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回到最初 三百人安素堂悼陳錦康

【本網訊】工業傷亡權益會昨日為月初逝世的總幹事陳錦康舉行追思會,地點正正是工權會當年成立時辦公室的所在地安素堂。除了家屬代表,多年來的工運戰友、工傷意外家屬、工權會不同年來的同事,亦在台上懷念「康仔」生前種種。

陳錦康的六弟陳錦添憶述,他們八兄弟姊妹生長於大家庭,有幾年在百多呎的房子裡生活,那時樓底很高,康哥設計了一張四層高的碌架床,叫弟妹刨木、揼釘,只花了四五天時間,就完成了整張床的設計:「就算我之後參觀了朋友的家,或者家具店,都未見過這樣的設計,他是很有領導才能。」陳錦添讚揚他是一位聰明、而且統領能力很高的哥哥。

在工委會年代已經與陳錦康相識、資深工權會幹事梁金愛回想往日與康仔共事的畫面,除了公事,連與丈夫拍拖,都會詢問陳錦康的意見:「以往與康仔做義工探訪,在走訪木屋區時,康仔都會走在前頭,如果有野貓、野狗他亦都會一馬當先幫忙擋開。離開時他更加會送我到車站,因為他害怕我不懂回家的路。」

媒體人反思 工傷報導是消費還是捍衛公義?

在追思會中,追憶者不約而同都提起陳錦康對傳媒消費工傷人士的憤怒。資深傳媒人、前《香港01》總總輯龍景昌1977年在荃灣青協成立「時事組」時認識陳錦康。「在這個世界有兩種方式去觀看,一種是抽象的方式,就像政府某些人的眼中,所有事物都是數字,加上現時大數據的流行,工傷工人只是個案。但他相信在康仔的世界,人是有血有肉的,這些人有不同的國籍、生活、親人和感覺……當你(傳媒)舉起相機時,當你描述這些新聞時,你對他(工人)是一個採訪對象,是一個個體、一個人?還是你只是剝削他?還是你只是消費他?」

編著過工權會兩本書《工殤》和《在微塵中打拚》的李瀅銓認識陳錦康廿多年,她對她來說康仔是一個重要的啟蒙老師 :「有一次寫了一些關於工傷家庭的故事給康仔過目,內容是一個工人因為爆炸意外而離開,這位工人以前每天早上都會吻他的妻子以及與他妻子牽手,才會外出工作。康仔看完故事後,跟我說想清楚這是否最好的版本。當時我疑惑地想,難道吻和牽手都不能寫這麼保守?原來不是,康仔認為如果由家屬的角度去體會,可以感受到當家屬再一次看見這個情節時,可能會勾起他們刺痛的回憶。」

追思會完整重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