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手記

我們經營著理想中的媒體

記得以前返學某tutor問,覺得社會亂好還是平靜好?他的答案是做新聞,亂世才有機會發圍(冇吹水,樹大新聞系同學一定估到係邊個講)。之前常抱怨like數唔夠,讀傳理系的人也會很清楚,只要在這兩星期求其出啲警察打人、催淚彈,冇一千都至少升五百,又或者至少有些能令人廣傳的片段,起朵係時候。

最後我們還是同平日沒有兩樣,同聾人一齊做live,幫社福界罷工記招做live,拍攝村民在反送中的經歷,寫了幾篇東大嶼乜乜乜,同埋反送中乜乜乜,但反送中的抗議,仍然未有片段見街。

其實這兩星期也拍了很多畫面,除了橫洲村民被警方阻撓進入立法會的口角片段,基本上也沒有公開過其他畫面。一來是,我們不覺得我們手上那些畫面攝下了關鍵的時刻,二來是我們不想運用這些畫面僅僅作為「我置身現場」的依據。

這一點很容易讓人誤會:那是不是所有將開槍射彈打人片放上網的都是呃like?當然不是,各個大小媒體在兵荒馬亂之際拍下重要的記錄,也證實了很多警方濫權的說法。每個媒體都有其定位和功能,另外就是要視乎取得報導的具體內容而決定。其實今次很多主流媒體、網上媒體都做得很稱職,包括我經常批判的某家炒稿媒體(但既然你哋都可以做得好好,平時可否都自己出下去呢?)

DSCF2726.JPG
與聾人力量合作的特備直播節目

我要講的呃like,正正跟上述情況相後相反:因為我們拒絕使用記者證,沒有更好的角度去拍攝那些畫面,加上在群眾中要閃避人樣,最終我們所記錄的畫面,大多也已經在主流媒體、個人facebook曝光。如果我們依然要將這些既可能影到抗爭者臉容、又不比其他媒體清晰、不是獨家的畫面曝光,這就完全是呃like的行為了。所以我們在運動早期已決定,不會即日、即時製作和公開抗爭現場的畫面,除非那些畫面能證實有嚴重侵犯人權或過度暴力的情況。

真實的人性是,有好幾次想輕輕sum up即日的抗爭畫面,衡量點是,今日呃一百幾十like,他日報啲小行動都多一百幾十view。但最終仍是決定放棄,唔出。作為非主流媒體,除了視角上、立場上的非主流,我們更要問清楚自己,要做每一條片為乜先?其實一出到街,大家見到無料到,目的就昭然若揭。更甚的是,為了一百幾十like,令到有人要因為暴動罪坐幾年,點揹得起?

所以我必須感謝團隊的理解、支持拒絕即時發放現場片段的決定。

最後我們仍然跟平常一樣,做著最平凡的報導,帶有情緒地記錄事情的經過,跟那些平凡裡的平凡人一齊在街上渡過了幾天,當大家對關鍵詞疑惑時盡力搜集資料整合。

我是不會自嘲說因為這種所謂的「節制」冇左幾多like and share,因為上述的工作模式和思考,就是我們一直追求、想參與和經營的媒體狀態,告訴我們為數不多但位位重要的閱聽人,到底「三讀」如何發生?「不反對通知書」是甚麼?聾人在這場運動中的位置又是甚麼?

由6月9日至今所有政府舉行的記者會都不設手語傳譯,這一點實在需要抗議。我們有時會為聾人團體提供直播技術支援,補充政府不足;有時他們自己製作傳譯,我們給予意見。這裡想引伸一個關鍵位:我們不只是運動裡面記錄影像和文字的載體,我們做手語傳譯、抗議林鄭開記者會無手語傳譯、直播小團體記者會、報導橫洲村民繼續抗爭和東大嶼提交財會的消息。我們不是自嘲,而是告訴各位:«基進報導»是反送中運動的一部分,我們是大家的一部分。

(聾人也是大家的一部分!「土炮」傳譯做得好,不代表政府就可以卸膊。政府新聞處自6月9日開始,沒有為任何一個政府官員的講話和記者會提供官方即時傳譯,新聞處明顯失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