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咪用飲筒睇人環唔環保 階級才是真敵人

早幾日比膠超行動,一班環保撚(網上)哂馬,然後又引來一班反環保撚(網上)屌鳩,聽上去實在可悲。大眾無法理解環保戰士,將慣行的方便拎走,然後環保戰士也常常嫌大眾意識低落,這種認知與理解的落差,並不是強行推快餐店走塑,或不斷叫人走飲筒就可以處理的。

搞社運,搞議題,律人先律己。老實講,如果一年坐多過三次飛機,確實不能說自己是環保人士。飛機是大氣層中碳排放主要來源,講自己環保然後環遊世界,就算你飛來飛去睇人地點樣減(固體)廢、種返十棵樹、一年減幾多膠都補唔返。

IMG_20190125_092025.jpg
日做十幾個鐘,有時仲畀人拖糧。其實基層工人本身已經一定環保,唔好只識用飲筒睇人

其二是,必須要理解這個社會上,有好多浪費都是別無他選。一個地盤工友,在山卡啦地方開工,日做十幾個鐘,早晚只有兩班巴士,午飯只能食飯堂提供的飯盒,收工後如果要他自己準備飯盒和晚餐,只能從他的休息時間再榨取時間出來買餸煮飯(當然有人咁做,這些工友才是真正身體力行犧牲休息時間做環保)。以前做記者,多稿寫時根本不可以抽超過30分鐘食飯,公司又唔一定有微波爐,就算有,都唔一定可以喺公司食到飯。

基層本身好環保 無走塑只因無選擇

當然各行各業都有自己的困難,工人被工時與工資困死,然後有半個鐘食飯時間想飲杯凍檸茶,都要被道德審判,甚至我會認為這是一種階級性的審判。有些人只見到別人有冇用即棄餐具,見不到基層工人著一件外套可以著十年,一對鞋著五年,開工架生物料自己執嘢DIY整。愈基層,花錢愈少,購物機會愈少,本身製造的垃圾也更少。可是,確實有一部分環保戰士,只見到人地有冇用膠飲筒,這種視角,只見階級差異,不見公義。

搞環運的人,就算唔搞都要關心下勞工議題;搞工運的朋友,也希望對土地議題有基本知識。這樣我們才能互相理解、明白、認識彼此之間的矛盾。基層本身已經環保,想做更多,先要企業釋放工時、增加工資,讓基層工人可以尊嚴地生活、有合理工作時間,讓他們有空間做同帶飯盒;快餐店不提供即棄餐具,必須要請多個人去洗碗,少人洗就唔該加人工減工時請多啲人,大企業賺埋賺埋咁多,出返呢啲錢不是義務是責任。

以前在小商店、街市買嘢,包裝少很多,不要說食物包裝,至少清潔精買二送一,只需要在價錢牌顯示都做到同樣功能,入到超市就一定要用多一層膠包起,目的就是逼你點都買多一件冇得揀。食物、必須品因為習慣無法減膠,但這種只為促銷與產品/食本身完全沒有接觸的包裝,必然不是必須品。

商家壟斷令基層走唔甩層層剝削

企業生產這種完全不必要的塑膠包著生活必需品,但垃圾徵費之後,處理這些塑膠的責任,竟然落在基層消費者手上,財團可以完全不必為此負責。這個垃圾徵費方案,完全講唔通。

大企業長期壟斷空間、繼而壟斷做生意的權利,小市民一係要捱貴租、一係要幫人打工,政府最近連網店都開始多加規管,就要生怕市民走哂去自己做小生意、大企業唔加人工就請唔到人、舖頭冇人租,業主就冇錢賺。於是政府就設計一套制度,用低稅作為包裝,實際上無論令到人必須用極高價錢去換取居住空間,交通由地產商支配,發售生活必須品的地方一是由財團壟斷、二是要捱高租金。稅率低,但在衣食住行都畀哂地產商同政府,這種間接稅令政府有穩定的財政收入,卻令小市民的生活開支完全由各種必須品的市場和勞動市場控制,而由於貨品市場與勞動市場同樣由資本家操縱,基層市民根本無法避開這種種覆剝削。

講到最尾,其實都無咩好講。在公式化、被壟斷的商場以外,墟市打破社區由企業壟斷的結構,即使現時分類回收工作未做好,也應該支持;嫌垃圾太多、回收太少,市民有責,將街道清潔工作外判出去、令到大商家用一兩千蚊請三四位工友掃地倒垃圾的政府、過年唔肯畀雙工請人開工的外判商責任更大。

所以,律己第一,槍口指向企業第二。只係識捉雞仔唔敢捉麻鷹,根本只是偽善。不服的人,請收皮然後自行去朗豪坊門口開回收站,用行動話畀人知應該點做,唔好齋講又唔敢隻揪。靠屌改變不到人心,唯有身體力行、生命影響生命。

2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