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漁村到中央 蔡依霖的新村改革——專訪馬來西亞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長特別事務官

【本網訊】2018年5月9日,1400萬馬來西亞選民,用選票將執政61年的國民陣線趕下野,希望聯盟挾改革的呼聲上台執政。

一年之後,我們走入馬來西亞一條百年漁村,有好幾家海鮮飯店,還有賣海產手信的小店。再往裡面走,幾乎每家每戶都在曬蝦餅。但大家都不知道,安逸的生活能否持續。

華人新村的土地問題

馬來西亞巴西不南邦漁村,是其中一條華人新村,新村是馬來西亞華人聚居的村落。1950年代,馬來亞殖民地政府為了阻止華人與森林中的馬來亞共產黨游擊隊接觸,將散居在郊外華人集中起來,設立的一系列華人集中定居點,這些定居站慢慢演變成今日的型態。

然而,這些新村面對很多問題,尤其是「定居點」並沒有地契作為居住的保障依據,在馬來西亞急速發展下,新村居民就可能面對被地產商迫遷的問題。2017年,我們報導過吉隆坡甲洞占利新村的縱火事件。當年馬來西亞政府將土地批給私人公司採石,但土地範圍裡仍有人居住,於是公司與居民口頭協議,在批給土地的範圍邊緣撥地讓居民起屋、耕作。

DSCF1396.JPG

當採石權終結後,公司打算將土地改作多層式住宅大廈,於是就提出賠償以換取村民離開,但金額不高、亦未有處理居民安置的問題。由於公司持有土地地契,於是決定將村民告上法庭,指他們「佔用」私人土地。

這情況與香港的寮屋聚落如橫洲、新界東北,以及台灣的大觀社區、馬崗部落類似。巴西不南邦亦面對同樣問題,沒有業權、臨時地契的村民多年前眼睜睜的看著政府把家園賣給發展商,問題多年未解決。

巴西不南邦的村長向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長特別事務官蔡依霖描述情況,在她跟進的新村當中,這些迫遷案例已是見慣不怪,承諾回到吉隆坡繼續跟進。

對於重置的方案,她心中沒有答案。全馬來西亞現時約有600多條華人新村,歸蔡依霖管理。蔡依霖指,以往為了發展,馬來西亞有不少新村被賣給發展商,村民連臨時地契也沒有,大多數只有三個結局:政府向發展商買回土地,但蝕很多錢;政府覓地為村民建新村;村民被發展商趕走。

DSCF1403.JPG
蔡依霖與新村村長

扎根社區到走入「熱廚房」

大學時期的社會運動,打開了她的從政之門:她2008年加入隸屬希望聯盟的人民公正黨,2013年擔任霹靂州十八丁州議員,在當時國陣主導的政治中,為公正黨取得一席位。

「過去我有五年來十八丁做州議員,但我很少這樣叫自己,通常我會稱呼自己做community planner,因為如果我說自己是議員,很多人不會跟我講真話。但很多時候真正可以讓我們累積驗的,是從社區開始。」

去年大選,馬來西亞變天,一直被視為反對派的希望聯盟,打破國陣壟斷政壇超過20年的格局,成了執政聯盟。但同樣的結局沒有在十八丁州出現。上屆政府在大選前,重新劃分了選區,加上原先為盟友的伊斯蘭黨倒戈相向,蔡依霖在選舉中,以大約300票之差輸給巫統(國陣內的最大黨)的候選人。

這卻是她加入政府的契機。同年7月,蔡依霖受到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長祖萊達的邀請,擔任房地部長特別事務官。由於她在任十八丁州議員期間發展生態旅遊,遊客絡繹不絕,在當地擁有很高民望:村民在她落選後收集了3000個簽名,希望蔡依霖能夠繼續留在社區服務。由於工作性質讓她「落區」接觸新村村民,也能夠抽時間回到十八丁,她接受了這份工作。現時她每兩星期都會回到十八丁,處理民眾的訴求。

她覺得州議員和政府官員的工作,本質上沒有太大分別,只在十八丁的工作比較集中,只需要集中服務該地人民,服務也許能夠做得更加深入,看政策的角度會以那個地方為主;而在政府工作,政策要看得宏觀一點,但也要不停走訪社區,了解人民需要甚麼。

圖像中可能有7 人、微笑的人、大家站著
布城新村領袖培力大會(新新村)

選舉和地區工作

但現實是,比起地區工作,大家對選舉的關注遠超地區工作。這些工作,又有多少人看見?

「馬來西亞已經改朝換代了,但我們整個社區的力量未有解放出來,這就是為甚麼我們現在會更認真覺得,過去我們沒有做好社區組織。」

蔡依霖現時在中央政府的職責,除了嘗試解決新村的土地爭議,亦希望鼓勵新村年青人和建制建過社區營造的過程,促進地區自治。馬來西亞換政府後,由於政權機關架構龐大,由中央到地區大量公職如部門官員、市議員(現時為委任,未恢復直選),需要大量年輕力量或黨外力量支持。然而不少加入政府的新任公職人員,未必擁有豐富行政經驗。蔡依霖的部門,其中一個重頭活動,就是在今年4月在行政首都布城為新村的組織者們舉辦大型的培訓工作坊。

蔡依霖指出,十年前社會上對於反政府的聲音愈趨高漲。當時所屬在野黨的希望聯盟有愈來愈多年輕人加入,他們力推專業人士,如律師、工程師、醫生等出來參選。可是,他們沒有地區工作的經驗,即使政治光諧相近,但彼此對發展有不同的感覺。蔡依霖認為,他們不了解社區要甚麼,因此普羅大眾會覺得他們距離很遙遠。自大學時期參與社會運動,蔡依霖便不斷地接觸基層和街坊:「我對社區的態度由接觸基層開始,做過社區工作,接觸了基層是不同的」

唯有扎根社區,才會切實地明白當地的人民需要甚麼。做了社區工作,才會明白基層的需要:「選舉不是一個結束,地區工作要一直做,是恆常工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