逐運動此起彼落。

樂觀,就不用積極。

正是悲觀,才更積極。

因此繼續悲觀。繼續積極。

共勉之。

(二之二)

文:某 發夢中的通識科老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