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關注

湯民克的二胡人生

【本網訊】當了半世紀木匠的湯民克是二胡愛好者,多年前遺失二胡後,萌生自製二胡的念頭,於是就開始埋首研究十數寒暑,工藝成熟、匠心獨運。人生七十古來稀,退而不休的湯伯開始了人生的加時上半場。

《基進報導》成員有次報導油尖旺區基層住屋居住情況,拍攝完後,社工突然說認識一位懂得造二胡的師傅。這位古道熱腸的朋友,希望將這些工藝記錄之餘,也希望讓更多人認識香港原來都有造琴師。雖然故事早有媒體做過,但希望有更全面的記錄和介紹,也希望可以促成更多故事發生。

Sequence 02.00_21_48_23.Still002

於是,我們拿起相機,走入大角咀那間舊工廈。在那二百呎的小空間,左手邊掛起了廿幾個湯民克師傅親手造的二胡,右手邊是未用的木材,前方是一張自製的工作枱。據說,每一個木匠都有這樣的一張工作枱。

湯伯當木匠已有半世紀,年青時偶爾見到別人拉琴就產生興趣。起初也是自己做個簡陋胡琴,後來愈彈愈過癮,工餘時間都去練琴,後來更在琴行買了個近五千元的二胡,可是十幾年前一時大意,將琴遺失在火車上。

「之後沒辦法,叫別人幫手造一個,造出來又覺得不太好,不夠理想。後來一些朋友說,你都是木工,別人不是木工都可以造二胡,你當木工應該做得到,叫我試試。是的,我是當木工,因為我六十年代是做入榫,做了十幾年木工。」

造胡琴,看起來很難,做起上來更難。除了要專注認真這些老掉牙的客套話,真正將凡夫俗子拒於千里之外的,是琴師必須要紮實的木工基礎。除了過程一手包辦,細節位更見精準。湯伯造琴十幾年,起初也造不到準確的六角型琴箱,後來研究得多做熟手,又自製模板工具,拿捏到準確的位置:「琴做對了,木材又不對,木材未必是最靚。」

Sequence 03.00_02_05_48.Still002.jpg

湯伯造的胡琴,琴筒、琴身、甚至扭手,都出自同一種名貴木材,可以是非洲或印度小葉紫檀,也可以是黑酸枝。試過不同木材,黑酸枝木質結構較細,紋理清晰,製作出來的二胡堅固耐用;印度小葉紫檀生長緩慢,幾百年才能成材,音質純淨堅實,音色圓潤,再在江蘇搜羅蟒蛇皮蒙製造成琴筒,成本之高可見一斑,琴師工藝更見無價。無論用甚麼木材都不會上油漆,造琴師要自己計算、打磨,做出來的每一個二胡都必須圓滑、乾淨,先算及格。

「其實我都沒有甚麼目標了,年紀都已經這麼老,(即將)七十五歲了,我還可以做幾多?只能儘量做多些二胡出來。」

「我現在做到這樣已經研究到出來二胡的音質是靚,而且不是說撞彩出來,是做出來隻隻都要靚
這樣當然了,我覺得自己很滿足,能夠有人來認同我、鼓勵我就更加了。有人想來買就更開心,有些生活費,我肯定要繼續做得更好的出來。」

湯伯的夢想,是他造的胡琴會得到演奏家們的認可。

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湯伯的二胡人生,現在才開始。

除了大家看到這篇報導,在熟悉的書寫、拍攝以外,我們將會籌辦一場放映及音樂分享會,分享造琴的過程和心得,展出湯伯的胡琴製品。得到其准許後,我們亦協助他重新經營YouTube和Facebook,以作推廣。

與《基進》過往的風格很不同,是這個計劃(理論上)比較少與社會議題有交集,也不是甚麼鄉村奇人。與木匠湯伯相處的過程裡,喚起了以前自學寫作和做短片的經歷,人生中總有些事情,是緣份也是命運,當遇上了,就會做一世。英雄莫問出處,高手在民間,因緣際遇拍攝到的好題材,更應回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