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重溫

耕住要合一:新界東北村民、蕉徑農民記者會

上星期二政府突然接觸馬屎埔農民,要求星期三見面,發放農戶安置措施之資訊。

原來,1月22日政府會在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內討論東北工程撥款。政府似乎想點就點,對農民咁重要既措施,竟然係今日通知,明天見面,為的是要趕急於7日後在立會討論。

我們就政府初步拋出的方案分析,政府基本上是不理農民死活,根本是嗟來之食。無論我們有沒有能力阻止東北計劃開動,對於安置措施的魔鬼細節,我們實在不能不公開討論。

政府快,我地都要快。2019年1月21日2:00pm我地會有一個馬屎埔農戶安置及蕉徑農業園措施的分析會,會後有記者會。

點解會加入蕉徑農業園的分析?因為兩件事放在一起看,就會看到政府是利用農業措施處理房屋問題,而整個過程不理香港農業現實,犧牲農民為主導。

馬屎埔農民對於政府逼遷安置的聲明:

1. 農民種植,需要耕住合一,政府強逼農民離開家園,必須讓農民在新的農地上,耕住合一 ,因為農民種植,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同時,香港農民收割作物,是凌晨收割,清晨運出長沙 灣批發市場,所以農民可以說二十四小時都在農地上工作,期間有休息時段。最後,農民工作 ,都是以家庭為單位的,家庭成員一起為生活努力,所以沒有耕住合一,就難以為繼。政府不應該用農政策來進行消滅寮屋的手段。

2. 另外,政府現時拋出的搬遷選擇,並不是選擇。在私人農地方面,政府提出的農地竟然連 不足一斗地的選擇也提出來,香港農民基本的耕種面積為四斗地,太少難以維生。而且,政府 如何與地主商議釋放私人農地給農民耕作,農民不得而知,即是說,最終,地圖上是有一個選擇,實際上地主要求是甚麽,沒有人知道。

3. 政府也有釋放政府土地,但是那些都是偏離原本農區的農地,遠至蓮塘口岸、竹園都有, 有很多是山邊,丘陵地,野豬眾多,也沒有水電配套。政府不承諾負責出租一塊適合即時耕種 的土地,要求農民自尋居所,平整土地、疏通水利,申請供電,跟野豬周旋,試問以上問題, 政府要幾多個部門,開幾多次會先可以解決?成本資源要多少?為何要一家流離失所的農戶獨自面對?

4. 政府以前承諾,會在古洞南農業園安置馬屎埔農民,但是目前官員表示,農業園日程,並 不能配合馬屎埔清拆時間表。可見政府急於清拆而忽視安置。而古洞南,其實即蕉徑農區,為 了發展農業園,也要逼遷農區裏面的農民,搬入另一批受清拆的農民,試問政府無人性,又為 何要其他農民仿如自相殘殺?

5. 蕉徑農業區,有宿舍安排,面積150呎,不准耕住合一,所以整個農業園內的耕住合一農民全被清空,政府安排宿舍,明明知道耕住合一是重要的,所以安排宿舍, 但宿舍並不能符合農民一家種植的現況,以政府由菜園村到馬屎埔到蕉徑所有的農區,都以犧牲小我為說辭,實際你不把農民當一回事,政府人口政策欠奉、官商勾結為豪宅,借農業政策來處理房屋問題,實在可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