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禾輋工潮結束 工友需簽保密協議

【本網訊】沙田禾輋邨外判清潔服務於月底屆滿,承辦商民順清潔公司要求員工簽署調職通知書,疑逃避支付工友遣散費。近三十名工禾輋邨外判清潔工原定於上午發起罷工行動,但民順通知個別工人,願以特惠金和工人談判,工人暫緩罷工。工友和工會開會商議後,工友和民順代表、勞工處代表及房署代表開會,最終達成賠償協議,但工友需要簽訂保密協議,不得向第三方透露會議內容。

工會未能於會議中列席

工友接獲調職通知書後,向清潔工人職工會求助,原定昨日下午和民順代表開會,但期間民順一直拒絕工會代表列席,而且不願回應工友訴求,因此發起罷工行動。今早民順通知個別工人,願以特惠金和工人談判,因此工會和工人早上先行開會,但會後相隔半小時,民順代表、勞工處代表和房署代表才到場開會,清潔工人職工會組織幹事胡美蓮估計,民順怕工會有代表列席,因此和勞工處談判需時較長。

惟勞工處和工會原本達成了共識,在工友、民順、勞工處、房署四方會談後讓工友和工會再開會商議一次,然後才讓工友再作決定。但是會面期間,疑似公司代表教唆工友不能回應任何問題,以及不得將內容告知第三方。因此,會面完結後工友沒有回應任何提問,全數離去。會後,民順代表許姓經理只表示,公司和員工的溝通是雙向的,會談結果是大家都滿意的。

IMG_20181221_093633.jpg

工友不能言 工會被架空

勞工署其後和工會展開閉門會議,交代會面內容。然而,清潔工人職工會組織幹事梁芷茵指,勞工處只強調公司和工友交談過程愉快,最終亦達成協議,但基於保密原則,沒有解釋最終的方案。梁芷茵認為勞工處是以保密原則排除工會,而房署一直都拒絕租房讓工會和工友談判,卻又能夠租房給公司開會。被問到工會在這次事件中有否被架空,胡美蓮則指出,勞工署的做法是「做了一半」,因為最終都爭取到在工友和公司開會之前,讓房署安排地方讓工友和工會先開一次會議。但原先的開會安排是讓公司向工友解釋完方案,再讓工友和工會開會傾談最終方案。

可是最後基於「保密原則」,對於民順的遣散安排,工會得到的資訊是極之有限。對於民順最終是發放「特惠金」還是「遣散費」、每個工友所得到的金額是劃一還是按年資計算、「特惠金」或是「遣散費」的計算方法等基本安排,不得而知。由於工友在會談中簽下了保密協議,在現場眾目睽睽下,工友有口不能言。胡美蓮認為,他們的職場環境也不容許他們主動去交待會議內容,以免被公司點相,於工作時被針對,他們未能透露也是理解的。

勞工處代表拒回應提問

勞工處代表在會面之後,向傳媒表示只會向工會開會,亦不願交代會議上的簡單安排,只提到勞工處新聞組將會發新聞稿交代事宜,並指出事件已得到圓滿解決,會面氣氛良好。他們表示,要先和工會交代,他們只表示傳媒如有任何疑問則要找新聞組。勞工處代表指出,願意和工會交代後再見傳媒。但是他們和工會代表會面後便直接離開,未有回應任何提問。至截稿前仍未找到勞工處的新聞公告。

翻查資料,工會代表未能列席談判已非首次。在2013年歷時四十日的碼頭工潮中,勞工處亦曾經拒絕工會列席。事實上,政府部門拒絕即場回覆提問屢見不鮮。記者的問題也只是要求勞工處交代簡單的會面內容,並不是需要新聞組大費周章翻查資料才能解答的難題。

清潔外判常逃遣散費 大眾監察何去何從?

自去年海麗邨罷工事件,近一年時間多條屋邨先後爆發工潮,清潔外判公司以調職通知書、自願離職書等方法以逃避支付遣散費。民順已第四次發生同類型事件,可見現時合約條款並不足夠保障工友,縱容外判公司透過法例漏洞剝削工人。但在政府資訊不流通、工會被架空的情況下,大眾又該如何監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