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晚上衝突 13點觀察與回應

雖然寫了好多觀察(還有更多),但我想最後最後留低多幾句,抱歉不能在一時三刻組織一篇文章:

1. 土地正義聯盟今日無街站、無籌款箱、一蚊都無籌過,我們日間大部分時間都在與警方理論要求開路,以及代大會在糖街指示出口位置。(我們沒有參與民陣的討論和決定)我不知其他團體的做法,但大部分民間團體的同工都沒有遊行完去數錢,至少我認識的,大多數晚上仍在金鐘

2. 速龍小隊同防暴警察應該等左好耐終於有得出嚟打人,殺紅了眼,都唔講有冇出手,講野串咀一定打/拘捕,好似落閘放狗咁見人就打,講嘢極咀賤

3. 今次遊行很大部分人都是「首行族」,完全沒有參與社會運動的經驗,他們連在立會門口靜座的非暴力行動都不認同。即使人數多,但老人家、家庭也很多,如果想他們理解成件事,似乎很困難,當然也要盡力解釋

但要他們完全進入我們平時討論的思維,又是另一個境界,只能說,改變人心實在很難。夜晚未到10點,很多人已經用腳步投票,離開金鐘,當中很多都是「年輕」的臉孔

4. 留守人數之少,除了尾班車,另一個原因是只有一、兩個人夠膽拎咪叫人留守,可能是考慮到佔中案後,「煽惑」一些行為比行為本身會更重罪

但今次首行族多,無論是否大台/民陣/獨派/左翼的呼籲,他們點都會聽一聽,可是只有絕少數人有勇氣拎咪呼籲其他行動,這就很難避免人群的消散

5. 我是認同直接行動的,只是在去組織化、中心化的社運裡面,也很難要求前線做野的人能完整地思考自己行動的意義和方法。例如如果想擋防暴隊而放鐵馬陣,我還是比較難理解;又有些情況是有人堆了鐵馬,然後又有人無啦啦拉走,拉走的人也不知將鐵馬搬去邊;當然這可能是我問題,是我無法用他們的思考方式設身處地

6. 其實留到最後的人,已經沒有行動「和唔和平」的討論,和理非的人一早走了,反而在沒有人阻止衝擊的時候,卻進退失據。得罪講句,可能有些朋友,有人阻止自己去衝、有比較出現時,會容易啲諗到自己應該做乜;但當沒有競爭對手時,真係放手畀你做,又唔知點算。這算不算人之常情?

7. 今日不止一次見到有人企在高位煽動人衝,但自己躲在後方,自己唔衝。我永遠尊重言行合一的行動者,但如果只是匿埋冷氣房、大後方指指點點、推人上前線自己走左去的話,不了

8. 今次有些同學第一次上街就被捕,相信罪名也不輕,請公民社會務必支援

Clip0575.00_01_02_24.Still002

(再補充多幾個觀點)

9. 我覺得所有要準備做(任何)行動的人都要有心理準備,你做到幾盡,政府都不會有讓你成功爭取的機會

300萬人和平示威不會,佔馬路也不會,打警察也不會

10. 不是要撥冷水,而是要由這點開始再思考自己點樣行動。聽起來好絕望?但這是「威權」/「極權」社會的現實,我們仍要行動,但要先認清現實,以(1)作為思考的前題

11. 韓國在轉型正義後有幾部電影都有睇,但如果有留意到年份,就會見到«逆權大狀»(釜林事件)、«逆權司機»(光州事件)都是發生在1980年代初,只有«1987黎明前的時刻»是講述由軍政過渡普選政治時期的變化

這裡想講的是,黑夜已經來臨,而且不會短暫,«1987»片尾警察打人的片段,同今日香港警察差不多,所以很可能有排捱,而且好可能不止七年。睇睇馬來西亞,聯盟/國陣執政了足足59年

12. 有朋友講警察的鎮壓是六四級,這我認同,甚至我也會覺得之後幾年,警權將會被無限擴張,政治警察會出現,郁啲就會出宵禁令,政治犯會在警署被被虐待、迫供、性侵犯、無理拘留、人間蒸發,白色恐怖時代會來臨,然後更多人會歸邊

13. 但即使如此,每一個時代都會有人繼續一如以往抗爭下去,直到最後一個人消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