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垃圾徵費:誰願貼錢做回收?

【本網訊】「垃圾徵費」在坊間一直備受關注,而值得思考的是,政策中最主要的持分者,除了被「徵費」的市民大眾外,背後還有一班回收業人士。垃圾徵費催加了分類回收的行為,但當香港回收業的發展未成氣候時,情況又會變成怎樣呢?

 願意做回收成本較高的出口商數目少

香港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是本港的廢紙出口商之一,他在香港有經營三個以政府短期租約承租的回收場,當中包括上水寶運路的回收場。往回收場內走,兩側放有已分類及打包的膠樽和紙皮,亦有一個將回收的塑膠加工的工場。

劉耀成指出,一般可回收物如紙皮、金屬等較值錢,但卻很少人回收塑膠。「為何人們回收塑膠會找我,因為在香港也不會找到第二個(回收塑膠)。不是因為我想出名,而事實上他真的找不到第二個有如此大的工作回收塑膠。」他說。

劉耀成指,現時內地不進口未加工的廢膠。因此在工場內,工人會把乾淨的膠放入加熱機內溶成膠漿,再經機器壓出膠條,冷卻後再切割成膠粒,才能出口至內地。另外,工人也會把一些較難處理的膠進行破碎,放入清水除去金屬及其他雜質,再進行包裝運到東南亞工場進行加工。

clip0402.00_08_18_18.still012
香港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

垃圾徵費下的後續

政府在上年11月向立法會提交《2018廢物處置(都市固體廢物收費)(修訂)候例草案》,當時預計最快2020年年底,便會於全港落實垃圾徵費,向市民按量收費棄置的垃圾。他表示,若政府在政策的細節上配合得好,他會支持垃圾徵費。所謂的配套,是在推行垃圾徵費後,對回收業的支援。他希望在政策中獲取的額外收入或節省的支出,都能夠投回回收業的發展資金中,而不會「步膠袋徵費的後塵」。

劉耀成指出,政府可設法保持回收業市場的競爭力,保障回收業的發展不受市場大幅波動。他舉例說,廢紙的回收價若因市場因素浮動,令競爭力低及價格下跌時,自然流失一班前線拾荒者賣紙皮。這繼而令街角鋪回收店及出口商結業,最終會使回收量下跌。

Clip0402.00_11_35_20.Still015.jpg
貨車運來回收塑料

冀提供更多低租金土地發展回收業

至於政府對回收業的支援,也離不開資金和土地。劉耀成表示,現時政府租給回收場的用地租約,雖列明並非價高者得。但結果可見,投得環保用地的都是價高者。他坦言不少的回收場會做收益較可觀的廢紙和金屬回收,但塑膠及木材的回收,則因回收成本較高而少人做:「應該要看計劃,不然就會很可惜。」

這樣的話,即使將來市民在垃圾徵費後有好好把垃圾分類,但在資源的匱乏下,未必有足夠的人做回收及加工工作,可回收物會因無人接收或回收,而最後難逃被送到堆填區的命運。「最後無人回收的話,分類也是沒有意思。」劉耀成說。

可以不步膠袋徵費後塵嗎?

政府亦有提供環保園的選項,讓回收業人士能有多一重的選擇,進行回收物加工。劉耀成指出,環保園的地方好,惟申請門檻高令人卻步。「環保園坦白說,不太適合我們香港這些本地的回收業,因門檻定得很高。最少的投資金額是三千萬,三千萬在標書的分數是零分,滿分是要九千萬。一般的回收業要拿出幾千萬開一個工廠,是有點壓力和較困難。」

現時政府除了提供佔地20公頃的環保園外,各區亦有短期租約用地專供回收業界競投及使用。現時專供回收業界使用的短期租約土地共有32幅,佔地約4.8公頃。劉耀成認為,雖然投標時並無列明價高者得,但現實就是出價愈高,中標機會愈大。

同時不少的回收場會做收益較可觀的廢紙和金屬回收,但塑膠及木材的回收,則因回收成本較高而少人做,而環保園的地方好,惟申請門檻高令人卻步。他期望政府將來提供的土地可以降低門檻,又希望垃圾徵費獲取的額外收入或節省的支出,都能夠投回回收業的發展資金中,而不會步膠袋徵費的後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