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盲人工廠搬遷未與工友溝通 工友爭決策民主透明化

【本網訊】位於土瓜灣木廠街,56年歷史的盲人工廠重建在即,一班盲人工友、庇護工場工友,不滿盲人輔導會在未有充分與工友溝通下,打算將盲人工廠及庇護工場在重建期間搬遷屯門,又打算減少部分工種,直指盲人輔導會決策不透明。

今日(4月17日)盲人輔導會舉行諮詢會,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香港失明人協進會及張超雄議員辦事處發起行動,在會場外請願及集會。參與行動的不只盲人工友,亦有部分是庇護工場學員。有學員和家屬投訴,會方多番打壓學員表達意見,又向家屬施壓,有家屬向到場的社署代表直接投訴。

黃昏時,學員在立法會議員陪同下參與諮詢會,多位市民在場外聲援。有發言者指,外國的庇護工場以僱傭關係聘用殘疾人士,但香港的庇護工場普遍並非以正式僱傭關聘用工友、學員,每日津貼及交通津貼加起來只有大約60元(基本津貼只有26元)。他們質疑,這是一種嚴重的剝削行為。

會方在諮詢會上回應指,部分學員只負責一個步驟,以學員方式參與、就只能收學員津貼。更有學員和家屬表示,曾經被工場導師襲擊。

在會面兩小時後,會眾帶來了喜訊:盲人輔導會將會設立讓工友、家長、職員都可以平等表達意見的平台。除了會處理土地使用的事宜,亦都會處理一些涉嫌打壓和欺凌的情況。亦有盲人輔導會的職員決心站出來,捍衛盲人和弱智人士的勞動的尊嚴。

伍寶田是盲人工廠的項目主任,指自己受學員和聲援市民感動而決心站出來:「失明不需要驚,我們做人一定要勇敢,見到不公義的事一定要講。我其實知道很多內情,他們自己一路都欺騙一些人,今次如果讓他們得逞,有成千人,連同家屬都會受影響,最可憐的是有些智障精神康復者,他們的聲音無辦法講,那裡為數不少人。」

職員工友抗打壓

「今次搬去屯門這地方,我4月9日去屯門(安老)院探那些未過身的長者,得悉連同事都不知道會(將盲人工廠)搬去屯門院,他們聲稱已做評估諮詢,最好笑的是我很多同事都在等遣散,他們都擔心如果有甚麼得罪了就會被(追究之類,同事已很低落,我相信不會有三分一的職員會過去,一來年紀大二來沒有兩元(車船費優惠),怎能由柴灣往屯門上班?直接放棄啦,你們去到(新地方)又有甚麼用,只得空的地方。」

「我旁邊的同事負責畫則的朋友,竟然連關於屯門的圖則都未畫,連擺位都未有,我覺得有無搞錯?我下定決心,看到Facebook上的資料,我知道這樣不行,我還有幾年就退休,我不介意你明日炒我今日都要講,做人不能這樣。」

而工友阿成就期望,過往的打壓情況,可以在新平台下得到監督和改善:「這件重建的事情發生後,甚至之前大家工作都有開心、不開心的地方,無途徑去表達。還有重建(事件)之後,我們的召集人——我真的很欣賞阿生(單永生)肯第一個站出來,婉玲也是第二個站出來,但很可惜,我想申請傳媒來採訪我們,為我們、也是為廠方向政府發聲。但可惜廠方拒絕傳媒、拒之門外,其實更弊,我們受傳媒採訪都在站在街上,風吹雨打做採訪,你們說廠方幾無良心。」

「曾經我自己也試過,幾年前受過某傳媒機構的採訪,全部都是由工廠的社工指導下採訪,好的事可以講,不好的事完全不可以講。所以我希望新的溝通平台成立後,加強監察平台的運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