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追糧記

編按:«美食旅客»拖欠多名自由記者稿費,我們收到消息之後,找來勞工組朋友、其他被拖欠稿費的記者,公開要求雜誌社三天內出糧。在「搞大件事」兩日後,其中兩位自由記者終於收到、以及見到支票已出。另外一位身在海外的記者,亦得到雜誌社方面的回覆,但截至3月18日晚,仍未收到支票。

被欠薪三個多月的事主,已經率先收到稿費,不過並不代表事件就此結束,這篇«追糧記»記錄了此刻心聲。

我一直都疑惑,到底是誰揸住條數?儘管同事、會計也幫忙處理和跟進,錢就是不批下來。但這個問題或許問錯了,勞工組的朋友說:那些老闆們,就是看不起你們這些勞工。要是他們以freelance形式聘用律師,看看他們會否敢拖糧。

一矢中的。

但為什麼勞工就要被人看不起呢?點解你要蝦我哋呢?沒有員工,公司何來運作?文字已很廉價,薪金只得雞碎,為何一間大公司仍要如此吝嗇?你拖freelancer幾個月糧,freelancer仍然要咬緊牙關個個月交租交水電煤。這個遊戲玩法公平嗎?

今次追糧,恆仔的帖一出,馬上有其他freelancer 指被該公司拖糧數個月至一年不等。而亦有其他行家訴苦說被不同公司無理拖糧,最長的達兩年。

傳媒不是要講信用的嗎?不講信用的傳媒,憑什麼叫人信你的訪問和報導呢?

明白行家或各位打工仔女擔心將事情鬧大,以後會減少工作機會,收入減少。其實當初大家願意接這些工作,很大程度都是基於信任,信這間公司是有誠信的。到拖糧或立心走數時,明明理虧的不是自己,明明自己有付出,無糧出時,為何擔憂和自責的卻是自己。這個社會令人很窒息。

信任危機,令我不禁想,要是法律沒有定明,公司在糧期七天內未能支付全職僱員薪金便屬違法,其實這班老闆們,會出糧嗎?其實「信任」其實又是一件怎樣的事呢?

追糧過程,家人的支持很重要。初時我也有點不好意思跟他們說被拖數,又怕他們擔心,又覺得好羞愧,好像自己很潦倒似的。但他們沒有說過一句「唔好搞咁多嘢喇,又唔係無飯食」「當買個教訓」之類的說話,他們都非常非常支持要取回應得的薪水。
他們理解,因為我們都是基層打工仔,做地盤的,做工程的,而他們也曾被拖糧走數。他們分享追數的經歷(部份過程不宜在此公開),但又令人不禁的想,有時法律保障不到自己,是否真的要靠拳頭呢?

這次實在要感謝恆仔、基進報導和勞工組,有他們的陪伴和鼓勵,才敢公開地追糧。(團結是力量,這是打工仔最大的 bargaining power )

「有汗出無糧出」小時候常常聽日地盤工在示威時喊這句口號。2019年,沒有改善不止,隨住工作模式朝散工、freelance 文化走去,法律又跟不上。freelancer、散工的保障應從何說起呢?

2則迴響

  1. 我都比佢地拖過3個月,仲要下下都話一定會出,但其實根本你唔發惡無人會理你

  2. 非常支持!
    我和我朋友都曾經被拖糧,亦因爲追糧而受過不太好的待遇。最後還被公司的人用言語打發,一個推一個。
    我一共做了大約4個月,4個月只是出過一次糧,最後還要當面和他們對質才可以收到支票。
    他們曾理直氣壯地說:「咩無出糧比你地呀,你睇下啲支票係哂到。你望清楚,我仲出多左人工比你地架。」(已經拖了3個月的糧) 只是繼續吩咐我們完成任務,但從來都沒有直接回應過拖糧問題,我們心想:「唔係出多左糧就可以彌補拖了3個多月糧囉,當施捨我地呀!」
    本來我對這份工都頗有期望和抱有熱誠,但因為追糧事件同人事溝通令我對這公司產生了不好的印象,是一間不負責任的公司,還吹噓自己在網媒介有多有影響力。
    希望被拖糧的同志不要怕,我們追糧不是我們的錯,我們只是取回我們應得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