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關注

工人不是奴隸 國際移工日聚首爭平權

【本網訊】今日(12月18日)是第十八屆「國際移工日」,近百名來自菲律賓、印尼、泰國、尼泊爾等亞洲國家的外籍家務工,兩日前聚集在中環遮打花園一旁,在他們每的唯一的假期,提前紀念「國際移工日」,向政府提出移工的訴求。有移工分享曾遭僱主的不公待遇,希望為家務移工爭取如勞工般的保障。

「……Solidarity forever, we will fight until we win.(永遠的團結,我們會爭取直到勝利一刻。)」他們唱著「移工之歌」,從遮打花園,經接駁統一中心、海富中心的行人天橋,走到政府總部門前請願。與平日團體遊行路線的不一致,原來是希望沿途能接觸在天橋上兩側「星期日聚會」的移工。現時家務移工人數將近38萬人,佔全港勞動人口約10%。而遊行的移工人數,只佔本港家務移工的3800分之一。有聚會的移工以家鄉語言為遊行的「同鄉」給予鼓勵,但更多的是,移工們打著撲克牌或吃著便當,默默看著遊行團隊經過。

從被剝削到站出來

Shiella是其中一名參與遊行的移工。由1987年離開家鄉菲律賓到港工作,她即將踏入掛著移工身分的第32個年頭。她為過兩個家庭工作,輾轉一番,終遇到第三個僱主,在一個較好的工作環境下服務至今已有16年。但她也曾受前僱主的剝削。

她遇上第一個的僱主是一名單身男士,「The husband is good, he treated me well (男僱主是好的,他對我很好。)」Shiella說。「It’s when the first six months of the contract. (這是首六個月聘用我的時候。)」她補上了一句。在男僱主婚後,僱主的太太並不喜歡Sheilla。「She even thought that I was having relationship with the husband or having sex with my male employer. (她甚至說我勾引男僱主,或跟他有曖昧關係。)」Sheilla指,女僱主聽她的朋友說,總覺得所有女家務工都會借故親近男僱主。她只委屈地說:「But I am not. (但我不是。)」

migrant worker1
Shiella

笑著回望遭遇 揭外勞制度之弊端

看著臉上總帶著笑容、身體健壯的她,不會想到她曾被女僱主針對,更不會想到她曾過著一段「不被當人看待」的生活。在僱主的孩子出生後,她被安排更多的工作,她更要在凌晨時分每兩小時起床一次,為嬰兒換片、餵奶。這也是現時外勞制度的弊病,家務移工沒有固定的上下班時間,工時由僱主自訂。她們大部分長時間工作至12小時以上,對一些移工來說,情況甚至如同「24小時on call(值班)」。

在膳食方面,聘請移工的合約中只列出,僱主要為移工提供膳食費用或為他她們準備食物,但就無指引和途徑保障移工能獲足夠的食物。在Shiella的男僱主未結婚前,每月會給她膳食費用。在男僱主婚後,女僱主改為由二人安排食物給Shiella。她說,早餐只有一塊麵包,沒有多餘的錢買咖啡或飲品,只能喝水;至於午餐,只有一個即食麵,可配一隻雞蛋或一條香腸。

移工被要求長時間做勞動工作,但卻面對捱餓工作。Shiella曾經以為自己要垮下來:「When I go out, taking care of the baby. I can feel that like winds moving with me. It seems like it’s not me anymore.(當我帶著嬰兒出外,我感覺風也能把我吹動。感覺這身體不是自己的。)」她向僱主反映後的結果卻是獲得一句:「Just follow the order. (聽從我的指示做就可以了。)」這因此令移工衍生卑微的訴求:希望社會認可移工是「勞工」,而非「奴隸」。

最後她終止了與第一個僱主的合約,遇上現在的僱主,算是脫離了「惡夢」,但她說,她看過有不少移工因受不好待遇,坐在公園裡哭。Shiella因而參與了爭取移工權益的運動中。她希望港府承認家務移工也是普通的勞工,受勞工應有的保障和待遇,如享有適當的住宿政策、工時和休假安排。

nurharlima
Nurhalimah

為同伴發聲的移工:幫朋友是最開心的事

另一名來自印尼的移工Nurhalimah指,曾因工作表現未合僱主心意,而遭僱主「推頭」及「輕打」。面對僱主的不當行為,Nurhalimah沒有向中介公司投訴,她解釋僱主並沒有很大力打她,形容只是「打少少」。最後她向僱主請辭。她揚言在港最開心的是幫到其他移工朋友不再受僱主打壓:「最開心是可以幫到朋友,幫到幾多得幾多。希望以後我們Migrant朋友(移工)不再遇到這些事。」

「We are workers, we are not slave. (我們是勞工,不是奴隸。)」這天移工遊行中,她們在政府總部前多次聲嘶力竭地喊著。最後有移工以堅定的眼神,和依舊真誠的笑容道謝:「Thanks for the government, thanks for hearing us. (感謝政府聆聽我們的聲音。)」筆者希望,政府受得起他們的一聲謝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