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美食旅客»拖欠多名自由記者稿費 請雜誌社三天內出糧

新聞、傳媒業的勞動情況非常不理想,前線受薪記者長年低薪,Freelance傳媒人亦經常被拖欠稿費或出鏡費,這已經成為行業常態。

很多傳媒都不會大幅報導行業的欠薪或低薪情況,這一來是傳媒業的自我審查,二來是記者也擔心在報導裡控訴,會令到他日自己工作機會減少。

近年傳媒公司in-house編採人手減少,鼓勵自僱、freelance、甚至自組公司接工作,但拖欠freelance數、拖公司數的情況反而愈來愈嚴重。有些看起來是「公司與公司」之間的糾紛,實際上是行業裡鼓勵Freelancer自組小型公司接工作,因為大家以為公司對公司的協定會比較可靠。其實這種糾紛在法律上是商業糾紛,但實際上也是勞資糾紛。

今次企出來追討被拖欠稿費的是«E週刊»旗下«美食旅客»的自由記者小菁,被拖欠6000元的稿酬已經3個幾月,我們剛剛要求雜誌社三天內出票,並且要支付多15%因拖延出票造成的損失。

6000元對一間傳媒企業來講並不是大數目,但這種習慣成自然的拖糧,令到基層傳媒工作者權益得不到保障,真在是傳媒之恥。

在Facebook post開始流傳之後,我們陸續收到«美食旅客»其他自由記者的查詢,截止3月13日晚上9點,最少有三位Freelancer向我們表示被拖欠稿費,其中有身在海外的Freelancer阿妙提到,2018年2月«美食旅客»實體停刊後已沒有再收過稿費,而當時的職員曾明確指出已經將invoice提交,但五篇稿費足足一年後依然未有著落。

第一張CAP圖是阿妙於2018年2月向雜誌社離職人員查詢的記錄,之後她亦多次向其Facebook page、雜誌社相關職員Whatsapp與電郵查詢,均未有回應;當中Facebook page更只有「機械式」回覆。直到9時許,Facebook page終於有回應,承諾跟進。

現時牽涉的總金額已超過一萬元,事主將會循不同途徑追討。

作為傳媒業的持份者,也作為社運媒體,«基進報導»會跟進並公開整個追討過程,我們更會與日常的採訪對象、新成立的勞工團體「勞工組」合作,協助被拖欠的Freelancer追討,亦鼓勵其他遇上類似情況的同業發聲。事主三日內如果仍未收到«美食旅客»的出糧支票,將會聯同勞工組有升級行動。

3月14日11點更新:現時已經有一位Freelancer成功收到稿費,但仍有小數目未處理;另外兩位Freelancer則未收到稿費。

2則迴響

  1. 非常支持!
    我和我朋友都曾經被拖糧,亦因爲追糧而受過不太好的待遇。最後還被公司的人用言語打發,一個推一個。
    我一共做了大約4個月,4個月只是出過一次糧,最後還要當面和他們對質才可以收到支票。
    他們曾理直氣壯地說:「咩無出糧比你地呀,你睇下啲支票係哂到。你望清楚,我仲出多左人工比你地架。」(已經拖了3個月的糧) 只是繼續吩咐我們完成任務,但從來都沒有直接回應過拖糧問題,我們心想:「唔係出多左糧就可以彌補拖了3個多月糧囉,當施捨我地呀!」
    本來我對這份工都頗有期望和抱有熱誠,但因為追糧事件同人事溝通令我對這公司產生了不好的印象,是一間不負責任的公司,還吹噓自己在網媒介有多有影響力。
    希望被拖糧的同志不要怕,我們追糧不是我們的錯,我們只是取回我們應得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