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缺資源文獻誤解多 蒙古唯一性小眾資源中心成立十週年

【本網訊】在有完整選舉制度的台灣,成為首個容許同性婚姻的國家,寫下同志運動的新一頁。然而在普遍保守的亞洲國家和地區,同性戀仍被多國視為禁忌甚至違法,例如婆羅洲上的汶萊早前才因受到國際,撤回要將同性戀者施以「石刑」的刑罰。

而即使是似乎比較民主的日本,也要到2018年才通過歧視同性戀視為刑事的法例。在沒有完整選舉制度的香港,這些立法或制度變更的目標,就更遙不可及。在東亞另一個相對比較民主的國家蒙古,在2007年亦立法確定同性戀性行為合法,不過這個議題在當地仍然是十分新興,社會同同性戀的認知亦十分少,民間亦極少團體關注相關議題。

Dorjjantsan Ganbaatar是當地第一個、亦是唯一一個關注同志人權的民間組織「LGBT Centre」的健康項目經理,他們的辦公室在烏蘭巴托市區的舊大樓裡。除了各式各樣的書籍和文件,辦公室的一角放置了一個蒙古包的骨架,縛上了六條顏色絲巾。

「有些人說蒙古沒有同性戀者,我們希望用這個國家的傳統建築,告訴大家我們都是蒙古的一份子。」

DSCF0968.JPG
LGBT Centre 出版書籍

多次註冊被拒 辦國內首個同志遊行

LGBT Centre 在2007年成立,在2009年才成功在蒙古合法註冊,在此之前,當局以「與蒙古傳統習俗衝突並且會給青少年做錯誤的示範」為由一直拒絕申請。在烏蘭巴托的服務中心,主要為當地的性小眾提供法律意見、提供健康資訊和心理諮詢,也倡議對同志友善的法案和政策。

「蒙古性小眾的情況仍是很困難,性小眾與大眾的區隔仍很遠。蒙古以往是共產主義國家,在1990年民主化後,很多社會議題尤其是性小眾同志關係、性別認同等在蒙古社會都是新議題,同時這些議題也十分少資訊,所以蒙古社會對性小眾議題的認知和行動不多。」

Dorjjantsan指該國超過8成的同性戀者都沒有出櫃,因此同性戀議題在當地未受到重視和關注。跟大多數國家一樣,蒙古國內的宗教團體有一定反同勢力,國內亦未有公開出櫃的同性戀名人。另外,以蒙古語撰寫、關於性小眾的書籍和文獻亦不多,主流社會對性小眾的誤解、歧視,亦威脅性小眾的人權。這二十年來,針對性小眾的暴力和性侵犯行為屢次發生,到了2015年國家大呼拉爾(國會)修訂法律,禁止對不同性取向和性徵的人發布仇恨言論,並在翌年生效。

雖然相對其他國家立法較早,但Dorjjantsan說,公共機關如政府和醫院的工作人員,都對這條例認知不多,職場和校園針對同性戀的歧視行為亦未有中止。即使立法通過法例的議員,都因為資訊不足,對同志社群的認知不多。

他們未來的目標,是出版更多以蒙古語撰寫的報告同書籍,除了延續2013年開始舉辦的同志遊行,亦希望為性小眾社群進行口述歷史的記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