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對家出招愈賤格 公義愈需要表態

不安、燥動、顯然易見的蓄意造謠,無論是安放罪名在反對者身上,還是恐嚇大家不要上街,這種氣氛,令人緊張。

星期日發生衝突的機會很大,有可能是警方阻止市民由中途入隊、有可能是有人混入隊伍中搞事。即使民陣不會在不反對通知書的範圍內升級,但也可以預期必定有群眾會在遊行後繼續自發行動。

要求極之龐大的人群去聽從或不聽從一個「大台」指揮,先不理其他因素,操作上也完全不可能。但今次遊行將會有更多比雨傘素人更素人的市民上街,如果想他們繼續留在運動中,他們如何理解警察的鎮壓、如何再向更多未有上街的市民解釋,實在關鍵。

由昨日立法會保安完全是謀殺式抬走許智峯和朱凱廸、以至今日兩宗超假掟汽油彈事件,對方賤招盡出,而且會愈出愈賤。可以預期必然有反送中陣營的人,被冠上各種罪名被拘捕。上街之後,政府同建制派依然企硬強行通過,市民氣餒之後,再趁火打劫,推出更多更過份的議案、撥款。政府即使強闖、甚至流血,在中央鷹派掌權的現實下,反而更能體現林鄭的鐵腕辦事一面,領導人更為放心。

尤其是即使世界局勢怎變,但多年來國際社會對香港的取態大家心中有數,甚至當國際社會有反響時,中共會更不顧一切提早收回更多管治權。這幾年我們看到,國際社會介入其他地方的政治爭議,實際上也起不了甚麼作用:人民推翻政府當然會拍拍手掌,社會運動或起義被鎮壓,也只不過是稍微譴責,頂多派架軍機戰艦在附近兜個圈。

聽起來好頹,但社會運動從來都是在無可能裡面,尋找可能、尋找希望。其實公民社會裡的各位,也一直在從事類似的工作,那些希望貧窮消失、迫遷欠薪不再發生、我們希望追求的理想,在資本主義社會裡,本身很難實現。但風愈大路愈要走,明知不可為而為知,社會運動的意義,永遠都是在於付出,而這些付出是為理想而做。連駱應淦大律師都話:有時做人嘅嘢唔係咁理智、有用先做,抒發下自己的情緒都好。

無人知最後修例會不會撤回,但今次的動員和反抗,大家面對鎮壓的威脅、司法的壓迫、愈來愈貼身的恐懼、被監視和跟蹤的生活,社會運動的成本已經超出過往我們的想像和理解,就是要看香港市民,看公民社會,對你要爭取的理想能付出幾多。或者至少,公義當前,一定要表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