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思考一張社工註冊證的意義

早在1992年時,因公屋重建計劃,社工在社會運動上佔一席位,在社會上的角色有所轉變。當時有人指摘社工不應介入事件,與社工的專業有關。1998年社工註冊局根據《社會工作者註冊條例》成立,透過監管社工質素,保障服務使用者。有社工指,註冊制度規限了社工在參與社會運動的角色,直言註冊局在功能上只為行政機關,質疑其存在的必要。

註冊局的職能與功能逐樣睇

《社工註冊條例》第7條詳列了註冊局的職能,其中主要包括的職能,但又是否有實質的功能呢?

  1. 制訂及檢討註冊為註冊社工的資格標準及有關的註冊事宜

1991年在香港城市理工學院(現名香港城市大學)社工系畢業的註冊社工余少甫,也是其中一位參選今屆註冊局改選的候選人。他說,社工進入社工註冊局不需考試,也沒有提供定期再培訓。若只是審批學院/大學的社工課程標準,豈不是與大學內的教學部門職能有所衝突。每間大學/大專院校在課程設計上均有教務委員會轄下的質素委員會,作定期的課程檢討和評審。

根據大學條例,目前香港8間由教資會資助大學按各大學條例享自我評審權,包括可自評轄下自資課程。而自資學院的課程即由學術及資歷評審局審核。

回到學術專業的問題,註冊局成員審批一些已經通過院校或學評局專業質素檢證的學歷,在角色上是否有所重覆,「再審批」的工作會否代表了對院校課社工課程質素的不信任呢?余質疑註冊局成員是否有足夠的學歷資格,去評審院校課程。他另指,這亦構成學術自由的問題,或超越了學術自主。

香港城市大學於 2017/18年度起停辦自資社工學士學位兼讀制課程,當時城大應用社會科學系系主任盧鐵榮指,是註冊局無批准續辦課程。而註冊局的官方解釋指,城大並無提交續辦課程申請。這讓我們反思,註冊局的課程審批工作是專業的檢討審批,抑或淪為被不想再續辦課程的院校「擺上枱」的工具。

  1. 處理有關註冊及續期註冊事宜; 備存註冊紀錄冊

註冊證的作用代表著審核了社工的專業身分。註冊時,註冊人要遞交申請表、身分證明、有關曾否被定罪的法定聲明正本、註冊費,以及註冊資格證明文件。

當註冊社工在機構應徵時,資歷畢業證書、加上實習時數的機構證明,足夠承認其學歴嗎?而有關曾否被定罪的法定聲明,在註冊時或應徵簽署的作用,又有何不同呢?社工到註冊局註冊的意義,就只有每年付四百元換張新註冊證嗎?註冊的程序,需否一個註冊局負責,抑或一個登記系統就能處理呢?

  1. 處理有關註冊社工的違紀行為事宜

註冊局旨在保障公眾及服務使用者的利益,但社工卻不能在社冊局內受保障。雖說他們每年繳交的四百元不是「保護費」,但註冊社工在工作時若發生問題,亦要自己一力承擔。

現時註冊局內的處理社工投訴及違紀行為,只針對社工本人,而因註冊局沒有社福機構的投訴制度,因此社工所屬的機構不需負上任何責任或開腔解話。

余少甫說,一些非牟利機構與社工簽約,應是保障社工。但現時如果社工與使用者起衝突,或接獲投訴,社工需自行作報告,完全是要「社工自己孭上身」。

他又指紀律聆訊與吊銷牌照的做法,是「本來無一物」而生的果。「香港本身都有刑法」余說,若社工違犯法例,都會有執法部門處理,都能做到保障使用者的效能。舉例說,如早前的特殊學校駐校社工性侵智障女生事件,被告受到刑法的制裁,而註冊局的角色,則是吊銷其牌照。

有人或會說有些社工做的違規行為,未到犯刑法的地步。若有制度,便能監管個別社工行為。正正因為有此制度,註冊社工怕被「釘牌」,而自己會在行為上有所收歛,或不會過分違反自己的專業守則。但余質疑,這樣的註冊制度對社工專業發展、社會推動、保障使用者,起有多大的作用。

社工註冊局只處理有關註冊及續期註冊事宜時,與一個社工證登記中心又有何異?若一張社工註冊證的功能,只剩下在社福界功能組別的一張個人票,它只不過是一張不能脫離政治利益的卡片。

社工註冊局選舉投票由11月8日截至前日正午結束。今屆選舉共有5,438名註冊社工投票,投票率為23.4%,比上屆下跌4.6%。結果顯示,社總復興八人團隊全取8席。余少甫在選舉中獲567票,他得悉結果後表示:「其實我完全無宣傳﹑無拉票,都有十份一社工支持我,看來我的政綱也有社工受落。」

(「選戰11」系列之四,在立法會九龍西補選以外,你需要知道現正進行的幾場選舉,同樣跟你息息相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