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蒙古NGO組合作社幫基層脫貧 連繫社區團體應對迫遷

【本網訊】同一個時區,2900公里之外,香港足球代表隊在三月出征烏蘭巴托,期望打入奧運會,最終事與願違。跟隨香港隊的腳步,我們走進蒙古,認識這個充滿歷史感國家的公民社會,還有他們正在面對哪些社會議題。

29年前,蒙古人民走到蘇赫巴托爾廣場抗爭,這場和平革命引領蒙古走向民主化改革。今日的蒙古已經建設為一個現代國家,民主指數位列亞洲前列。蒙古社會擁有一定的民主與自由,媒體也十分發達,每當有所不滿,人民也會上街表達意見。然而,雖然人民擁有一人一票選出總統和國會(大呼拉爾)的權利,但急速的市場化也,帶來了貪污、污染等社會問題,深深影響這個國家。

城市快速發展,帶來迫遷的危機

蒙古的人口二百多萬,首都烏蘭巴托就住上了全國近半人口,這個建於蘇聯時代、原本只能容納50萬人的城市,近三十年來吸引無數偏鄉蒙古人遷入,一來造成了城市人與遷移人口的矛盾,二來也衍生各種土地問題。烏蘭巴托是不少國際和本地NGO的根據地,介入不同社會議題和進行倡議工作。走訪不少NGO,他們不約而同表示,住屋問題是烏蘭巴托現時最嚴峻的人權危機。

DSCF0698.JPG
烏蘭巴托郊區

Centre for Human Rights and Development(CHRD)是其中一個嘗試介入的團體,幹事Doljin Sarangua說,蒙古幅員遼闊(世界上第二大內陸國,面積超過1300個香港),人民以往過著游牧的生活。由於冬季寒冷,郊外燃料不足的情況下,2000年之後不少人移居至烏蘭巴托,希望可以過更好的生活。

可是由於規劃不當,不少人移居到城市,只能在邊緣位置自己興建蒙古包,於是在近郊地區,就出現一個又一個蒙古包組成的移民部落(Soum)。社保、健保制度無法容納他們,加上普遍的貧窮令他們只能以不恰當的燃料取暖,加劇了冬季的空氣污染。

更甚的是,當地政府在城市成長時,未能在城市提供足夠的適切房屋,差不多一半移民只能按傳統的生活方式,隨意在土地上開蒙古包;而蒙古人愛自由的性格,在搭建蒙古包時所佔空間不少。近年蒙古發展迅速,當政府將土地賣給地產商興建高樓大廈時,財團就變相代「處理」這些Soum;他們理論是應該安置居民,但往往無法實現承諾,於是雙方就發生衝突。而這時候,也會出現一個又一個社區的關注團體。

DSCF0985.JPG
CHRD合作社的成員們

建立儲蓄互助合作社

Doljin指出,CHRD的工作是建立團體與團體之間的連繫網絡,並為這些民間組織提供適切的支援,而他們也自主進行一些直接的資助項目,其中一個是儲蓄合作社:「我們希望這個合作社,是人們彼此互相支援。不是人人想打工,在合作社可以讓他們實現做生意的願望。而個體戶和個體戶之間,也可以互相購買物資,形成自主的社區經濟。」

CHRD在過去13年在烏蘭巴托市內的Soum開設了60-70個儲蓄合作社,由社員提供資金,為蒙古包區內的基層市民提供免息貸款,協助他們自強、脫貧,現時約有800成員。

雖然民間有自救的力量,但與政府相比,如果當局可以有更多支援Soum居民的措施,服務理應能夠能直接、資源也更多。每年9月,他們都會與國會議員會面。Doljin說,雖然蒙古是實行國會制的民主國家,但政府運作效率低,政策往往為乎選舉後上任的官員個人是否「上心」,即使執政黨相同,政策也往往需要重新做游說和倡議工作。

「而即使我們有普及平等的投票,草根的聲音也很難進入國會,現時國會內只有兩位獨立議員。」

民主化之後,城鄉之間的差異,並非一天能夠解決;而小眾在蒙古社會裡,邊緣化的情況也十分常見。下一篇將會帶大家走入更小眾的群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